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被玩坏的大宋 > 第二十章热血青年

第二十章热血青年

 热门推荐:
    张俊平把茶饼弄碎,分别放进四个茶碗中,然后用开水冲泡。第一泡,张俊平停顿了片刻,把里面的水倒掉,然后再次倒进开水。

    顿时一股浓郁的茶香从茶碗中弥漫出来。

    “这……”

    “这股香气,闻之令人精神振奋,脑海一片空灵,为兄此刻颇有作诗一首的冲动!”

    “哈哈,既然如此,那遵甫做来便是!”

    “要是以前,在你们这帮不学无术的军汉面前,做也就做了!

    现在,当着伯安的面,某可不敢献丑!”高遵甫看了一眼张俊平,笑着摇摇头。

    “伯安那首杀人歌,绝对是千古佳作,我爹每天饮酒后,都会高歌一番,说这才是男儿的诗!”曹僖称赞道。

    “伯安这次是出名了,某却是成了垫脚石!伯安一会可要多敬哥哥几碗酒,哥哥这次可是被你害惨了!

    我娘都发话了,说我荒废了武艺,丢了杨家的脸面,把我好一通数落!”这里面就数杨文广最郁闷。

    张俊平有多出名,他就有多倒霉。

    不止是家人的数落,没少受同僚的嘲讽。

    好在杨文广心胸宽广,不然这次非要和张俊平结仇不可。

    “杨家哥哥,一会小弟一定多敬哥哥几碗酒,向哥哥赔罪!”张俊平忙抱拳道歉。

    他也很无奈,这件事本就是无解的事情,当时除非他放弃所有计划,乖乖跟着杨文广去找官家哭诉。

    结果最后就是张家认倒霉,十万贯的家产便宜他人,进而引来更多人的窥视。

    不然,就只能把杨文广打倒,杀掉地下赌坊的人,以震慑宵小,拿回祖产。

    “几位哥哥,我的茶泡好了,诸位哥哥品尝一下,看看某泡的茶如何?”

    “好!某来尝尝伯安发明的新泡茶之法!”高遵甫笑着端起茶盏,轻轻品了一口。

    “嗯,确实不一样,入口略苦,而后回甘,一股茶香在口中弥漫!回味无穷!好茶!好茶!”高遵甫连声称赞道。

    “我也尝尝,好喝!这茶提神!”曹僖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大声称赞道。

    “哈哈哈!你这不学无术的粗人,也只会说一声好喝,提神!看看遵甫,说的多么文雅!”杨文广放开心扉,大声嘲笑着曹僖。

    “我是粗人,文广你是雅人,你来赞一个?”

    “呵呵,偶却也是粗人,也只会道一声好喝!”杨文广自嘲道。

    “几位郎君,小店有新到的鲤鱼,还是鲜活的,从北地运来的羔羊,还有新鲜采摘的茄子……不知几位郎君想吃点什么?”小厮等张俊平他们说笑一会后,才开口询问道。

    谦让一番后,高遵甫点了菜。

    等待的时候,四个人聊着分别后各自的经历和见解。

    当然,主要是张俊平守孝这段时间大家的经历和见闻。

    这里面又以曹僖为主讲解自己的见闻。

    曹僖去年刚刚跟随曹玮知渭州回来,在雄州没少和吐蕃部厮杀。

    这次曹玮能被调回朝堂,也是因为曹玮在三都谷之战大破吐蕃李立遵部,稳定了大宋西方边境,立下大功。

    大家听着曹僖讲述三都谷大战的经过,哪怕高遵甫和杨文广已经听过好几遍,依然听的津津有味。

    满脸都是羡慕之色。

    武将最渴望的就是上战场,听曹僖讲述自己在战场上杀人,恨不得能够以身代之,也会随着曹僖的讲述憧憬一番,如果自己上战场会怎么样。

    一定会比曹僖更厉害,比曹僖杀更多的人!

    杨文广和高遵甫如是想着。

    张俊平一遍听着,一遍习惯性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他当兵时,养成的习惯,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都会先观察周围的环境。

    窗外,街边上两个乞丐引起了张俊平的注意,看着坐在街边乞讨的乞儿,张俊平皱了皱眉头。

    “伯安,怎么了?”张俊平的皱眉引起坐在他对面的杨文广的注意。

    “杨家哥哥,你看那两个乞儿!如果没记错,从我家出来,一路上,我们遇到了五个乞儿!”

    “我大宋如今也算是太平盛世,可也免不了有一些地方遭了天灾!

    这几个乞儿,估计是北地来的!可恨,某恨不能,提枪跨马,杀尽辽狗!”说着,杨文广狠狠的在桌子上锤了一拳。

    杨家和大辽有着血海深仇,杨文广的祖父杨业就是站死在宋辽战场上。

    “不对,你看那些乞儿皆有残疾,这样的伤势,如果是孤儿的话,他们根本不可能活下来!”张俊平说着,眼睛微微眯起,嘴角挂上迷之自信的微笑。

    熟悉张俊平的人都知道,一旦张俊平露出这样的微笑,那代表他的愤怒达到了极点,准备要杀人了。

    前世,他曾经听说过,有些恶毒的人,专门拐卖儿童,打断他们的胳膊或者腿,然后控制着他们是乞讨。

    没想到,大宋居然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见,这汴梁京城,并不想孟元老的《东京梦华录》里所描述的那样美好。

    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孟元老写《东京梦华录》的时候,汴梁已经沦陷,从此东京汴梁只能出现在梦里。

    在回忆东京汴梁的生活时,自然是极尽美言,说的都是东京汴梁的美好,对于那些丑恶黑暗,下意识的去忽略。

    就好像我们离开家乡之后,对自己的家乡也是一样的感情,容不得别人说一句家乡的不好。

    可是这世间,有阳光就会有黑暗,汴梁确实比其他地方的治安好一点,更加开放,更加繁荣,但是绝对做不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

    “伯安,你想说什么?”

    “很简单,这些乞儿是被人控制的,有人丧心病狂,故意打断他们的腿脚,人为制造出残疾乞儿,来博人同情,以乞讨更多的钱财!”张俊平嘴角挂着微笑,声音确是很冷。

    “该死,怎么会有这样丧尽天良之人?”高遵甫狠狠的骂道。

    “畜生!畜生!该杀!”杨文广怒喝道。

    “我去把那乞儿弄上来,问清楚,是谁干着缺德事,某定将他碎尸万段!”曹僖起身就要往外走。

    beiwanhuaidedaso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