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九十五章:出发去泰州
    秦司墨虽然看不上皇帝,但是对于他从小生长的这个国家,还是忠臣的,他从来不认为这天下是哪一个人的,成王败寇,坐在皇位上的人总是变,可百姓却永远还是那一批人,永远不会变

    “欧阳临可有什么消息?”秦司墨换了一个问题,继续问,他可还记着这个恨他入骨的人呢

    “回主子,自从上一回在林府见到他时,我们的人就一直盯着他,可这人武功高强,警惕性又高,很快就发现了我们的人,把我们的人都甩开了,还留下了一张字条”

    周成说着,把那张字条递给了秦司墨

    秦司墨看着那字条上的几个字,脸立马黑了

    字条上写着,“秦司墨,别再让人跟着我了,不然来一个我杀一个,不信秦王可以试试”

    那满是挑衅意味的话让秦司墨脸色很难看

    “你们跟到哪儿丢了?”秦司墨冷冷地开口,语气明显不悦

    “他下榻的客栈,后来我们翻遍了整个客栈,都没有找到人”

    秦司墨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用找了,他还会出现的,你们警醒一点便好”

    他要的东西都还没有拿到,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离开?

    “是”周成点了点头

    秦司墨走到凳子上坐下,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良久,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口问道,“温烨回去了?”

    “是,那日与主子见过面,五皇子又与明月公主道了别,当晚便快马加鞭回了盖日国”

    站在一旁的陈易听了周成的话,皱了皱眉,“主子,盖日国可是出了什么事?五皇子为何这样急着赶回去?”

    陈易知道成王的事给五皇子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但也不至于这样着急啊,看来,不仅是五皇子有了麻烦,连整个盖日国,也出事了

    还没等秦司墨开口,周成就接过了他的话,“盖日和六底这段时间关系紧张,两国怕是要发生战事”

    周成说完,陈易了然地点了点头,怪不得五皇子没有带上明月公主,她若是回去了,恐怕也十分担心

    “本王知道了,陈易,这两天你准备一下,随本王一同去泰州”秦司墨扭头对陈易说道

    既然要去处理瘟疫的事,怎么能少得了陈易这个大夫

    陈易点点头,称了声“是”

    “泰州?”周成听到这两个字,疑惑地开口

    “皇上让王爷这几日动身去泰州处理瘟疫的事”陈易倒是很贴心地解答了周成的疑惑

    周成微微蹙眉,这个地方,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想了想,他眼神一亮,开口了

    “主子,欧阳临的父母正是泰州人!”怪不得他觉得这个地方熟悉,当时调查欧阳临的家乡时,他特意来了此地

    想到这,周成又开口道,“泰州发生了瘟疫?真是奇怪”

    秦司墨闻言,看向他,“如何奇怪?”

    周成看了秦司墨一眼,而后恭敬的开口,“前段时间为了调查欧阳临此人,属下特地去了泰州一趟,但是那个时候泰州明明好好的,没听说有疫情啊,别说疫情了,连一点要发生瘟疫的迹象都没有,怎么才那么短的时间,瘟疫就这么严重了?”

    “你是说,这突如其来的瘟疫,是人为的?”一旁的陈易也有些怀疑,不禁出口问了一句

    周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总觉得这事有蹊跷,这瘟疫,绝不是偶然发生的”

    秦司墨在一旁坐着,一直没有说话,良久,他抬起头,冷笑一声,“是不是有人搞鬼,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本来他还不想去那个地方,现在看来,这一趟泰州之行,应该会很有趣

    他们,应该会收获满满吧,欧阳临的家乡吗?这事儿,有意思了

    三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大早,胡管家就准备好了两辆马车,一辆是给王妃的,至于另一辆……是为明月公主准备的

    明月公主一听说所有的人都要走,就留下她一个人在秦王府里待着,立马就不愿意了

    爱热闹的她怎么可能要缺席这一趟?她总觉得这回秦司墨和林歌儿出去是要办大事的

    于是,她不要脸的缠着林歌儿,求了大半天,并再三保证绝不会给大部队添乱,而且肯定保护好她自己

    终于,在她的软磨硬泡这下,林歌儿还是点了头

    至于为什么她只求林歌儿,而不是别人……

    原因也很简单,秦司墨一张冰山脸,除了面对林歌儿时跟春风化雨了一样,对着其他人,那都是一副“你再跟我废话,我就要了你的命”的表情,明月公主哪敢找他?

    还有陈易,那就是个死脑筋,非说秦王府里安全,让她好好在府里待着,哪也不要去

    听听这话,跟废话一样好吗!她要是能好好待着,还会求他们带上她吗?再说了,王府的人都走了,这里还安全吗,万一皇上寻个什么油头儿,来搜查王府怎么办?要她往哪躲?

    一群人整装待发,朝城外出发,这队伍里怕是只有明月公主最是高兴激动了,坐在马车里一会看看这里,一会瞧瞧那里,一刻也闲不住

    林歌儿听着后面那辆马车上传来的笑声,无奈地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带上明月公主是不是个好的决定

    林歌儿正想着事,就听见有人敲她的窗户,这声音将林歌儿的思绪拉了回来

    她拉开窗帘一看,秦司墨正骑着马,与她并肩走着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秦司墨十分吸引眼球,本来就十分英俊的他这个时候显得更加伟岸高大,让人移不开眼

    林歌儿有些发怔,听秦司墨喊她,她才回过神,甩了甩脑袋,将脑子里那点旖旎的想法甩走,又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头,暗骂自己花痴,怎么那么轻易就被美色迷惑了!

    “歌儿,你怎么了?”秦司墨看着她一会甩脑袋,一会拍脑门,还以为她有什么事,就顺口问了两句

    林歌儿摇摇头,掩饰自己刚才的行为,故作平静地问道,“怎么了?”

    “无事,我们这一趟,只怕要在路上走几天,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秦司墨知道,林歌儿没有出过远门,自从她跟他说了她以前的事之后,他确实发现,林歌儿在很多方面跟他们不一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