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四十六章:为皇上诊治
    马车在皇宫门口停下,何公公一下马车就来到了秦司墨和林歌儿的马车面前等着他们下来

    “王爷王妃,快点吧,皇上还在里面躺着呢”何公公一脸着急,看来情况很严重

    秦司墨厉声斥道,“慌什么!”

    何公公面色一僵,有些害怕,也不敢再开口了,只能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着

    林歌儿也不拿乔,秦司墨扶着她下了马车,二人来到了皇上的寝殿,大殿之上站着一群太医,见秦司墨和林歌儿进来,众人行了个礼,秦司墨摆了摆手,不理众人,携着林歌儿来到皇上的床前

    皇上此时两眼紧闭,面无血色,一点生气也没有

    林歌儿上前看了看皇上的脸色,又翻开他的眼睛,掰开他的嘴看了看他的舌头,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太确定,众太医看到林歌儿看诊的手法,也有些见怪不怪了,毕竟上一次医治太子的时候不是见到过吗

    秦司墨看她皱着的眉,有些担心,“可是有什么难处,没关系,记住本王的话,尽力而为便可,不必逞强”

    林歌儿冲着他笑笑,示意他无事,随后便从袖间拿出一跟银针来,在烛火上烤了烤,便要向皇上的穴位刺去

    众太医一见林歌儿的举动,连忙慌着上前阻止,“王妃,千万不可啊,皇上乃九五之尊,不可胡乱用针啊”

    林歌儿有些生气,“现在是我医治还是你们医治?我爱用什么方法你们管的着吗,你们要是医的好,找我来干什么”

    众太医被噎了一下,面上有些不太好看,但林歌儿是王妃,身份尊贵,他们也不敢放肆,只是小声地说到,“皇上身份尊贵,不能随便扎针的”

    林歌儿要怒了,她就知道,这些人根本就是庸医,蠢材!他们要是在再宫里待上几年,估计连感冒都治不好了!

    “皇上!是皇上怎么了?”林歌儿反问道,“皇上就不是人吗?我给人治病,皇上就是我的病人,我怎么做你们有什么资格插嘴,放心,人要是在我手上死了,我负责还不行吗”

    林歌儿这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全都跪了一地,这话要是传出去,十个头也不够砍的啊!这秦王妃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林歌儿冷哼一声,一群庸人!“现在,你们还要阻止吗?”

    “这……”太医把脸转向秦司墨,“王爷,这……”

    秦司墨看了那太医一眼,沉声说道,“本王相信王妃”随后将脸转向林歌儿,语气变得温柔起来,“歌儿,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出了事,本王担着”

    林歌儿笑了笑,她喜欢秦司墨的信任,他说过,要帮她顶一辈子天,说是一辈子,就一辈子

    林歌儿烤好了针,而后等温度降下来,就一把扎进了皇上的穴道里

    过了一会儿,林歌儿把针拔了下来,她看着手里的针,点了点头,果然,皇上这是中毒了,不过这毒……怪不得太医们看不出来

    林歌儿看向秦司墨,向他点了点头,示意她已经查出来皇上的病因

    林歌儿随后又面向众人,“皇上治理朝政,本就劳累,又加上纵欲过度,体力有些不支了,待我开个方子,你们去抓药吧”林歌儿毫不客气地坑了一把皇上,本来他就是纵欲多度!

    众太医面色微红,心想,王妃这还是个女人吗,这种隐晦的话怎么也说的出口?

    林歌儿很快就写好了方子,跟上回一样,足足三四张纸,太医们看了半天才看懂林歌儿的字,秦司墨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来有必要找个时间好好教教林歌儿写字了,她这字写的,连三岁小孩还不如

    在宫里当差的人动作都利索,药很快就煎好了,宫女服侍皇上喝下去后,让皇上躺下去休息了

    “再让皇上躺着休息一会,他很快就会醒来的,皇上醒来之后,不宜劳累,最近也要禁欲一段时间”林歌儿煞有其事地吩咐何公公,丝毫不觉得难为情,何公公倒显得有些不自在,红着脸点了点头,连忙称是

    待一切安排好了,秦司墨便带着林歌儿回了王府,天色也有些晚了,两人回到屋里,林歌儿连忙就把房门关得紧紧的,还转头四下看了看

    秦司墨看她那像做贼一样的紧张样子,虽然知道她要说什么,但还是想逗逗她

    秦司墨有些戏谑地开口,“大白天的,你就迫不及待了吗?”

    “什么迫……”林歌儿正奇怪着秦司墨话里的意思,突然明白过来了,双眸一睁,瞪向秦司墨,“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能不能认真点!”真是的,这死男人,她那么担心,这混蛋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还敢调戏她

    “好了,”秦司墨摸了摸林歌儿的发顶,见林歌儿似乎真的要动气了,才出口安慰道,“是本王的错,不过你也别太但心了,现在一切都好好的不是吗”

    林歌儿双手环胸,“是啊,现在一切都好好的,是我咸吃萝卜淡操心,行了吧”

    秦司墨有些无奈,他后悔了,他不该逗这女人的,秦司墨上前,楼住林歌儿,“本王错了,本王认错,娘子饶了为夫可好?”

    林歌儿听着秦司墨温柔如水的声音,一阵酥麻感流过全身,这厮,怎么每次都用这招啊,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听他喊自己娘子,她还是很受用的

    林歌儿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从他怀里出来站好,“好了,说正事,皇上的病因,刚才我在太医们面前没有说实话”

    秦司墨点点头,“本王知道,那些太医也知道”

    “太医也知道?”秦司墨知道她说谎不奇怪,毕竟当时她给了他一个眼神,但太医们是怎么知道的?

    像是知道林歌儿心里的疑问,秦司墨又开口了,“那些太医又不傻,你看完皇上之后说的的话跟他们一开始诊治的时候说的话八九不离十,但开的药方又完全不一样”

    林歌儿恍然大悟,随后又有些沮丧,都知道的话,那她刚才不是白演了一出戏吗?

    “我是不是多此一举了?”

    秦司墨笑笑,吻了吻林歌儿的唇,“没有,太医们在宫里多年,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表现得那么明显,刚好让他们知道,他们不该说什么”

    林歌儿了然地点点头,秦司墨说的有道理,她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是个聪明的就知道该怎么做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