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二百四十三章:又扩大了
    其实一直一来,肖甲的任务就是在暗地里保护林歌儿,也就是这几天,因为要调查莫叔,肖甲消失了几天。

    不过这几天秦司墨一直与林歌儿形影不离,也就没出什么乱子。

    肖甲知道王爷有自己的打算,没有多说什么,答了一声是,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秦司墨回到房间的时候,小翠正在给林歌儿梳头。

    秦司墨上前,接过小翠手中的梳子,继续她的工作。

    “回来了。”

    林歌儿看到了镜子里的人,对着他笑笑。

    “回来了。”

    简单的对话,就像是平常夫妻那样。

    要不是因为京中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处理,他还真想什么都不管,就跟林歌儿在这里做一对普通的夫妻。

    秦司墨的好心情在看到林歌儿的脖子时一下子冷了下来,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感受到身后人的情绪变化,林歌儿身子一僵,这家伙,肯定又看到了她脖子上的图案。

    唉!林歌儿心里默默叹气,脖子上的东西一天弄不清楚原因,这人就一天不会舒心。

    “我饿了。”

    林歌儿想转移身后人的注意力,可刚一开口,就感觉到自己后脖子一凉。

    秦司墨居然在扒她的衣服!

    “你干嘛!”

    林歌儿吓得一下子站起来,这可是白天,她还怀着孕呢!

    秦司墨抿嘴,显然他是生气了,那么大的动作,也不怕碰着孩子。

    “过来。”

    他淡淡出声。

    “先说好,我过去可以,但你别吓我。”

    林歌儿一脸防备的表情让秦司墨更生气了,他干脆伸手,一把将林歌儿揽入怀中。

    林歌儿知道他不是胡来的人,也就没有挣扎,顺势倒在他的怀里。

    “不仅脖子上有了,都开始蔓延到身上了。”

    头上清冷的声音传来,林歌儿才知道刚才这人到底想干嘛。

    原来,是要查看她身上突然长出来的图案。

    心里一暖,林歌儿说话的语气也温柔起来,“别担心,我真的没事,你天天在我身边,难道看不出来我是好是坏吗?”

    怎么看不出来?

    秦司墨叹一口气,就是因为看得出来才生气,若是真的对身体有伤害,那还能有突破,知道是得了什么病,可是现在无病无灾,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林歌儿的肚子越来越大,若是哪一天突然出了什么意外,很可能就是一尸两命了。

    “秦司墨。”林歌儿的声音很委屈,拉着秦司墨的手放到自己的肚子上,“宝宝饿了。”

    那委屈的语气,让秦司墨哭笑不得。

    “既然饿了,就赶快梳洗好。”

    明明知道她在转移话题,他还是由着她。

    也是,他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着急没用,那就只能等待。

    秦司墨陪林歌儿去吃饭,吃完了饭,送林歌儿回房,然后叫来小翠服侍,他人就消失不见了。

    面对秦司墨愧疚的眼神,林歌儿没有责怪,她知道,他是王爷,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这几天净陪着自己了,算是忙里偷闲了,要搁平时,哪有那么多时间?

    秦司墨走后,林歌儿躺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一直在思考莫叔的事。

    “舅舅回来了没有?”

    “还没,昨天走后,就没见到帮主的身影。”

    小翠答道。

    林歌儿眉头微皱,难道真的像高方白说的那样,莫叔不想见他们?

    可就算是这样,舅舅好歹也应该回来给她捎个话吧,人一走就消失不见是怎么回事?

    “高方白呢,他身上的伤好了吗?”

    昨天秦司墨下手确实有些过分了,刚才吃饭也没见到人,不知道是不是还在床上躺着。

    “王妃,少帮主一大早就去了邱姑娘的房间。”

    小翠只是个丫鬟,对这些人的行踪一无所知,肖甲只好现身回答林歌儿的话。

    “邱云?”

    一提到邱云,林歌儿才想起来,除了邱云刚醒来跟她说过话之外,好像这两天都没见到她了。

    林歌儿有点愧疚,她口口声声说邱云是自己的好朋友,可是人家醒了,她却没有去看过一眼,还真是!

    “王妃可是要去看看邱小姐?”

    小翠虽然笨,但是毕竟一直在林歌儿身边服侍,还是有些经验的,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

    “那就去吧。”

    反正她现在没事干,活动活动也好,也不能成日待在床上吧。

    莫叔的事情现在急不来,她人在外面,不是自己的地盘,干什么事情都是两眼一摸黑,万事都得慢慢来。

    林歌儿和小翠来到邱云的院子,高方白还没走。

    前厅里,邱云正在给高方白上药。

    “高公子,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没事,我挺的住,这点伤不算什么,比这更严重的伤我都受过。”

    高方白看着给他上药的邱云,近在眼前的脸,那认真的表情,哪还会让他想起自己受了伤,要是能一直这样,他还想着,要不要让秦司墨再把他打得重一点。

    听着这声音,林歌儿抿嘴一笑。

    高方白这厮,还真是会物尽其用啊。

    “咳咳。”林歌儿干咳了两声,随后走了进来。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的邱云手一抖,然后就很不幸地戳中了高方白的伤口。

    “嘶!”高方白疼的直抽抽,但一想到对方是云儿,他不能跟个娘们似的叫疼,也就忍住了。

    “高公子,你没事吧。”

    意识到自己失了手,邱云一下子慌了,生怕自己把高方白身上弄得伤上加伤。

    “没事没事,云儿,我一点都不疼。”

    林歌儿一愣,她都站这儿好半天了,怎么还没有人注意?

    嘴角一勾,她戏谑地开口道,“小翠,看来咱们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这二位啊。”

    邱云被说得脸上一红,但她正在给高方白上药,又不能停下来,只好恼羞的瞪了林歌儿一下。

    “歌儿快别笑话我了,高公子真的伤的很重。”

    今天早上她一打开房门,就看见高方白一身是血的出现门口,吓了一跳,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问他他也不说,没办法,只好先上药了。

    “伤的很重?真的吗,表哥,怎么不让陈易看看,青山的药也没用吗?”林歌儿佯装一脸担忧的开口,可脸上的表情,让高方白气的肚子疼。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