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六十四章:来到老宅
    林歌儿拿着她的各种化学药剂出来,整整一大包,都是玻璃装的,沉还不说,瓶壁碰着瓶壁,还会发出当当的响声

    秦司墨远远的就听见了瓶子撞击的声音,一转头就看见她背着一大包瓶瓶罐罐吃力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歌儿这是要把她的毒药都用上吗?

    秦司墨还是有些心疼她的,上前几步,把东西从她背上拿下来

    “这些应该够你用的了,天要黑透了,我们快点出发吧!”

    秦司墨指了指那躺在地上的一个大包,“你确定你要带着这些?”

    林歌儿有些不解,“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东西有点多,我这不是怕你觉得不够吗?多准备一些,你不知道,这东西不仅能防身,还能杀人呢”

    林歌儿一提到她的毒药,就一脸骄傲,混迹江湖多年,就靠这些东西了

    秦司墨有些无语,“放心,没有人要杀我们,你也不用防身”有了危险有他还不够保护她吗,怎么会用得着这些毒药?

    “不行!这可是我精挑细选的,必须带着,你放心,这些东西我拿着,绝对不会成为你的拖累”林歌儿态度很坚决,她非要带着这些宝贝不可!

    秦司墨看了看她坚持的表情,又低头看看那一大包东西,最终还是认输了,他叹口了气,“肖甲,把这些东西都带上吧”

    “是”秦司墨话音刚落,肖甲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背上那包东西,人又消失在了黑夜中

    林歌儿瞪着两个大眼睛看着肖甲出现又消失,揉了揉眼,不敢置信,“他到底是从哪蹦出来的,怎么那么快又不见了,我刚才看到的是幻觉吗?”

    “不是幻觉,轻功,你没听过?”秦司墨有些奇怪地看着她,他搞不懂,这有什么好值得震惊的,就算什么武功都不会的人也知道轻功可以在转瞬之间出现又消失啊,何况肖甲属于暗卫,就是应该一直待在暗处

    林歌儿算是开了天眼了,原来电视剧真的没有骗人,古人真的能凭着轻功飞来飞去啊,好厉害的功夫

    林歌儿眼睛亮了亮,“我能学这功夫吗?秦司墨,你会吗?要不然你教教我吧”

    “可以,等有时间了,本王一定会教你的,想试试飞来飞去的感觉吗?”

    林歌儿激动地点点头,她仿佛看到不远的将来,一名女侠在众多房顶上穿梭的场景了

    秦司墨嘴角暗勾了一下,“那你可要抓紧了”说完,不等她反应,秦司墨一把搂住林歌儿的腰,脚步轻轻一点,人就飞了出去

    林歌儿吓坏了,大喊一声,下意识的抱紧了秦司墨的腰,身子紧紧贴近他,将整个人的重量都交给了他

    等她反应过来,俩人已经在空中飞了一段时间了,林歌儿怒吼,“秦司墨,你起飞也不知道说一声吗?”

    两人离得很近,即使耳边有簌簌的风声,他们还是可以轻而易举的就听见对方的声音,秦司墨的唇附在林歌儿的耳边,低声开口,“你难道不知道,要练轻功先要练胆量吗,你的胆子就只有那么大吗?”

    “哼!那是你趁人不备,我要是有准备,又怎么会被你吓到?”

    秦司墨没再说话,林歌儿也不再开口了,他搂紧她,她亦抱紧了她,林歌儿觉得,此时再没有什么地方比待在秦司墨的怀里更安全的了

    “歌儿,你看看下面,是不是很漂亮”突然,秦司墨的声音在林歌儿头顶响起

    林歌儿闻言,抬起了头,顺着秦司墨的话,往下看去

    此时虽是夜间,但街上人还是很多,各店铺的灯笼还红彤彤的挂在门头上,一片热闹景象

    她看着这热闹的街市,有些新奇,她以前一直以为古人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没想到还会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啊

    秦司墨搂着林歌儿,林歌儿一双眼睛盯着下方,直到秦司墨带着她出了城,林歌儿

    才不舍的收回视线

    她一路光顾着注意热闹繁华的景象了,丝毫没有察觉到,在那众多的人群中,有一个人,也在以飞快的速度往城外赶

    秦司墨带着林歌儿在城外一处老宅前停下了

    林歌儿站定,看着前面的宅子,“秦司墨,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秦司墨没有回答她,只说了句,“先进去吧”随后就先抬脚进屋了

    经过上次秦司墨跟成王的打斗,又加上温烨派人的搜寻,现在这所宅子内部已经破败不堪,晚上看时,还有些让人毛骨悚然,林歌儿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秦司墨,你大晚上带我来这鬼地方到底要干嘛啊?”

    林歌儿越往里走越感觉阴森恐怖,手不自觉地抓上了秦司墨的衣袖

    秦司墨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别急,少安毋躁,一会就到了”

    秦司墨领着她来到一个隐秘的院子,后又进了书房

    “秦司墨,还没好……这是什么!”林歌儿还再好奇秦司墨到底要带着她去哪,刚准备问出声,就看到秦司墨走到一个摆着花瓶的书架旁

    秦司墨转动了一下那个花瓶,突然书架被分成左右两半,像一扇门,朝着两个方向打开

    林歌儿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切,乖乖!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今天全给她演了一个遍!

    秦司墨回到林歌儿身边,“歌儿,这就是了”

    “可是,这是什么,怎么会还有一扇门?”林歌儿本以为会在那扇门后面能看到一些珠宝啊,兵器什么的

    可是,可是什么都没有,门的后面,还是……门,更重要的是,这门还是纯金的,我去!林歌儿有一种‘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的感觉,这得是多有钱的人才舍得用金子打造这么一扇门啊!这……貌似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秦司墨拉着她来到门前站定,“这就是本王找你来的原因”他摸了摸门,“这是肖甲偶然发现的,可是这门上没门栓,更没有锁,周成试了很多种方法还是没有打开”

    “所以,这就是你这几天整天不在府里的原因?”林歌儿突然明白过来为什么秦司墨让她带着带有腐蚀性的毒药过来了

    “嗯,本王试了几天也没找到方法,就想,或许,你应该有什么办法”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