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逍遥君王 > 第四百五十三章 左丞相不要脸

第四百五十三章 左丞相不要脸

 热门推荐:
    左相再怎么霸气,他也阻止不了秦铭要搜查。

    毕竟这事儿他再硬气,秦铭捅到皇帝那儿,他左丞相,也是没理的。

    毕竟暗网司可搜查百官,是皇帝给的权力,他若是反抗,跟反抗皇帝没啥区别。

    因此,左相自己思量过后,还是不敢让府里的人反抗。

    现在他只求自己的地牢足够隐蔽,别被秦铭的人发现了。

    然而,秦铭手底下这二十个毕竟是暗网成员,他们平日里干的,就是打探情报,暗中调查等等的事情。

    这种地下室,是他们平日里重点搜查的对象,站起来哪怕再隐蔽,对他们来说,也并非什么难事。

    所以,不消一盏茶的功夫,余泽就回来,对秦铭说

    “大人,在内院深处一间屋子里发现一个地下室,暗卫正在想办法打开。”

    左相一听,面色就不好看了,秦铭则是哼了一声,说“左相,记得把故事编好。”

    随即对余泽说“赶紧把地下室的门弄开,若是蓝若心在里面,就带出来,顺便看看里面的情况。”

    “是!”余泽离开。

    这下,左相没那么淡定了,还真就如秦铭所说,他开始想着怎么编故事了。

    毕竟得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啊,总不能承认了自己派人截蓝若心吧?

    又是一盏茶的功夫,左相的故事编好了,这时,蓝若心也被带出来了。

    其实蓝若心也是很懵逼的,她才刚被截,带到丞相府地牢,以为自己可以逃脱秦铭的魔爪,不再面对秦铭这个可怕的存在。

    可是谁想到,这才一个时辰不到,秦铭就把她找出来了,说实话让她有些绝望。

    左相此刻也彻底绝望了,人都找出来了,他再不承认能咋滴?

    于是,他疑惑的说“她是……蓝若心?”

    秦铭一愣,刑部尚书一愣,刑部侍郎也是一愣,就连蓝若心都愣住了。

    几人都在想,什么鬼?装不认识?

    还真是,左相想出的应对之策,就是装不认识。

    “你们别告诉本相,她就是蓝若心啊?”左相继续装。

    秦铭用手抚了抚额头,一时间凌乱道“你比老子还不要脸,至少老子不会睁眼说瞎话。”

    “左相,这蓝若心你可不是第一次见了,怎么,不认识了?”刑部尚书也觉得无语。

    左相揉了揉眼睛“哎呀,老了老了,这眼睛不行了,真没认出来她是蓝若心啊。若是如此,那这就是个误会。

    这女子啊,是之前想刺杀本相,但是被本相的手下抓住了。本相就把她关起来准备查查她背后到底是谁,没想到她就是蓝若心啊。”

    秦铭几人都盯着左相,那眼神仿佛再说忽悠,接着忽悠!

    蓝若心都忍不住翻白眼了,心想这故事编的,还真没啥说服力。

    不过能怎么样?人家是丞相,他要这么说,你能咋滴?

    哪怕是周侍郎说是丞相让他配合把蓝若心弄丢了的,那也没用啊,毕竟都是一念之词。

    虽然故事不咋滴,但不得不服,人家丞相就是把这事儿给摆脱了干系。

    就是秦铭想了想,好像要再找麻烦,都很难啊,人家左相编的故事,你不能推翻啊。

    深呼吸一口气,秦铭哈哈大笑说

    “既然是误会,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左相辛苦啊,眼神都已经不好到这个地步了,还要为国为民,不容易啊。”

    这话当然是嘲讽,不过紧接着,秦铭又说了

    “但老了老眼昏花是一回事,私自设立地牢和刑具,可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左相一怔,心想差点忘了这茬。

    要知道,在楚国是禁止私设刑堂的。

    左相那地牢里,不仅可以关人,一切刑具应有尽有,这可是触犯了刑法。

    “呵……呵呵……”左相先是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说

    “这个……这个本相确实错了,会递折子给陛下认错的,就不劳秦总督操心了。”

    秦铭点头“如此,最好!”

    “那几位,没什么事儿了吧?若是没事,就可以带上这位叫蓝若心的姑娘,离开相府吧?”左相开始赶客。

    秦铭点头“没事了,相爷,那就告辞了!”

    说着,他便要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周侍郎开口“等等,相爷,我女儿呢?”

    秦铭一愣,急忙回过头,心想差点忘了周侍郎的女儿还在相府。

    “相爷,若说令公子请周家小姐来做客,说得过去。如果相爷说没这回事,却又在相府找到周家小姐,那可就是……绑架了……”

    秦铭这话威胁的意思很明显,意思就是,你乖乖承认了请了周家小姐来,并且把人交出来,啥事儿没有,也就是请朋友做客罢了。

    如果非说没人,不愿意交出来,让人搜出了来了,那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当然,如果他不承认,又搜出来了,然后又厚着脸皮编故事说不知道,也是可以的。

    但一个丞相,接二连三的不要脸,为了一个周家小姐,还不至于。

    所以,他开口说“好像在东院我儿子家里,我不确定。”

    秦铭撇嘴,心想你个老东西,现在了还打太极?

    于是,对周侍郎说“你去东院找吧。”

    周侍郎点头,随即向着东院而去。

    秦铭几人在这里等着,这一等,一盏茶的功夫又过去了,但人却吃吃没有回来。

    秦铭眉头一皱,说“难道,人真不在?还是说,你儿子把她藏起来了?”

    左丞相没回答,向着东院而去。

    秦铭他们赶紧跟上,到了东院后,就听到了周侍郎的怒骂。

    同时,在他怀里,有一个哭泣的年龄女子。

    而在周侍郎对面,一个一身红衣的男子正满脸不屑的看着周侍郎。

    “混账东西,你竟如此无耻下流,当真可恶,你爹是怎么教你做人的?”周侍郎气的浑身颤抖,指着红衣男子破口大骂。

    红衣男子冷笑“姓周的,你不过是我爹六部的一个官,你敢骂我?再说了,我把你女儿睡了是看得上你周家,你应该感恩戴德。”

    听到这里,秦铭等人脸色一变。

    明白了,这是左丞相的儿子,把周侍郎女儿给睡了啊。

    (本章完)

    zhongshengxiaoyaojunwang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