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第三百二十章:明月公主还活着
    岚姬知道自己有很多破绽,但是她也并不是每个细节都没有注意到,温月,她身上什么味道都没有,就推断她不喜欢用香,为了这个细节,来之前,她还特意洗了澡。

    林歌儿一点也没有处于弱势的自觉,她看着岚姬,就像个一切尽在掌握的王者,“不是明月公主她不用香,而是贵妃娘娘您鼻子不好使,没闻出来罢了。”

    岚姬闻言,一阵羞恼,却又听林歌儿继续道,“其实你问不出来也很正常,毕竟您的鼻子又不像狗鼻子一样灵敏。”

    “你……!”

    温烨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他们现在没有帮手,他自己中了药,这个女人又是个孕妇,她是凭什么对岚姬那么不可一世的?

    “贵妃娘娘莫急,我知道你想杀我,但何不听我把话说完,好让您也听个明白,反正我的人也赶不过来,我俩的命可不都在你手里握着?”

    这句话,果然让岚姬即将动作的手收了回来。

    “明月公主用的香不是街上可以随便买到的,毕竟是一国公主,身上用的香怎么可能随随便就能在街上买的到,那未免也太廉价了。”

    “少说废话,我要听重点!”

    林歌儿微微一笑,没有接下她的话,而是问道,“在说重点之前,我想先问贵妃娘娘一个问题,也好让我死的明白些。”

    她的话明显取悦了岚姬,她微仰着头,高傲的道,“说吧,你要问什么?”

    此时的岚姬就好像是掌握别人生死大权的人,翻手生,覆手死,这种感觉不要太好。

    “我想知道娘娘您为何要假扮明月公主,我们的人本来就少,我是个孕妇,只要不瞎,就能看得出来,秦司墨现下又受了重伤,你们成事是迟早的事,娘娘又何苦要假扮明月公主接近我们?要知道,刀剑无眼,刚刚救您的时候,若是不小心伤了您,可不就得不偿失了?”

    “啧啧。”岚姬颇为惋惜的啧了两声,“林歌儿,亏我还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敌人,可是我现在才发现,我把你当敌人,似乎是高看了你,这么简单的事,我还以为你能想的明白。”

    “还请娘娘明示。”

    “你说,盖日秦王半路截杀山幺明月公主未遂,恼羞成怒,强暴一国公主,后被五皇子报复,最终与秦王夫妇同归于尽,这样的消息传到山幺,你猜,山幺皇帝会是什么反应,作为他最宠爱的公主,又会得到什么补偿?”

    “卑鄙!”

    林歌儿还没说话,温烨就已经气愤的怒骂,“你以为你们的奸计就能得逞吗,你以为父皇就会信你们的话吗?”

    “信与不信,可不是五皇子说了算,毕竟一个死人,连尸体都找不到,更遑谈说话申冤了,待五皇子死了之后,妹妹定烧好纸钱去地下,告诉父皇给的结果。”

    林歌儿简直要仰天大笑了,这个岚姬,跟他哥哥岚祁比起来,也不遑多让,都是一样的,不要脸!

    “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计划了,那就说说吧,明月公主身上的香,是怎么回事?”

    林歌儿敛下眼眸,再抬头,又是平静的样子,“其实很简单,明月公主原用的是宫中秘制的香,后来陈易亲自为明月公主调了只属于她的香,所以,那味道,娘娘您模仿不来。”

    “说完了?”

    “完了。”

    “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说完,岚姬表情一变,朝着林歌儿袭来。

    林歌儿波澜不惊,心中默数着,“三,二,一,定!”

    她再睁开眼睛,就看到岚姬的手已经离她的命门不到一寸,但当真如林歌儿所言,岚姬不动了。

    不动了?

    温烨不可思议的看着岚姬,就像是被人施了咒一样,她就是不动了。

    “还傻傻的站在那里看什么,这只能保持半刻钟,快找根绳子,把她绑起来!”

    温烨回过神来,张张嘴,没有说话,他还没有从震惊中醒来,对于林歌儿的无理,也没有计较。

    但他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哪里有绳子,最后在林歌儿的淫威之下,温烨把自己身上,连同陈易身上的腰带解了下来,接在一起,把岚姬绑了起来。

    温烨按住自己的裤子,以免它掉下来,顺势坐在地上,对着林歌儿问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什么邪术?”

    “不是邪术,我早就看出来她不对劲了,就在她身上下了点毒,但是等毒性发挥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只能跟她说说话,先把她稳住,等毒发作。”

    温烨点点头,没有再问,要说他一开始不信林歌儿是在拖延时间,当她说出明月公主用的香时,他就信了。

    兄妹俩从小一起长大,他当然知道,明月是不喜欢用香的,陈易有没有为她调香他不知道,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明月从来都不抹粉擦香,为了这个事,他不止一次笑话她不像个女人。

    每到这个时候,明月就会哭着跑到父皇母后那里去告状,然后,受罚的总是他。

    想到这些事,温烨的脸上闪过笑意,但是想到现在明月生死不明,温烨的脸又阴沉下来。

    “我就不应该放任月儿自己跑出来,要是我多管她一下,她就不会被抓走了。”

    林歌儿侧着头,看着他愤恨后悔的脸,说道,“既然后悔,以后就对你妹妹好点,放心,她现在还活着。”

    温烨闻言一愣,“月儿她还活着,你怎么知道?”

    “猜的,总觉得月儿她没那么容易死。”

    温烨:“……”

    “你是在逗我吗?”他的脸沉了下来。

    “你这脸怎么长的,说变就变?”林歌儿又想到刚才她给陈易治病时,这男人的表情确实是丰富多彩。

    “我这么说,自然是有依据,你刚才也听到了岚姬他们的计划,她想要代替明月公主回到山幺骗取你父皇的信任,你觉得她不会下苦功夫把明月公主学个十乘十?要知道,熟悉明月公主的,可不止你一人,你父皇好歹做皇帝那么多年,自己女儿是真是假,他会认不出来?”

    “所以……”

    “所以月儿她现在还活着,还等着岚姬去学习呢!”

    林歌儿扶额,她都说的那么明显了,这人还要再问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