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二百五十一章:我给你指条路
    沉吟了一下,高陆森还是坐了回去。

    “说吧。”

    高陆森看了一眼林歌儿,正好林歌儿抬头,冲着他嘿嘿一笑,又玩上了秦司墨腰带上的穗子。

    “帮主是个聪明人,我不说相信帮主也知道什么事。”

    秦司墨斜了他一眼,淡淡的开口。

    高陆森心下了然,果然如他所想,还是莫普的事情。

    “恐怕你们见不到他了,我跟他说过你们的事,他不想见你们。”

    本来以为他说出这句话,林歌儿会着急的站起来跟他争辩,可谁知,他几次暗暗的瞟过去,林歌儿就像不关自己的事情一样,表情淡淡,仿佛世界上再大的事都比不上她手中的穗子好玩。

    秦司墨没再说话,谁也没有开口,场面有些尴尬。

    “咳咳。”没人回话,高陆森轻咳两声,开口道,“我知道你们为了那个什么陈易的师叔,我给你们问过了,你们要找的人不是他。”

    “是不是,见过才知道啊,是不是,舅舅。”林歌儿终于抬起头,表情也变得严肃,不像刚才那样嬉笑。

    “舅舅,不瞒您说,我们来无痕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陈易的师叔,要是找不到这个人,那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你什么意思?”

    高陆森的脸沉了下来,她可是他们刚刚认回来的亲人,怎么能说这种话。

    林歌儿并没有因高陆森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态度,反而比他看起来还要生气。

    “就是这个意思,歌儿本以为来到无痕会得到舅舅的帮助,以舅舅的实力,找一个人不会很难,可是舅舅连帮忙都不肯,歌儿说这话,难过的不光是舅舅,歌儿心里还很难受。”

    林歌儿说完一大通话,渐渐的就哽咽了,一开始她还是想演戏哄骗一下高陆森,可是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委屈。

    怎么回事,难道孕妇真的情绪变化很大?

    看着极力忍着不让自己落泪的林歌儿,高陆森有什么斥责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本来还生气绷着的脸,现在也缓和了下来。

    秦司墨冷冷地看着高陆森,这要不是歌儿的舅舅,就凭他把歌儿惹哭,他就会把无痕给拆了。

    “歌儿,你注意身子,我也没说不帮你啊。”

    高陆森在林歌儿哭声里还有秦司墨的威压下还是败下阵来。

    “真的,你会帮我们?”

    林歌儿眼睛一亮,眼角上还挂着泪珠,然后被秦司墨给抹掉了。

    “唉!”高陆森叹了口气,“我可以帮你们,但是我不能保证他会见你们。”

    “没事,舅舅您尽管说。”

    高陆森看了她一眼,还很诧异,刚刚不还哭的像个泪人一样吗,怎么表情转换那么快?

    “无痕后面有一片竹林……”

    “我知道。”林歌儿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高方白跟我说过了,可是那竹林太大了,怎么找人?”

    “你听我说完。”高陆森看了秦司墨一眼,他知道秦司墨已经去过了那里。

    “有一条路,找到他的可能性很大,只是……有些难度。”

    “可能?只是可能,那还是有见不到的可能?”

    高陆森后面的话林歌儿没有在意,只注意到他话里的“可能性”这三个字。

    难度她不怕,但要是经历一番难度之后还是不见到人,那岂不是白干了。

    没收获的劳动她可不想干!

    高陆森被噎了一下,这个歌儿怎么不关注到他话里的重点?

    他的重点是难度,是难度好吗!

    好在,秦司墨很好心的帮高陆森解决了尴尬,“歌儿,帮主说的可能只是谦虚罢了,我们按照帮主指的路,一定会见到莫叔的。”

    “哦,这样啊,舅舅,你讲话也不将清楚,害我误会。”

    高陆森脸上一黑,是他没讲清吗!

    他明明讲的很清好吗!

    这个秦司墨,简直就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他根本就没有谦虚好吗!

    这下倒好,他们要是见不到人,那就全怨他了。

    “舅舅,你说吧,从哪里走。”

    “哼!”高陆森瞪了她一眼,到现在他要是还看不出来这夫妻俩在他面前一唱一和地演戏,他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见他不急这一时半会,先把这个年过了,开了祠堂认了祖,我就让人带你们去。”

    “好好好!”林歌儿满口答应,“我就知道舅舅你最好了!”

    问题解决了,她就好说话了。

    “先别高兴得太早。”高陆森的脸色凝重了下来,“我刚才说的难度,你们可知是什么?”

    “舅舅你说。”

    林歌儿本来还很高兴,但看到了高陆森这样凝重的表情时,她心里也沉重了下来。

    “那条路上野兽会有很多,你们虽然有功夫,但那些是畜生,你们两个……”

    高陆森虽然没有说完,但那意思很明显,你们干不过那些野兽。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一听到野兽,林歌儿忐忑的心立马就放松了下来,“放心,舅舅,我们不怕,还有哦,我们可不是两个人,我们是三个人,还有陈易呢!”

    有野兽就更好了,那就更符合陈易师叔的特征了。

    她可没有忘记,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可是有御兽的本事呢!

    “你好像一点都不怕。”

    高陆森原以为会看到这两人严肃凝重的表情,可人家呢,一听有野兽,反而比刚才还自在。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林歌儿一脸不在意的样子,不过,她没打算把秦司墨的本事透露出去,怀璧其罪,就算是自己的亲舅舅,他们刚刚相认,有些事情,还是不能说。

    “不过舅舅,我倒是好奇,你不怕野兽吗?”

    高陆森一脸骄傲,颇有些显摆的说道,“他虽然谁都不见,但我是个例外。”

    林歌儿好像闻到了一丝奸情。

    看舅舅那表情,怎么好像有一种“莫叔只对我特殊”的感觉。

    林歌儿一阵恶寒,好吧,编排自己的舅舅是她不对。

    “那舅舅,就这么说定了,希望舅舅记住今天说的话,不要再玩消失了。”

    高陆森脸一黑,怎么说的他好像答应别人的事情做不到,人就会消失不见一样,他是那样的人吗?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