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三百零九章:邱云重伤
    “是你?”

    岚祁的声音一紧,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意外,他的手上还拿着弓箭,很明显,刚刚那一支毒箭,正是出自他的手笔。

    “岚将军,别来无恙。”

    欧阳临看着坐在马上的男人,嘴里说着恭敬的话,可不论是语气还是表情,都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是你,欧阳临,我正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了。”

    岚祁还没有说什么,裘放已经欺身而来,“我哥哥的命,今天就让你还回来!”

    说完,便与欧阳临大了起来。

    岚祁看着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沉默不语,又瞥了一眼被抓住的明月公主,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岚祁,这是你与王爷之间的事,把她放了,明月公主是无辜的。”

    陈易身受重伤,看着被抓住的明月公主,气愤不已。

    “是不是无辜,现在可不能下定论,只要本将军觉得她有用,她就不无辜。”

    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人上前,小声的在他耳边耳语了两句。

    “哈哈哈哈哈哈……”岚祁一阵大笑,“本将军还有正事,就不陪你们玩了,裘放,欧阳临就交给你了,他的命是不是交代在这里,全凭你的能力。”

    说完,他又把头转向已经还在奋战的高方白和一脸愤恨的陈易,“至于你们,本将军答应,给你们留个全尸。”

    言闭,他策马转身,带着一部分人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方白,小心!”

    邱云眼见着高方白身后一个人偷袭,二话不说,立刻上前,挡在了高方白的身后。

    “云儿!”

    长剑刺入身体的声音传来,高方白猛地回头,就看见一身是血趴在自己身上的邱云。

    他眼眶发红,不知是气的该是怕的,将手中的剑从前一个人的身上拔出来,又狠狠地落入那个伤害了邱云的人身上。

    “云儿,你别吓我。”

    高方白对着邱云的胸口点了两下,勉强止住了血,随后颤抖的手覆上邱云的脸,他的手上带着血,染红了邱云白皙的脸颊。

    邱云使出全身的力气,终于扬起一抹笑,“方白,我没事,一点都不疼。”

    “别说了,别说了,你肯定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带你去找歌儿,她肯定能救你的!”

    邱云摇摇头,贪恋的看着高方白,“没用的,你别哭,真的一点都不疼,你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我应该,应该早点跟你成亲的,抱歉,让你等太久了……”

    “云儿!”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邱云,高方白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丝丝的颤抖,他的手指缓缓的放在邱云的鼻子下面。

    还好,还有气息,虽然虚弱,最起码人还没去。

    高方白寻了一块平坦安全的地方,将邱云放在那里,然后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云儿,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把你平安带出去的。”

    说完,他起身,周身的气质立刻变得嗜血冷酷。

    他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手上的剑握得更紧了,脑子里唯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们,带着邱云出去!

    他像是失了理智,见着人就砍,没一会,他面前的人就倒下去了大半。

    高方白手中的剑都卷了刃了,可他像是不知道一样,眼睛充血,不知疲倦。

    “够了!”

    陈易看不得他这个样子,“快点带着邱姑娘去找王妃,”他拦住高方白,“这个药,等邱姑娘醒了之后给她服下去,能撑一会是一会。”

    陈易来不及说话,将手中的药扔给高方白之后,又加入了战斗,“我还能顶一会,你快带着人离开!”

    高方白看了一眼地上的邱云,将手中的药放入腰间,随后抱起邱云,转身就要离开。

    “少帮主!”

    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高方白回头,娄阳带着一大帮人已经赶来。

    “属下来迟,请少帮主责罚。”

    高方白瞟了一眼娄阳和他身后的人,薄唇淡淡吐出三个字,“救出陈易后,杀无赦!”

    “是。”

    娄阳一招手,身后的人已经加入了战斗,高方白带着邱云,施展轻功离开。

    他听到了身后的打斗声和叫喊声,却浑然不觉。

    不一会,一个身影赶上了他。

    “少帮主,这里有一条路,可以直通竹林,请少帮主给我来。”

    陈易带着高方白,绕过河流下游,在一片空地上轻踩了一脚。

    随后移开一块石头,手一使劲,就掀开了一块板子。

    “少帮主,请跟属下来。”

    说完,往下一跳,高方白想也没想,抱着邱云也跟着他跳了下去。

    他俩消失后,这里又恢复了一片寂静,不一会,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走进,较大的身影趴在地上摸了摸,随后掀开了一块板子。

    “就是这里。”

    “嗯,下去吧。”

    说完,小小的身影跳了下去,后面的那个人往空中放了个信号,也下去了。

    几个人离开没多久,又有一群人赶来,他们都身着黑衣,与黑夜融为一体。

    “刚刚的信号就是从这里发出去的?”

    “是啊,我不可能记错的,那就是主子的信号。”

    “可是人呢?”

    “不知道,人的确已经消失了。”

    领头的人不再说话,围着这里转了几圈,随后将目光放在了地上。

    “你说,这里会不会有地道?”

    另一个人眼睛一亮,“很有可能,我怎么没想到?”

    “因为你笨啊!还不快找!”

    对着他的脑袋给他一个爆栗,自己先趴在地上细细找了起来。

    另一个人撇撇嘴,小声地切了一声,往后望了一眼。

    果然,这帮兄弟都在憋着笑。

    “笑什么笑,还不快趴在地上找找!”

    说完,不再理他们,自己也开始检查起来。

    “找到了,老大,这里有些不一样!”

    一刻钟后,队伍中的一个人忽然兴奋的叫了起来,语气里满是骄傲。

    “你小子行啊!那么快就让你找到了。”

    那个被老大骂的蠢笨的人拍了拍这个人的肩膀。

    “那是,老大快过来看!”

    他像是献宝一样,将那块板子拉开,一个幽暗的地道出现在众人面前。

    被称为老大的人走过来,往下看了看,“火折子。”

    说完,立刻有人递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