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二十章:你是第二个人
    林歌儿的好心情都要被这老头破坏掉了,“你有什么问题非要现在问吗?你没看到王爷身上一身血迹吗,你能不能让王爷先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饱了饭再回答你的问题吗”真是的,不会聊天就算了,还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秦司墨现在是能好好说话的时候吗?哼!下次这青山就是请她她也不来了,来这儿一次,折寿十年!

    “是啊,王妃说的对,师父还是先让王爷收拾一下再说话吧”陈易也觉得王爷现在这个样子确实不是说话的时候

    青山老人这才注意到秦司墨现在的样子,他刚才光顾着想事儿了,完全忘记了秦司墨现在是一身污血“哎呀,我太着急了,司墨,你这一身血腥味,快去换一件衣服吧!”

    “嗯”秦司墨答一声,转身向屋里走去

    没有让众人久等,秦司墨很快又回到了院子,收拾好的秦司墨又恢复了他的俊颜,青山老人一直在等他,非常急切的想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而这个问题,也只有秦司墨能回答

    秦司墨一出来,就见青山老人一脸急切,想问什么又忍住的表情,倒也没有让他多等,而是主动开了口“青老,您想知道什么?”

    青山老人一直在盯着他看,仿佛在他身上就能找到答案一般,秦司墨任由青山老人打量,没有丝毫不自在,淡定的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到了杯茶,“你到底是怎么会控野兽的?”就在秦司墨把杯子放到嘴边准备喝时,青山老人开口了

    秦司墨听到他的问话,手微微一顿,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最终把茶送进口中“青老怎么会这么关心这个问题,本王还以为你会问我是怎么在药阁众多药材中找到回魂草的呢?”

    “因为你是我见到的第二个会控制野兽的人”

    “第二个?第一个是青老的师兄?”秦司墨听过青山老人之前提到的他师兄的事情

    “是,他曾经跟我说过,林中百兽,习性各不相同,能好好相处已是难得,驯化更是难如登天”

    秦司墨闻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默了半天,终于说道“本王也不知自己为何能控百兽”

    不知?青山老人眉头皱的更紧了“你之前难道就没有过这种奇怪的经历吗?”

    林歌儿翻了个白眼,以看智障的眼光看着青山老人,“你是不是傻啊,你也不想想,秦司墨不是在王府里就是在战场上,怎么可能有碰到野兽的时候!”

    青山老人被噎了一下,颇有些尴尬,林歌儿说的确实有道理,他这问题是有点白痴

    林歌儿优哉游哉地吃东西,青山老人摸摸鼻子以饰尴尬,正专心自己的两人都没注意到秦司墨的表情

    秦司墨此刻正出着神,似乎在想些什么,良久他抬起头,“不,”他否定了林歌儿的话,随后又对青山老人说“本王确实碰到过一次”

    青山老人手中的动作一顿,眼睛亮了一下,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本王从战场上回来时遭到暗杀,对方众多且都武功高强,本王身负重伤,本以为自己的命就要交代那里了”

    “你是说那天晚上!”林歌儿一惊,她也想起来了,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秦司墨,当时要不是抢救的及时,照秦司墨那样子,确实活不下来

    “没错,就是那天,本王当时意识已经不清了,就在要彻底陷入昏迷的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钻出一头老虎来,驮着本王就走了”

    什么!不止青山老人,连林歌儿和陈易都大吃了一惊,不过三人心中所想各不相同,青山老人惊讶于秦司墨竟比他师兄还要厉害,想当初他师兄驯化那些野兽也花了不少的功夫,而司墨竟然什么都没做就能让野兽自动臣服于他

    陈易更多地则是恨,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主子,让主子陷入了那样的境地,差点性命不保,更多的是后怕,万一真发生了什么事,叫他杀了自己都没法弥补!

    而林歌儿呢,却对秦司墨是满满的佩服,她没有青山老人那样一个师兄,体会不到青山老人心中的震撼,也没有陈易的忠心耿耿,所以对于秦司墨死不死的没什么大的触动,左右人现在不是已经平安了。

    林歌儿在现代时也碰到过会控制动物的特工,但那些人也仅仅只能控制诸如小鸟,昆虫一类的小动物,但即使这样也需要花上好长一阵时间,所以跟秦司墨相比,简直是没眼看!林歌儿对秦司墨现在是满满的佩服,连看向秦司墨的眼睛里都泛着光

    秦司墨很是享受林歌儿这样崇拜地看着他的样子,仿佛在她的眼睛里就只有自己,不过他还是没有忘记正事,看青山老人的样子,貌似还知道些什么,而他知道的那些,或许就能解答自己为何具有这样的本事

    “青老如此惊讶,是知道些什么吗?”

    青山老人还未从震惊中走出来,他似乎知道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正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张了张嘴,到底没开口

    林歌儿有些不耐烦了,“老头,你说不说,秦司墨都过来那么长时间了,你要是没事就让人回去休息行吗”

    青山老人听闻,又低下头陷入了思想斗争之中,良久,他握了握拳,像终于下决定了一般,“易儿,你去看看福儿的药煎好了吗,丫头,你也去帮帮忙”福儿是青山老人的药童

    陈易知道有些话是他不能听的,丝毫不犹豫的答了声是,转身就要走

    “走就走,我还不想听呢,好奇害死猫,秘密什么的最烦人了”林歌儿嘟嘟囔囔起身要走,只不过动作缓慢,还拼命地给秦司墨使眼色

    秦司墨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想要留下来,还装的那么潇洒,果然,有了林歌儿,再沉重的事情都不算什么

    秦司墨拉住了林歌儿,“青老,歌儿是我的妻子,陈易也不是外人”秦司墨虽然没有直说,但话中的意思很明显

    青山老人一看也就不再坚持了,他叹了口气,娓娓道来“大师兄还在的时候,就是一个人,他从小就生活在青山,师父说师兄的父母不在这里,而是在一个为世人所不知道的地方,要找到他们必须通过特殊的渠道,不过师兄对此并不在意,他对父母没有多大的感情”

    青山老人顿了顿,喝了口茶,又开了口“有一天,师兄随师父上山采药,师兄胆子大,好奇心又重,就趁着师父没注意,进入了狮虎山,那狮虎山十分危险,师父从不让我们进去,师父只当他偷懒去了,便没有多在意”

    说道这里,青山老人又看了看秦司墨“也就是在这一天,师兄发现了自己的天赋”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