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二百九十九章:小翠春心萌动
    “嗯嗯!”林歌儿猛的点头,脑袋在秦司墨的胳膊上使劲蹭了蹭,“都听你的,你最好了!”

    “傻瓜!”秦司墨摸摸她的头,这女人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两个人在屋子里又腻歪了一会,外面便响起了敲门声。

    “应该是小翠。”林歌儿抬头对着秦司墨说道。

    不知怎么的,她又想起了刚才小翠被嫌弃的事。

    “王妃,王……王爷。”果不其然,小翠的声音传来。

    林歌儿默默地叹了口气,这小翠是真的害怕了呀,你听听这小姑娘喊个王爷,一句话都说不清楚了,“陈易大人回来了,现在在大厅里等着,王爷王妃现在要见吗?”

    “好,我们就来。”

    林歌儿拍拍秦司墨,“快点起来了。”

    秦司墨挑眉,没有说话,先帮着林歌儿穿上衣服,检查了一遍,终于觉得不会冷了,才把自己打理好。

    这些细节,林歌儿以前也没有注意到,现在发现,心里不禁又暖了暖,情不自禁的踮起脚,在秦司墨脸上偷了个香,被偷袭的某人一愣,默默地别过脸,“别闹,别随便勾引本王。”

    林歌儿:“······”

    她什么时候勾引这男人了?

    唉!直男伤不起啊!

    要是林歌儿仔细观察的话,就会看到秦司墨那有点微红的耳朵。

    林歌儿打开门,正碰上小翠要推门,小翠没有防备,差点撞到林歌儿身上。

    小翠惊呼一声,立马朝旁边歪去,本以为会摔到地上,她赶紧闭上眼睛,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可想象中的疼痛感没有传来,小翠落到了一双有力结实的胳膊中。

    小翠奇怪的睁开了眼。

    咦?王爷王妃都在这里站着,那是谁扶住了她?

    “小心。”

    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肖甲在林歌儿揶揄的目光下将小翠扶了起来,动作生硬,还有些不自在。

    “谢······谢谢。”

    小翠红着脸,看了一眼肖甲,正撞上肖甲一双深沉的眼眸中。

    小翠的脸更红了,双颊像火一样发烫,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肖甲居然有那么好看的时候?

    “我说,两位,就算你们要恩爱,也不用在我们面前表演吧,还有,肖甲,我们家小翠都站好了,你还不打算放开吗?”

    肖甲一听,这才发现他的手还在小翠的腰上。

    一下子像是碰到烫手的山芋一样,立马放开了手。

    小翠的脸就像是着火了一样,红彤彤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林歌儿见小翠这个样子,也没再拿话调侃他们,上前一步,抓住了小翠的手。

    “翠啊,我得给你道个歉,我不应该那么自私,不在乎你的感受,就让你做你不愿意的事,对不起。”

    林歌儿由衷的道歉,她确实有些抱歉,对于她出的主意,根本就没有问过小翠的意见,还哄骗她,确实不对。

    小翠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林歌儿,“王妃,奴婢是您的丫鬟,您让奴婢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更不用跟奴婢道歉。”

    “小翠。”林歌儿语重心长的道,“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丫鬟,咱们就是一家人,等你嫁人了,我一定把你的奴籍去掉。”说完,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站在小翠身后的肖甲,肖甲挠挠头,别过脸看向别处。

    小翠则是又感动又羞涩,点了点头,刚刚王妃说到嫁人的时候,她的脑子里不知怎么的,很快的闪过一个人的身影。

    “走吧。”林歌儿转身拉着秦司墨的手,“青山老头还在等着呢。”

    小翠抹掉脸上的眼泪,换上了笑脸,跟在两人身后,肖甲和她齐平而走,两人抬头,目光不期而遇,随后又不约而同的别开脸。

    林歌儿虽然在前面走着,但也注意到身后两人的反应,勾唇一笑,她这还没有出手撮合呢,这两人就已经有戏了。

    来到大厅,果然看到一老一少坐在椅子上,见他们两人进来,青山老人抬了下眼皮,继续喝茶,陈易则站了起来,主动迎上去。

    “王爷,王妃。”

    “嗯。”秦司墨点点头,算是回应。

    林歌儿的眼睛转了转,落到了青山老人的身上,视线又转到了其他地方。

    “王妃在找什么?”

    “明月呢?怎么不见她?”自从来到这里后,明月每天都围在陈易身边,今天见不到她,还有些意外。

    陈易正要说话,忽然被外面的声音打断,“我在这里。”

    明月公主进来,脚步有些踉跄,脸色也有些苍白。

    “你怎么样?”陈易上前,扶住明月公主,看着她苍白的脸色,担心的道。

    明月公主笑了笑,一只手放在陈易的手背上,安慰他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这是怎么了?出去一趟就成这样了?”

    看着明月公主那明显已经哭过的还有些发肿的双眼,林歌儿疑惑的问道。

    陈易的脸色有些难看,“王妃,我们本来在街上逛得好好的,忽然听见有人在讨论,山幺与六底开战,领兵的是五皇子。”

    “皇兄他真的上战场了?”明月公主看向秦司墨,似乎是在求证。

    “你不知道?”

    秦司墨还没有说话,林歌儿就诧异的问道。

    不过一想,她也就释然了,对啊,温烨收到消息的时候,明月应该还在青山,后来回国的时候,应该是皇帝没有告诉她。

    林歌儿忽然有些羡慕明月,她现在终于理解为什么明月能在勾心斗角的皇室中还能保持那么单纯的性子了,原来谁都在保护着这个孩子。

    “不用担心,你哥哥他不会有危险的。”秦司墨不知道明月在外面听到了什么,但是看她这样,大概也能猜得到。

    “不,他们说,皇兄在战场上受了伤,现在生死未卜。”明月公主的情绪忽然变得很激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月儿,月儿,你冷静一点。”陈易轻声安慰着明月,但她好像什么都听不下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听不进去外面的声音。

    突然,她拽住陈易的胳膊,“陈易,我现在要去找他,皇兄他肯定不会有事的。”

    “月儿,你先别着急,王爷说他没事,他就肯定没事的,师父,现在怎么办?”陈易抱住明月公主,求助的看向青山老人。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