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一百九十九章:赶紧赶路
    小翠觉得,王爷是个男人,身份又那么尊贵,肯定没有干过这样照顾女人的活,王妃现在昏迷着,一个不小心,就会磕着碰着了。

    “照我的话做就行。”

    说完,秦司墨便不再开口。

    小翠知道,王爷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主意的,她也就没有再坚持了。

    “是,我这就去安排。”

    说完,她匆匆给秦司墨行了个礼,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会,房门又被敲响。

    “进。”秦司墨淡淡的声音自门内响起。

    小翠手上端着饭菜,肩上挎着一个包袱,身后还跟着两人,一个人拿着大浴桶,另一个人两只手一手拎着一桶水,那水上面冒着热气,还是热的。

    这两个人是店里的小二,站在屋子里,头也不敢抬,眼前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老爷,你先吃点饭吧。”小翠说着,把手中的饭菜放在桌子上,她刚才出去的时候,才想起来,王爷因为照顾王妃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

    小翠摆摆手,示意小二把东西放下。

    一切停当之后,小翠带着小二出去了。

    秦司墨试了试水温,觉得可以了之后,小心的把林歌儿的衣服解开,当看到她脖子后面的图案时,秦司墨眼神一暗,眉头微蹙。

    这是什么?

    秦司墨的手放在她的脖子上摸了摸,歌儿什么时候脖子上长了这样的东西?

    他并不像是小翠,整天帮林歌儿梳头,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他都见过,所以他十分肯定,这东西,不是胎记。

    秦司墨迟疑了一下,想到现在天气很冷,就没有再细想下去,他把林歌儿小心的放在浴桶里,小心帮她洗浴。

    要是以前的秦司墨,是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竟然可以照顾一个人照顾到这样的程度,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竟然有了“耐心”这种东西了。

    帮林歌儿洗完澡,穿戴好后,他又看了一眼她的脖子,眼神微暗,“明天醒来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你的脖子。”

    秦司墨移开了眼,把她小心放在床上,然后用被子盖好,随后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躺在了林歌儿身边。

    第二天一大早秦司墨醒来时,先往旁边看去,林歌儿还没有醒,安静地躺着。

    秦司墨快速起身,穿戴好后,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进。”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后,他开始擦拭林歌儿的脸。

    进来的人是陈易和娄阳,“老爷,这些是属下昨日抓的药,夫人现在身怀有孕,不能吃药,这些都是温补滋养的药物。”

    其实,对于给孕妇看诊抓药,陈易是不擅长的,他也只是能把出喜脉而已,所以昨天把脉时才再三确认。

    “放下吧,过来再给她看看。”

    秦司墨坐在屋子中间的凳子上,让陈易上去检查。

    “老爷。”这个时候,娄阳才有机会跟秦司墨说句话。

    秦司墨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事?”

    娄阳顿了一下,思量一番随后抬头道,“老爷,现在夫人还没有醒,要不要先把夫人怀孕的事情传回去?”

    “嗯。”秦司墨点头,他们毕竟是歌儿的亲人,知道歌儿怀孕也是应该的。

    “那就让那只鸽子再飞一趟吧。”

    娄阳点头,但并没有要走的痕迹。

    “还有事?”

    娄阳的脸上有些为难,似乎有些纠结要不要说。

    “要是没事就出去吧,陈易,一会叫人把饭菜送上来。”

    说完,不再理会娄阳,一副要赶人的样子。

    “等等!老爷……我的确有事。”

    “说。”

    秦司墨皱着眉,他有些不耐烦了,林歌儿现在还在床上躺着,这一会儿,估计又该饿了。

    “是。”娄阳赶紧说出自己的目的,“老爷,今早少帮主传来消息,他说……他说……”顿了一下,他才继续开口道,“少帮主说,要是可能的话,希望你们抓紧时间,赶紧赶路。”

    娄阳话音刚落,就觉得头上一僵,身边的空气都好像凝结了一样。

    娄阳头上冷汗直冒,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少主非要他们赶紧到,虽然这样的话要是在平时说出来,也许他们会听一听。

    但是现在……

    明摆着秦王就是要等着王妃醒了之后再说啊。

    娄阳觉得头顶上有道冰冷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终于,在他觉得要站不住,腿都要发抖的时候,头顶上的人终于开口了。

    “歌儿怀孕的事情,谁也不许传出去,另外,陈易!”

    “老爷。”

    “歌儿怎么样?”

    “夫人身体很好,大概下午就会醒了。”

    “嗯。”秦司墨的脸缓了缓,但冰冷的声音还是没有变,“后天出发。”

    “是。”

    陈易对此没有异议,但是娄阳却没有答话,他知道,秦王这是生气了,但是他效忠的是自家主子,所以即使是顶着压力,他还是想争取了一把。

    “老爷,少主不知道夫人有孕,否则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的,另外,夫人明日就可以醒来,为何要拖到后日?”

    秦司墨看了他一眼,“娄阳是吧?你们主子叫你们来是为了什么?”

    “保护夫人,再带着你们回到无痕。”

    “既然这样,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就好了,我下什么决定,不需要向人解释。”

    说完,他就不再理他。

    “现在出去。”

    娄阳张了张口,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闭上了。

    行了个礼,跟着陈易出去了。

    门外,陈易看着一脸不服气的娄阳摇了摇头,“我们主子最在意的就是夫人,这个节骨眼上你提出赶紧赶路,要不是看在你们主子是夫人的亲戚的份上,估计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娄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我们主子肯定不会平白无故就下命令的,我可以理解老爷要晚走,但是为什么连夫人怀孕的事情都不能说?”

    陈易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因为,王爷生气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他还要去给夫人准备饭菜呢。

    陈易说的没错,秦司墨的确是生气了,他不管高方白有什么理由,但是要求他们现在抓紧时间赶路……他保证,要是高方白现在站在他面前,他绝不会手下留情。

    于是,无辜的高少主,就这样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秦王大大华丽丽的记恨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