笔趣阁 > 大妖归来 > 第264章 想报仇吗

第264章 想报仇吗

 热门推荐:
    堂庭的大水七日不退。

    水退后,一具具泡得发白的尸体随处可见。

    鞠昇甩手不管,只命属下处理善后。

    这日,鞠昇将一张纸条拍在几案上,“有妖邪作乱,怎不见尔等击之?”

    家将已经不想说话了,他们发现家主的法旨始终都有滞后性。

    大雨倾盆时,让他们平叛。

    大雨停了,让他们追击妖邪。

    事情永远都没做在点子上。

    现在难道不该救灾吗?

    雨都停了四天了,这就说明那妖邪离开了有四天了,他们上哪儿找那妖邪去?

    离开了兰室,家将们骂骂咧咧地办事去了。

    家臣却凑在了一起,讨论起来。

    “我怎么感觉家主手里的纸条有问题。”

    “我也觉得是……可那怎么可能呢?家主已经站在鞠氏权力的顶端了,还有谁能命令他?难不成是老家主?”

    “老家主如果不想放权,岂会禅让家主之位?老家主实力强大,起码还有一千年好活,位置坐得稳稳的,谁都逼迫不了他。”

    “哎,要是老家主没有出海就好了……”

    说到这里,他们自觉噤声,没有再往下说了。

    海外乃佛宗地盘,老家主连家族都不要了,出海而去,要说他不是被佛宗的理念同化了,背弃了道门,他们都不信。

    但这样的事情绝不能放在台面上,要不然鞠家就真成了元界公敌了。

    他们暗暗在心中摇头,有些人已心生退意,他们的家人已经撤离了,此时只需他们外出汇合,便能远走他乡。

    任何世家都容不下贰臣,那么他们做一个田舍翁也挺好的。

    他们乱七八糟地想着,越走越远。

    梅汀回到了她诞生的河里,漂在河上,浑浑噩噩地看着天空。

    她刚刚化身为人时非常高兴,她有了同伴呢!

    可如今了,人算计着人,背地里不惜下死手,那么成为人还有意义吗?

    她以水为眼,将整座城市的情况收入了眼里。

    她看到了有人手里明明还有食物,却在夜里偷偷泅水到邻居家,趁着邻居累得趴在房顶上睡着了,下狠手弄死了邻居一家人,为的只是邻居手里的食物。

    她看到了高高在上的修士用储物法宝装了家里值钱的东西,带着家人飞离了城池,哪怕脚下有无数人冲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磕头,他们也不曾多看一眼。

    她看到了城卫偷偷模进了豪富的家里,带走了他们认为值钱的东西,如果遇到那家屋里还有人,他们便出手灭口。

    ……

    整个城池因为一场连绵三日的大雨变得丑恶不堪。

    她甚至希望城里的谁出来跟她大打一场,这样也好纾解她心里的郁闷,然而一直都没人出现,所有人都只顾着自己的利益。

    她觉得没有意思便离开了。

    也不知道在河里漂了多久,久到她对时间的感知都麻木了,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那人脸上带着面具,手里拿着一朵白色的菊花,“可想报仇?”

    梅汀闷不吭声。

    她并没有凝聚出人形,仿佛她就只是一滩水而已。

    那人不以为意,继续道“如果不是鞠月吟,涂山铃受难时你该在身边,你或许救得了她。”

    梅汀的心中动了动,她在心里问自己,真的是那样的吗?

    她并不知道秣陵布下的杀阵乃赤焰伏妖阵,她若知道,便该知道眼前这人在忽悠她。

    赤焰伏妖阵专克各种妖族,她自然也不能例外。

    水波荡漾,她冒出了个脑袋,“你是什么人?”

    那人道“和你一样,是个想要报仇的人。”

    梅汀“你和谁有仇?”

    那人轻笑一声,道“天下一半人。”

    梅汀往上浮了一截,身体仍保持着透明状,“你要杀光那些人?”

    那人“我要让那些人生不如死。”

    梅汀“你要怎么帮我,又需要我做什么?”

    那人“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带你去杀鞠月吟。”

    梅汀不假思索,“好。”

    那人扬手将手里的花抛入水中,花漂漂荡荡地随着水流朝下游而去。

    梅汀离开了水,一套旧得看不出本色的衣裙套在了身上。

    那人淡淡看了一眼梅汀身上的衣服,便转身背着手朝山下而去了。

    梅汀赶紧跟上。

    一大一小两道人影渐行渐远。

    一日后,梅汀再临堂庭。

    她眼睛骨碌碌乱转,“我来过,没见到她。”

    那人淡淡然道“此一时彼一时,你来时,她大概还是拥有继承权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如今,呵,不过是一个落了毛的凤凰而已。”

    世家里,女儿也是有继承权的,只不过女儿要稳定人心比儿子难了十倍不止,除非是惊才绝艳之辈,否则绝不可能成为家主。

    而鞠月吟名义上确实有继承权,特别是鞠昇死了媳妇,又无子嗣的情况下,她的地位就越发显得高了。

    当然了,那只是从前。

    之前她不知受了谁的蛊惑,当真以为自己颇受爱戴,家臣家将都愿推她上位,推翻她兄长的统治。

    她经过不那么严密的筹划,带着人杀入了主宅。

    然而鞠昇不知道何时得了消息,早就命人潜伏在附近,只等鞠月吟一动手,那些人便冲出来,为主了主宅,来了个瓮中捉鳖。

    鞠月吟自然是不服的,对着兰室大声叫卖。

    而鞠昇却从外面走了进来,轻飘飘地命人拿下了鞠月吟。

    属下一个又一个在身边死去,鞠月吟心如死灰,她不知道自己输哪儿了,直到被家将押走,她脑中也是一片浆糊。

    梅汀打量着眼前的茅草屋,“就是这里?”

    那人“正是。每日有人来给她送三餐,只不过那些人惫懒得很,一日顶多只来一次,一次性把三餐的食物全都送过来。眼下距离送餐时间还有一个时辰,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梅汀往前走了一步。

    那人在身后用仿佛来自鬼蜮的声音说“有时候活着比死了痛苦。”

    梅汀一愣,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她眼中的黑气不断翻涌着。

    她一脚踢向了草屋的门,那一道名为门,实为草帘子的东西,抛飞而起,砸在了对面的墙上。

    鞠月吟“你们这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你们就打量着本小姐我……”

    她怒而转头,看到的却是一张她永远都忘不了的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