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三十七章:他非池中之物
    “王妃,胡管家来了”小翠从外面进来,向明月公主行了个礼,站到了林歌儿身边

    林歌儿此时正在和明月公主用早膳,秦司墨一大早便上朝了,她把碗里的最后一口粥喝完,寻声抬头,“一大早的,胡管家有什么事?”

    “王妃”胡管家进来,行了个礼,开口道“宫里送来了帖子,三日后一年一度的牡丹大会将在宫中举行,特邀王妃和明月公主一起参加”

    “牡丹大会?那是什么?”

    “王妃还不知道吧,我山幺国以牡丹花最为出名,每年到了牡丹开花季,宫中都要举行牡丹大会,各宫的娘娘,妃子都会把自己种的牡丹,或者从外面运送回来的牡丹花展示出来以供观赏,这大会凡城中有名望的皇亲贵女皆可参加,大家在大会上作诗品酒,好不热闹!”小翠满眼的激动,她很向往能参加一次牡丹大会

    “听说每年都有很多才子佳人参加大会,而且大会结束总会留下几首脍炙人口的佳作,我在盖日时就听说过牡丹大会了,没想到这次过来正好赶上了”明月公主也是一脸兴奋之色

    听明月公主这么一说,林歌儿也很好奇这牡丹大会,作诗什么的她不行,但喝酒她在行啊,以前不管是红的还是白的,她都是千杯不醉,来者不拒,来到这以后倒是没再碰过酒了,现在想想,还真有点想贪几杯了

    “那既然如此,公主,我们就好好准备一下,过两天进宫参加这牡丹大会,我也想看看这大会到底是什么样的”林歌儿内心独白:我也想见识见识,这大会到底都有些什么酒

    “那好啊,我赶紧准备准备”明月公主一听就立马起身回到自己的院子准备去了

    秦司墨回到王府的时候,林歌儿正在给她的药草浇水,秦司墨也不管她,在她院子里小坐一会说了几句话,又进了书房

    秦司墨刚踏进书房的门,就觉得有些不对,他放轻了脚步,呼吸一凛,显然,书房里有人来过

    秦司墨向空中开口,“有谁来过?”屋外突然窜出来一个人,跪在地上,“回王爷,昨日晚有一黑衣人打昏了天影,随后闯进了书房”

    秦司墨眯了眯眼,天影是他的暗卫,身手不俗,能把天影打败,看来这人武功不低,他不经意地向屋内一瞥,便看见了桌子上的一张纸条

    “下去吧,让天影自己领罚”

    暗卫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秦司墨走到桌子旁,拿起了纸条,看了眼上面的内容,勾唇冷笑,这是等不及要下手了?牡丹大会?时间选的还真是好啊,秦司墨将纸条攥在手里,一个用力,那纸条便成了粉末,随风而散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牡丹大会今天正是开始了,一大早,林歌儿和明月公主就已经装扮好准备出发

    两人来到马车前,林歌儿转过身,秦司墨就站在她身后,“你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了吗”

    “牡丹大会多是女眷出席,让明月陪着你吧”

    “可是也没说不准男子不许参加啊”林歌儿颇有些遗憾,她心里还是想和秦司墨一起去的

    秦司墨摸了摸林歌儿的脸,有些抱歉地开口,“本王今日要和五皇子办点事,不能陪你了,抱歉”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林歌儿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她知道秦司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嗯,你也是,明月公主和你一起去,太后和玉贵妃不会太为难你的,你又是太子的救命恩人,皇后也会帮你的”秦司墨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宫中凶险,即便是人如此多的牡丹大会,要下黑手很难,他还是细细地嘱咐着林歌儿

    “你们俩腻歪够了吗,我还在这站着呢,再不出发估计牡丹大会都要结束了”明月公主对他们夫妻俩很是不屑,也不知道天天看,怎么就不厌啊

    明月公主看到秦司墨身后到陈易,又转变成笑脸,“陈易,我们要出发了,宫中险恶,你就没有什么要嘱咐我的吗,其实我觉得你还是贴身保护我比较好”

    林歌儿嘴角抽了抽,她很是佩服明月公主的厚脸皮啊!

    “公主是山幺的客人,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王妃在公主身边,也会保护公主的安全的,公主请放心,有什么危险属下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的”陈易表情严肃,一脸认真

    “知道了,我走了”明月公主气结于胸,她还是喜欢昨晚上那个温柔抱着她安慰她的陈易

    秦司墨目送林歌儿和明月公主上了马车,直到马车走远,他才收回视线

    仆人早已经备好了马等在那里,秦司墨和陈易一前一后上了马,向城外奔去,他当然有更重要的事,那个想取他性命的人,也该会会了

    秦司墨来到城外的宅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宅子并不大,和普通商人的祖宅并无两样,但如此的安静肃穆却透露着一丝不寻常,“宅子后面是什么?”

    陈易听到秦司墨的问话,马上开口回答“后面是处山,面积很大,说来也奇怪,这宅子的地段并不好,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听出卖宅子的原主人说,那买宅子的人出手大方,价钱一出,连还价都没有就直接买了下来,也不知道是何目的”

    秦司墨冷笑一声,“既然买了它,当然是有用的”

    两人下了马,走进院子,推开了主屋的门,一室黑暗,只有秦司墨推开门的地方透着强烈的光,屋里因常年未打扫而积压的灰尘此刻在阳光中跳动着,倒是给这座死气沉沉的老宅平添了一丝生机

    “你倒是守约”阴郁的声音由暗处传来,随后声音的主人也出现在秦司墨眼前

    “成王千方百计想要取本王的性命,还煞费苦心的给本王送来了字条,本王若不来,岂不让成王失望了?”

    成王眯了眯眼睛,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些欣赏甚至是佩服眼前这个年纪比他小二十多岁,足足可以当他儿子的人,他一早便知道,眼前这人绝非池中之物,若是再成长几年,恐怕山幺,盖日,六底三国联合起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想到这些,成王要除掉秦司墨的心就越来越坚定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