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逍遥君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早看他不顺眼

第四百五十四章 早看他不顺眼

 热门推荐:
    这个结果大家有些出乎意料,怎么请人家妹子来做客,还把人家睡了呢?

    见周侍郎的女儿哭的梨花带雨,显然,她是被迫的。

    但偏偏那丞相之子还嘚瑟的不行,整的好像他把人家睡了,还是人家占了便宜一般。

    这就他娘的让人觉得蛋疼了,毕竟这种人非常恶心。

    秦铭也有些看不惯那丞相之子,于是对周侍郎说“怎么回事,是不是这小子欺负了令女?”

    虽然基本上确定,但还是问一下比较好。

    周侍郎此刻怒气冲天,说“他……这个混账东西,他轻薄了我女儿,这让我女儿以后怎么见人?怎么嫁的出去?”

    左丞相心头一震,他也没想到自己儿子这么大的胆子啊。

    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左相几步上前,一把揪住他儿子的衣服,随即狠狠的一巴掌扇下去,打的红衣男子整个人都懵了。

    “爹,你竟然打我?”

    左相气的不行,抬起巴掌又是使劲的左右扇在自己儿子的脸上,下手那叫一个重啊,打的红衣男子左右脸都肿了起来。

    甚至嘴巴里都满血了,但他还是没有停,一个劲的扇耳光,还破口大骂,说他是逆子,是混账。

    总之看起来,这左相似乎很愤怒,一直打到周围的下人们都上去阻拦,他这才停下。

    接着,左相一脸歉意的对周侍郎说“周侍郎,本相育子无方,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了,你放心,我一定让我这兔崽子娶你女儿!”

    周侍郎哪里不知道左相这是在做戏啊,这么做,只是当面让他们看看左相的愤怒罢了。

    周侍郎仰天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不必了,我周家,高攀不起相府。此事,只需相爷,给下官一个交代。”

    闻言左相眉头挑了挑,似乎有些愤怒,但并没有发作,而是开口说

    “既然如此,那么此事,我会亲自请罪陛下的!”

    周侍郎深呼吸一口气,看了看怀中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他越发心疼。

    以往,他不敢得罪左相,若是做了什么事,左相给他道歉,他也是不敢不接受。

    但这次,他不想忍,自己心肝宝贝被如此欺负,他官都不想做了,还怕什么?

    “那么请左相,定要向陛下请罪,否则,下官就去找陛下说理。”周侍郎哼了一声。

    左相眼神阴冷,说道“周侍郎放心,本相自然明白!”

    这时候,秦铭开口了“不用麻烦陛下了,我暗网司总督在这里呢。”

    秦铭正愁没机会整左相,这不是机会来了?

    而左相眉头一皱,他担心的就是秦铭,于是说道“不劳秦总督操心,本相的事,本相会解决。”

    秦铭冷笑“是么?那也行,不过相爷如果对自己的儿子下不去手的话,本督还是乐意帮忙的。”

    这种事左相要找皇帝,秦铭也不好非要抢过来管,只能暂时作罢。

    左相哼了一声“那么就请各位,离开吧?”

    周侍郎扶着女儿,率先转身。

    同时刑部尚书看了眼左相,说道“希望左相不要徇私枉法,我刑部大牢,等着令公子入住!”

    左相哼了一声,说“好啊,好,作为本相的下官,你竟然如此跟本相说话?”

    “只是让相爷您秉公办理私事罢了!”刑部尚书说着,也是转身离开。

    虽然六部尚书都是归丞相管,但这次,丞相暗中威胁刑部侍郎,截走刑部要犯,差点让刑部背锅,这事儿,也是把刑部尚书惹火了。

    所以,刑部尚书现在对他这位上官,有意见的很。

    刑部尚书转身离开时,秦铭看了眼左相,其实他非常想趁这次机会,收拾左相儿子,然后左相作死的话,秦铭就可以找机会收拾左相。

    到时候就可以完成杀丞相的任务了。

    只是可惜,这次左相处理事情滴水不漏,秦铭没找到机会对付他。

    所以只能无奈的转身,也离开了。

    秦铭等人离开后,红衣男子捂着脸,含糊且幽怨的对他老爹说

    “爹,您从来没有打过我……你从来没有……”

    “住口!”左相大怒,说

    “你平日里欺男霸女,老子还能给你压下去,可是你这次竟然把一个侍郎的女儿给……你……人家好歹也是三品官,你想干什么?”

    “爹,那您也不能这么打我啊~”红衣男子还是不服。

    左相冷哼“我刚刚若不是把你打的半死,他们会善罢甘休?若是平时,这种事我也懒得打你。

    可是,刚刚那个秦铭就在这里看着,老子不教训你,他就要教训你。一旦落在他的手上,有你好受的吗?”

    红衣男子哪里想这么多,他听到这话,想到的就是自己被打的这么惨,是秦铭造成。

    “秦铭……老子没惹你,你害我挨打,这事儿没完!”红衣男子还在这里记仇呢。

    他爹左相气的手抖,说“混账东西,你别去招惹那个疯子。另外,跟老子入宫,向陛下负荆请罪吧,希望看在老子的面子上,不让你入狱。”

    “入狱?爹,我堂堂丞相之子,我可不能入狱啊!”红衣男子说道。

    左相气的懒得回答他,赶紧收拾一下,入宫去了。

    另一边,秦铭他们出了相府后,就听刑部尚书开口对刑部侍郎说

    “你先带女儿回去休息,这事儿,有我,定要让左相那混蛋儿子,付出代价!”

    刑部侍郎对尚书和秦铭躬身“此次,多谢二位,下官永记于心。不过,若是左相非要庇护他儿子,这事儿也就难办了!”

    “周侍郎你放心,本督倒是希望他庇护,越庇护越好,到时候,我才有机会把这老东西也收拾了。”秦铭说道。

    闻言周侍郎和尚书都是一怔,随即刑部尚书说“秦总督是想……对左相下手?”

    “不错,这老东西三番两次和我做对,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这次截蓝若心,其子欺负周侍郎之女,也算是一个导火索,点燃了我对他的杀心!”

    秦铭也不隐瞒,现在刑部尚书和侍郎明摆着。明摆着和左相对立,所以他们是一条线上的。

    (本章完)

    zhongshengxiaoyaojunwa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