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一百九十六章:林歌儿晕倒了
    “夫人说得是。”

    “找死!”蒙面的人听着这两个人像是没事人一样,居然还能那么风轻云淡的讨论他们,顿时觉得受到了侮辱。

    “找死?”林歌儿勾唇一笑,“你们是在说自己吗?”

    上次去泰州的时候因为准备的不充分,她有些狼狈,这次可不一样,来之前她可是特意藏了很多暗器在身上,有毒的,没毒的,准备的那叫一个充分。

    “正好让你们尝尝我新研制的毒药,还不知道效果好不好,就先赐给你们尝一尝。……秦司墨!”

    她大喊一声,秦司墨像是早知道她要做什么,根本就不用看她,就开始把人抓到眼前。

    “歌儿。”秦司墨五指成抓,抓住一个人的脖子,竟把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林歌儿也不含糊,她从袖子里掏出来一瓶喷剂,对着那人的脸就猛地一喷,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那人一沾上里面的药剂,立马就没气了。

    其他的人见自己的同伴这么轻易就死了,一下子愣在原地,都不敢再上前去,纷纷警惕地看着林歌儿,尤其是她手里那瓶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东西。

    明明只有那么小一瓶,喷一下,居然就能立马把人毒死。

    “怎么一个个都盯着我手里的东西看,是不是很羡慕刚才那个兄弟啊,你们也想试试吗?”

    说完,林歌儿作势伸出手就要往外喷。

    那些人立马就往后退了一大步,很显然,他们忌惮林歌儿手里的东西。

    “放心,我没那么卑鄙,不屑用这种阴招来对付你们,还有啊,我做些毒药不容易,也不能都浪费在你们身上啊。”

    在马车旁边拼杀的肖甲一听王妃说这话,要不是场合不合适,他都要笑得肚子疼了。

    王妃这是什么话?

    阴招?

    王妃的阴招还少吗?

    卑鄙?

    论卑鄙谁能比得过他们家王妃?

    不过王妃后面这句话还是挺对的,把好不容易研制的毒药,用到这种人身上,的确是浪费。

    林歌儿说完了话,表情立刻变得狠厉起来,气势马上就变了,跟刚才那个坐在马上笑得轻松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她这样的气势,竟生生的让那些人又往后退了一大步,中间立马空出了一个很大的空地,而两人一马,正好就在这空地正中间。

    “肖甲!”

    林歌儿大喊一声。

    “是,王妃。”陈易的声音响起,随后一把剑从圈外飞了进来。

    林歌儿把剑接过来,立刻飞身下马,与这群人打了起来。

    “接下来姑奶奶我就要认真了,你们可要准备好喽!”

    一句话刚说完,一个人就被她杀死在了剑下。

    秦司墨也不拦着她,坐在马上看着林歌儿,时不时的出手帮一下她,让她不至于遭暗算。

    歌儿要拿这些人来练手,他索性就随了她吧。

    那群人显然不知道秦王妃是会武功的,而且功夫还那么高!转眼间他们的人已经少了大半。

    眼看着打不过,有些人已经有了退意,许是看出了同行的人这种心思,一个看似是领头人的人大喊了一声,“谁也不许退,我们要是退了,回去就会被主子赐死,与其回去就送死,倒不如在这里拼一拼,打了那么长时间,秦王和秦王妃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个人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不管秦王和秦王妃还能坚持多久,但要是现在回去,肯定就是个死,倒不如奋死拼杀一下,说不定就真的会胜。

    这么一想,这些人的气势就更甚了,杀意也更浓了。

    “哟!还想捶死挣扎呢,你们以为这叫背水一战,要我说,这就是,蠢!”

    说完,一剑下去,又一个人抹了脖子。

    打着打着,秦司墨皱起了眉,歌儿,怎么好像有些不对劲?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秦司墨发现了,林歌儿自己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她越来越无力,脑子也开始晕晕沉沉,她晃晃头,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但根本没有用,面前的人居然也变成了双影子,一晃一晃的。

    那些人也看到了林歌儿的变化,面上一喜,“秦王妃坚持不下去了,主子交代了,只要取了秦王府里人的命,不管是谁,一律重赏!”

    这话一出,那群人明显就更兴奋了,一个个的像是被鼓舞了一样,全都集中火力,向林歌儿袭来。

    秦司墨暗叫不好,好在他离林歌儿最近,一把将快要晕倒的林歌儿抱上马。

    进入了熟悉的怀抱,林歌儿终于撑不下去,晕过去了。

    秦司墨现在满脸阴郁,浑身散发着冷气,这样的秦司墨才像是那个闻风丧胆的战神秦王!

    秦王的气场比刚才林歌儿所表现出来的更甚,那些人不敢再上前,这样的秦王杀伐果决,让人连直视的勇气都没有。

    秦司墨一只手抱着已经晕倒了的林歌儿,一眼扫过马下的人,像是看着死人,他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冷如冰窖,“你们,都该死。”

    这句话像是从地狱里传来一样,秦司墨明明没有动作,但他们就是感觉脖子上已经架了一把冷剑,冰凉刺骨,好像下一秒,就真的会死一样。

    秦司墨不管眼前的人是谁,挥刀就砍了起来,现在,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因为这些人,伤害了她的歌儿。

    肖甲和陈易以及从马车里刚刚探出头的小翠都愣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王爷,虽然在战场上王爷也是这样见着敌人就砍,可那个时候的王爷是理智的,但是现在的秦司墨,就像是疯了一样,抱紧了怀里的人,连看也不看,手上的剑就朝着下面乱挥乱舞。

    肖甲怀疑,如果现在他站在王爷的马前,估计也会被王爷伤着。现在的王爷,哪里还有往日的理智与冷静?那简直就是一个杀神,像是从阴间里来的使者,来到人间专门就是为了索命。

    这样的感觉一出来,肖甲冷汗猛出,头皮发麻,他知道王妃对王爷来说很重要,但没想到,王妃已经在王爷心里有了那么重要的位置,对于王爷的影响能够怎么大!

    他们不知道的是,秦司墨现在不光是有满腔的怒火快把他烧着了,他现在更是后悔,为什么要把歌儿陷在那么危险的境地里?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