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三百一十八章:秦王妃,有点……好看
    “歌儿,先别管这些了,先把下面的人解决了,然后救出明月,再想办法找到他们。”

    林歌儿点点头,冷静了下来,“事不宜迟,快点下去吧。”

    “你留着在这,我下去。”

    “不!”林歌儿坚定拒绝,“要走一起走。”

    “别闹,你怀着身孕,万一有危险,我分不过神来。”

    这话一出,林歌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妥协了,“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答应我,千万不要出事了。”

    秦司墨重重的点点头,又对着站在不远处的温烨道,“保护好她,我把明月公主带到你面前。”

    “我要活的,安全的。”

    温烨补充道。

    林歌儿白了他一眼,没说话,这人真是!

    明月公主也是他们的朋友,怎么可能带个尸体回来?

    这样的提醒,多此一举!

    秦司墨还是答应了他,道了一声多谢,最后深深的看了林歌儿一眼,转身又离开了。

    林歌儿走上前探头,看着那个身影伟岸的男人重新站在众人面前。

    “你该相信他,没必要成为他的拖累。”

    温烨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林歌儿回望着他,半晌,又将头转回去,沉默着没有说话。

    “秦王,本将军还以为你带着自己的王妃不管这些人的生死,逃了呢。”

    秦司墨冷着一张脸,“把明月公主交出来。”

    岚祁随意的往后瞟了一眼身后被抓住还在昏迷中的明月公主,“我非秦王的下属,秦王是如何有底气说出这样命令的话?还是你觉得本将军会跟你的侄儿一样,被你拖时间,再将人救走?”

    秦司墨没有回应他的话,岚祁也没有指望他回应,继续道,“本将军可没那么傻!对山幺,本将军迟早都是要拿下的,这个公主死不死的好像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说完,岚祁神色一变,杀气涌现,身影快速闪到明月公主面前,举剑对着她的胸口,毫不留情的刺了下去。

    “月儿!”

    不知是谁从哪里发出一声大叫,还没看清声音的来源,之见一抹残影向着明月公主靠近。

    下一刻

    “噗!”陈易生生当下那一招致命的剑,吐了一口血。

    岚祁眼中闪过一秒错愕,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就蹦出来一个人,但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身后的秦司墨早已袭来,对着岚祁出尽杀招。

    “带着他们走!”

    秦司墨拦住了要上前帮助他的肖甲,对着他命令道。

    “可是……”

    这是命令!

    秦司墨一边跟岚祁对打,一变还要跟肖甲说话,加上刚刚受得伤,现在的他,颇有些狼狈。

    肖甲咬了咬牙,只能折回,打退了陈易身边的人,正要带着两人先走,没想到又遇上一个人。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秦子肖邪邪一笑,目光阴翳,对着肖甲欺身而来。

    肖甲带着两人,分不过来身,很快,身上就挂了彩。

    “你先带着他们走。”

    就在肖甲撑不住的时候,岚祁和高方白现了身,一个人应付着一些虾兵蟹将,一个人跟秦子肖对打。

    肖甲点点头,带着两人出了包围圈。

    看到明显在那里等着他的温烨,肖甲立刻迎了上去。

    “跟我过来。”

    温烨接过昏迷的明月公主,肖甲带着陈易,跟在他后面。

    林歌儿全程目睹了下面发生的事,早就已经在这里等着他们上来。

    “王妃,快点,陈易他受了重伤。”

    事情紧急,肖甲也顾不上规矩规仪,一见到林歌儿,就焦急的道。

    林歌儿也不敢耽误,“先把他放平,给我看看。”

    肖甲依言照办。

    林歌儿检查了一下陈易身上的伤,大大小小的都是剑伤,看来昨天就已经跟不少人交上了手。

    陈易的功夫说不上太好,能撑到现在,全靠着自己懂医,关键时候能自救。

    “其他的伤没有什么,最致命的是胸口这一剑,现在还留着血。”

    林歌儿拿出一颗止血的药丸,给陈易服了下去,血算能勉强止住。

    做完了这些,她这才抬起头,对着站着那里的肖甲道,“这里很安全,一会给陈易的伤口包扎完就好,你赶紧下去帮秦司墨,他撑不了多久的。”

    林歌儿来不及问他们怎么突然从山洞里冒出来,她现在一心挂念着秦司墨,还要照顾伤员,根本没有心思关注其他事情。

    肖甲也很担心主子的安危,他是主子的贴身侍卫,如今已经离开主子那么长时间了,不能再失职了。

    肖甲看了一眼温烨,对他行了一礼,“王妃的安危,拜托五皇子了。”

    说完,转身离开。

    陈易身上其他的小伤口,林歌儿简单的为他包扎了一下,最后,她把陈易的衣服扒开,陈易的里衣还算干净,于是,她用里衣把他伤口上的血擦干净,又拿出准备好的银针和线,为他缝合。

    林歌儿镇定的样子,让温烨不禁侧目。

    这秦王妃认真起来的样子,还真是……美啊。

    尽管在这样的环境里,她还是不受丝毫影响,认真救人的时候,浑身仿佛泛着柔和的光,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

    怪不得能让那个男人喜爱。

    这样的女人,就算是自己……

    温烨摇摇头,才猛的反应过来自己在想什么,吓了一跳,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秦王的女人,可不是他能肖想的起的。

    忙活完了一番,尽管在这样的天气里,林歌儿却已经是满头大汗,她活动了一下自己的筋骨,揉了揉手腕,吐了口浊气,总算是忙活完了。

    抬头,才发现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脸愣神的温烨。

    她叫了两声,温烨才回过来神,想到自己刚刚脑子里想着的事,有点不自在,恶狠狠的道“干嘛?”

    林歌儿一脸的莫名其妙,她好像没惹这位爷吧,怎么忽然就生气了?

    她指了指温烨怀中的明月公主,“你能不能把她放下来,抱着那么长时间,手不酸吗?”

    林歌儿本来想说,要不要把你妹妹救醒,但是看到温烨脸色通红,额头冒汗,话到了嘴边,还是换了一句。

    温烨这才想起来手里还抱着一个人,沉着脸将明月公主放下,“你看看。”

    说完,站在一旁。

    林歌儿在心里骂了句神经病,便蹲下身来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