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七章:明日进宫
    “什么!难不成比你还强!”肖甲是知道陈易的水平的,这陈易可是青山老人最得意的弟子,医术不说无人能敌,却也是万里挑一的!

    “我不知道,但是此人医术绝对不低”

    秦司墨眼睛眯了眯“是林歌儿”

    “王妃!”肖甲和陈易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见了对方眼中满满的震惊之色

    “查的怎么样?”

    肖甲拱了拱手,“回主子,周成查了王妃自小的经历,与外界所传的一样,林家大小姐自小就十分懦弱,林府虐待她,也只是忍气吞声,并不曾听闻她会功夫和医术啊”没错,从皇上赐婚开始,秦司墨就开始查林歌儿了,其实表面上看这秦府只有胡管家一人搭理,不过在那些看不见的地方,许多的暗卫都在盯着王府,林歌儿做了什么总是第一时间到达秦司墨的耳朵里,所以秦司墨自然是十分了解林歌儿最近的表现

    怯懦?忍气吞声?秦司墨想到林歌儿那张牙舞爪的样子,哪里有半分弱的样子,想到她那样子,秦司墨心情好了几分

    “林歌儿的事让周成停下吧,我自会处理,这次出手的是谁?”连周成都查不出来的东西,那也没必要再找其他人继续了。

    “那帮人是死士,就算是抓到了他们也立马服了嘴里藏着的毒药,但是,从他们的长相和身手来看,应该是盖日国的人”盖日国在山幺国的北方,那里四季如冬,因此山幺国的人皮肤白皙,鼻子大且高挺,很容易认出来

    “盖日国?”秦司墨这次去的战场就是山幺国,听了肖甲的话,思索起来,这次派来了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人来刺杀,看来对方是下了血本啊,秦司墨的手指有规律得敲打着桌子

    “目前还不知是盖日国何人派来的,周成正在查”

    “皇宫那边怎么样了?”秦司墨又开了口

    “盖日已经向皇上传达了战败书,不日盖日五皇子和明月公主将来山幺出使,皇上这几天我在准备这件事”

    出使吗?有趣

    “知道了,你们先下去,有什么情况再来汇报”

    “是!”周成和陈易的身影很快消失不见了

    秦司墨起身站在窗户前,他的眼睛看着前方,冷漠的气质尊不可犯,良久,他转身,向林歌儿的闭月阁走去

    林歌儿正给她的那些宝贝药材浇水,一边浇嘴里还一边念叨着“死男人,贱男人,还嫌弃我,说我医术不好,那这世上还有会医的人吗?我医术不好?医术不好也能把你放倒!等着吧,秦司墨,我会让你知道生不如死是什么滋味!”

    “王妃,王妃,别说了!”小翠从秦司墨刚进闭月阁的那一刻就看见了他,忙要告诉林歌儿,秦司墨摆了摆手,示意她闭嘴,他到想要听听,这林歌儿是怎么骂他的?

    “怎么,他混蛋还不让人说了?小翠,你不能这么胆小,我们要懂得反抗,对于剥削者要顽强抵抗,誓死捍卫我们的主权和利益!知道吗?”小翠根本不知道王妃的意思,她只知道王妃再不闭嘴就惨了,然而某个骂得起劲的人根本看不到小翠脸上的着急和传递给她的眼神,她只当小翠是害怕

    “那你打算怎么顽强抵抗?打算怎么反击?”

    “妈呀!鬼呀!林歌儿猛的听到后面传出的声音,一个激灵,吓得手里的水壶都掉了“你是鬼吗,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某个人骂我骂得入神,我再大的声音你能听到吗?”

    林歌儿瞪了小翠一眼,这混蛋来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小翠都快哭了,王妃啊,我眼睛都快眨瞎了啊!

    “怎么?刚才不是还很精神吗?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呵呵,说多了我嘴疼,难道王爷不知道在背后偷听别人说话时小人行径吗?”

    “在本王的府里,何来偷听一说?背后说人坏话,被抓现行后又顾左右而言他,这样的行径就很君子吗”

    靠!你妹的,谁故左右而言他了?我特么真是后悔,怎么就救了这么个混蛋!

    “王爷来我这就是来偷听我说话然后冷嘲热讽吗?”

    “本王说了,本王从来不偷听,你准备一下,明日随我进宫面圣”

    “面圣?”林歌儿愣了一下,“王爷见皇上找我干嘛?”

    “你现在是本王的王妃,自然要与本王共进退”

    这话,貌似有些很有深意啊

    “什么叫共进退?

    “本王回来的事情没人知道”秦司墨淡淡地开口

    “什么叫没人知道,你弃军逃跑回来的?”林歌儿刚要坐下的身子因为秦司墨的一句话吓得立马又直了起来,绕是她林歌儿是穿来的也知道,弃军而逃是死罪啊,怪不得说什么共进退的鬼话!

    “本王没逃”他秦司墨从来不做逃兵,奇怪,这女人反应那么大干嘛

    “没逃?没逃你回来没人知道?我说,我跟你无冤无仇,更何况还救了你一命,你死就死吧,干嘛拉我做垫背的?”林歌儿根本就不信这混蛋的话

    “本王大胜而归,班师回朝,在半路被刺杀,还未来得及禀报”秦司墨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自然的跟这个女人解释了起来,似乎在她面前,自己的话越来越多了

    林歌儿沉默了起来,这么说,这秦司墨昨日负伤回来倒解释的通了,不过这不更说明这家伙很危险吗,待在他身边肯定活不长,林歌儿更加坚定了要走的想法

    “好吧,我跟你去,不过我先说明啊,那些礼仪规矩什么的我不是那么在行啊,要是出了错,我可不负责啊”

    “你真的是林家小姐林歌儿?”

    “如假包换,王爷若是不信,大可去查”看你能查出来什么鬼!

    秦司墨还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小翠端着早膳走过来,这女人这么大半天了,还没吃饭?“你先用膳,明日早上我叫你”秦司墨起身要走,到嘴的话也没说

    “王爷慢走不送”林歌儿连礼都没行就走到桌子旁吃饭,连看也不看他

    “哼!”秦司墨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远离

    “王妃,这样怠慢王爷是不是有些不妥,若王爷怪罪起来可如何是好啊?”

    “如何是好?我赏他一颗毒药!”林歌儿叨了一筷子菜狠狠地嚼了起来,像是在嚼秦司墨的骨头一般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