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十九章:惊人,秦司墨的本事
    站在后面的陈易,听到自王妃嘴里喊出的话,腿不断地打着哆嗦,身上冷汗直冒,王妃这……这也太开放了吧!他不是没见过直接大胆的女人,明月公主就是一个,可是与王妃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王妃简直就不是个女人啊,这口无遮拦的样子,他想也就王爷能驾驭的了,换一个人,怕是早就被吓跑了吧!

    林歌儿像是解气一般,狠狠地吐了一口气,刚才那么大的声音应该听到了吧!哼!秦司墨,我就不信你还不着急!

    林歌儿又把手握成圆,当成望远镜放在眼睛上,呃……虽然没什么用,但心里安慰最重要!林歌儿满意地点了点头,而后伸直了腰,在林中一点一点地寻找着秦司墨的身影,林歌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怕错过一点蛛丝马迹,可找了半天,依然没见到秦司墨出现

    林歌儿叹了口气,有些失望,更多的是担心,早知道打死就是青山老人也不会让他去的,现在秦司墨还在山林里,也不知是死是活,有没有被野兽伤着,有没有饿着肚子

    就在林歌儿唉声叹气默默懊恼的时候,旁边突然传来陈易激动的声音“王妃,王妃,快看,那是王爷!王爷来了!”

    林歌儿连忙向陈易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秦司墨出现在了药阁附近,林歌儿有些兴奋地大喊“秦司墨!我在这,你看见我了吗?”喊完,还用力挥了挥手

    “王妃,你看,王爷是不是有些奇怪?”陈易像是发现了什么

    奇怪?难道受伤了!林歌儿大惊,又仔细看了看,“秦司墨受伤了!”林歌儿看到秦司墨身上的血迹,刚才她太兴奋了,就只想着看秦司墨了,陈易这么一提醒,林歌儿才发现,秦司墨身上满是血迹,有些甚至都已经变黑了

    “不,王妃,那应该不是王爷的血”一个人就是流再多血,也不可能染满整个袍子,况且王爷看起来那么精神,根本就不像受伤的样子,除非……

    “那是野兽的血,看来王爷杀了不少野兽”

    林歌儿听到陈易的话,又仔细看了看,终于长舒了一口气,心也踏实了许多

    俩人看着秦司墨走进药阁,不多时再出来手中便多了个盒子,里面应该就是回魂草了

    此时,青山老人也上了高台,听到秦司墨成功进了药阁的消息,很是高兴“司墨拿到药了?起来让我看看”青山老人把陈易挤到一边,自己占据了最有利位置,向药阁看去

    陈易有些无奈,怎么每个人都欺负他,他看了看眼前这两人,又望了望远处正进入药阁的人,唉,谁让他们是主子,还有一个是师父呢

    “怎么!秦司墨怎么会……”青山老人惊异地叫了起来,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怎么了?”陈易听到师父的声音,回过神来问到

    “秦司墨,他,他坐在了一头豹子背上!”林歌儿也吃了一惊,刚才她一直专心盯着秦司墨走出药阁的身影,只见他将手中的盒子放在袖中,然后吹了个口哨,一只豹子突然跑出来,秦司墨动作自然地坐在豹子背上,十分优雅贵气,而后一人一豹,又进入山林

    而此时站在看台上的三人眼睛都直了,不会吧,不能被驯化的野兽竟然在短短两天内就被秦司墨收服了?

    青山老人更是大惊,不断地喃喃道“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不,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陈易生怕青山老人出什么事,他拉了拉青山老人的衣袖,小声的开口,“师父,怎么了?”陈易发现,自师父看见王爷坐在豹子背上之后,表情就开始变得奇怪了起来

    相比青山老人,林歌儿就放松了许多,一直紧张的心也此时平静了下来,“我说,老头,你那是一副什么表情啊?秦司墨平安回来不好吗,难道非得跟野兽斗得你死我活的你才高兴是吗?”林歌儿真是对这人很是无语了,秦司墨能降野兽,不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吗,可这老头的脸色像是吃了屎一样难看,不,准确地说,是比吃屎还难看!

    “不,不,我没有”青山老人终于缓过来了,“我并没有不高兴,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你要是有什么问题,等秦司墨出来,你问个够!”说完,林歌儿转生就下了高台,她还要去看看秦司墨到底受伤了没有,才没功夫搭理这个脑子不正常的人呢!

    “师父,我们也下去吧,您有什么事直接问王爷吧”陈易搀着青山老人也慢慢走下高台

    因为已经在林中走了一遍,又加上制住了野兽,因此相比进来时,秦司墨出去的时候轻松了许多,只花了一天时间,便安全地从林中出来了

    林歌儿,青山老人和陈易早在外面等着了,林歌儿特地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这两天的憔悴感渐渐下去了一点

    众人见到秦司墨,忙迎了上去,林歌儿更是快步跑到秦司墨面前,在他周围转一圈儿,摸摸胳膊,又摸摸他的脸,发现他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就放心了

    林歌儿长舒了一口气,“担心死我了,这两天你一点消息都没有,我真以为你会出不来了”

    秦司墨好笑地看着她“你担心什么,本王不是说一定会平安出来,要你好好地等着吗,你就这么对本王没有信心?”

    “是是是,你本事大,我瞎操心好吧”林歌儿又恢复了她毒蛇的样子

    “不,你担心本王,本王很开心,本王喜欢你的担心”只两天没见,这女人就瘦了好多,可见也是没有吃好睡好

    林歌儿老脸一红,这男人,真是任何时候都那么不正经!

    “你能正点吗”

    “本王很正经,你的担心,本王喜欢”

    林歌儿轻哼了一声,转过头,便不再理他了,可嘴角的笑意却透露出她掩饰不了的好心情

    “司墨”青山老人姗姗来迟

    “青老,东西本王取来了”说着,秦司墨从袖口中把装有回魂草的盒子递给了青山老人

    “司墨,你,你是怎么会控制那些野兽的?”比起回魂草,青山老人更惊异于秦司墨的本事,就连秦司墨将盒子给他,他也只是瞟了一眼,就放在一旁的石桌上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