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一百五十四章:有人闯入
    “王妃”胡管家和跟在秦司墨的身后,跟着他一起进来

    秦司墨一来,就在她身边坐下,林歌儿对着胡管家点点头,看秦司墨的脸色有些不对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歌儿,你这院子里,可有什么不对劲?”林歌儿愣了一下,“我刚回来,就坐在这里跟小翠说话,还没来得及看,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可是府里出了什么事?”

    胡管家赶紧接过她的话,“王妃,王爷的书房有人进来过”

    “什么!”林歌儿一惊,看着秦司墨道,“谁进来了,可少了什么东西?”

    “不要着急,东西倒没有少,只是有人翻动过的痕迹”

    刚刚他一进书房,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平常他的书房,根本就不许人进,他仔细检查了一下书架的摆放,明显有人翻动过的痕迹

    随后他又来到自己的房间,居然也被动过了

    “歌儿,你去检查一下,是否少了些重要的东西?”

    林歌儿点点头,赶紧到了自己实验室,对她来说,什么东西都没有她实验室里的那些瓶瓶罐罐来的重要

    她一进来,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精味,虽然散在空气中几乎微不可闻,但她还是隐隐约约的闻到了

    林歌儿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她所有的东西,发现确实少了一瓶酒精,最后她不经意的撇了一眼房间的一角,那里还有一些玻璃的碎片,显然被人清理过了,但残留了一些玻璃残渣,林歌儿脸色一变,从房间里出来

    “小翠,有没有人进来过这间屋子”林歌儿一出来,就看着小翠问道

    小翠被她那一脸的严肃有些吓着了,也认真了起来,没有啊,王妃,自从你上次说过不许任何人进来,这里就没有人来过了”

    林歌儿点点头,与秦司墨对视一眼,“我的一瓶东西,被人打破了”

    “可少了重要的东西?”秦司墨问道

    “那倒没有”随后她又问秦司墨,“你的书房呢?有没有丢失重要的东西?”

    “没有,胡管家,府上丢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丢,小的让人去看了,确实什么东西都没有少”

    “什么回事,王府的守卫不是很森严吗,为什么还会有人进来?”林歌儿语气严肃

    要说在这京城里,除了皇宫,那就只有秦王府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连这里都敢闯进来,看来这人不光手长,胆也不小啊

    胡管家的头上冒了汗,这段时间王爷王妃都不在府里,府里进了人,说到底是他失职,要是真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十个脑袋也赔不起啊!

    “王爷,您出去的这些日子,没有人来过王府啊,您的书房平时没有人进去,小的也不知道何时就进了人”

    秦司墨沉默着没有说话,王府戒备森严的程度,他是知道的,即使他们出去了,但王府的守卫并没有松懈,若是这个时候有人趁虚而入,除非是很厉害的高手,一般人根本就进不来,那么这个人会是谁呢?

    “王府的守卫这样森严,一般的人不可能会进来”显然,林歌儿也想到了这一点

    她看着秦司墨问道,“你知道的人里面,有没有功夫与你相当又与你有过过节的?”

    秦司墨淡淡一笑,“有,而且不止一个”所以他现在也不能确定到底这个人是谁

    林歌儿翻了个白眼,有些无语道“秦司墨,你才多大怎么会有那么多仇人?”

    秦司墨看她一眼,淡淡的开口“歌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回林歌儿不说话了,好吧,她承认秦司墨说的有道理,她又问道,“那你可少了什么贵重的东西?”

    “没有”他一边说着,脑子里浮现出那个木盒

    林歌儿松了一口气,“没有就好”她感觉到肚子有些饿,“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吃饭吧,走了一天了,我都饿了”

    秦司墨点点头,吩咐胡管家去准备,不一会儿晚膳上来了,两人用了膳,秦司墨让林歌儿回房休息,他自己则又来到书房

    进了书房,秦司墨拿出了那个木盒,他打开木盒仔细看了看,那里静静的放着一把钥匙

    他的直觉认为,进王府的人是冲着木盒来的,知道木盒的人,只有欧阳临,但想了一下,他把这个人排除了,以欧阳临的性子来看,他现在应该已经恨透了岚祁,怎么可能……

    等等!岚祁?他之前在为岚祁效力,那这盒子的事……所以这是岚祁想要的?

    “咚咚”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秦司墨将盒子收了起来,向门口看去

    来的人是周成,他是来汇报这几日京中的情况的

    “王爷”周成一进来,就先给他行了个礼

    “有什么事说吧”秦司墨阻止了他,让他直接开口

    “是,王爷,盖日和六底两国这些日子势如水火,怕是免不了要有一场硬战”

    秦司墨抬头,“温烨那边怎么样了?”

    看来,高方白突然回去,应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了

    “主子,五皇子这段时间过的并不好,皇上年纪大了,疑心越来越重,发生了成王的事之后,对五皇子更是疏远,即使五皇子每日战战兢兢,谨慎小心,但皇上还是将五皇子的权利收了很大一部分”

    “知道了”温烨这人有能力有心计,皇上对他疑心也是应该的,但这未见得不是一件好事,正是因为疑心才说明皇上在乎他

    “这次两国交战,双方主力各是谁?”

    “盖日派出的正是五皇子温烨,而六底则是岚祁岚将军”

    “岚祁?看来温烨的胜算不是很大呀!”他和岚祁交过手,无论是排兵布阵还是个沙场经验,温烨都差了他一大截,毕竟温烨,从没有率兵打过仗,就算他是天才,也不可能战胜岚祁这个老狐狸

    像是早料到了他会这样说,周成将怀中的一封信拿出来,“王爷,五皇子似乎也知道自己胜算不大,所以他特给您寄来了一封信”

    说着周成把信递给了秦司墨,他接过信打开一看,笑了,温烨这个人带兵打仗不行,谈判的本事倒是不小

    秦司墨把信收了起来,略一沉吟,提笔又写了一封信,随后递给周成,“把这封信送给温烨,切记亲自交到他手里”

    “是”周成接过信,放进怀中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