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王妃倾世天下 > 弟三百七十三章:先皇遗子秦子陵
    这个五六岁的孩子要真是先皇的遗子,那先皇可就真是太强大了,身体中毒年纪那么大,还能生出来孩子,她还能说些什么呢?

    “你真是先皇的孩子?”

    林歌儿看着秦子陵,还不有点不敢相信。

    “子陵见过皇婶,”秦子陵跪在了地上,“回皇婶,是的,先皇确实是子陵的父皇。”

    虽然他对那个先皇没有一点印象,也没见过他,但是皇叔说,那就是他的父皇,在人前要尊敬他。

    “你先起来。”一个五六岁的的孩子跪在她面前,她还真不适应,秦子陵看了一眼秦司墨,见他点头,秦子陵又从地上站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皇婶,秦子陵有些害羞,遇到皇叔之前,他一直都在太监宫女们身边待着,这样的场面,小小年纪的他还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皇婶,听闻皇婶生了弟弟和妹妹,子陵恭喜皇婶。”秦子陵对着说。

    林歌儿生了孩子之后,就有些母爱泛滥了,尤其是看到跟璟儿年纪差不多的孩子,她当下心就软了,越看越喜欢。

    “你弟弟妹妹现在正在睡觉,你要去看看他们吗?”

    秦子陵听着有些心动,但是他没有忘记母亲对他说过的话,跟着皇叔,要谨言慎行,不可行差踏错。

    “不了,子陵今日的书还没有读完,就不去了。”今天他正温习着昨天夫子讲的课程,就被皇叔身边的肖甲带过来了,说皇婶要见他,本来还想换身衣服,显得隆重一些,可肖甲说,时间紧迫,必须马上就去。

    林歌儿挑挑眉,这小小的年纪,还挺稳重,比他两个哥哥出息多了。

    她看得出这孩子还是很想去看看自己的弟弟妹妹的,“没事,去吧,他们估计现在该醒了,我让丫鬟带你过去,两个小家伙应该很喜欢你这个哥哥的。”

    秦子陵又看了一眼秦司墨,见他没有反对,就点点头,笑着说:“好。”

    秦子陵被小翠带着去看两个孩子了,林歌儿这才看向秦司墨。

    “这孩子真不是你跟先皇的哪个妃子生的?”

    秦司墨眉头拧了一下,弹了一下林歌儿的脑袋,“这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子陵是我前几天才发现的,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宫女,先皇还在世的时候,有天晚上宠幸了她,就有了子陵。”

    “那先皇还挺强大,一次就中。”林歌儿由衷的感叹。

    秦司墨不高兴的瞪她一眼,“说什么荤话。”

    “好啦,不说了,我就是好奇嘛,你继续,有了孩子之后呢?”

    “那宫女胆子很小,不敢把孩子生下来,就用了各种方法堕胎,但孩子还是顽强的活下来了,好在宫女在宫里的人缘还不错,这孩子生下来之后,一直被她的朋友照顾着,当成小太监生活了几年。”

    “那你是怎么碰到他的?”

    “御膳房总是少东西,下面的人报给了我,我把这个偷东西吃的孩子抓住了,然后就发现了他的身份,孩子当时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乳名叫陵儿,也是后来我发现他才起的名字。”

    “所以,你现在是打算把他培养成继承人了?未来的皇上?”

    秦司墨抓住林歌儿的手,细细摩挲,“现在是有这个想法,不过要看他自己,要是成不了大器,我还是要放弃他的。”

    秦司墨只是给了秦子陵一个机会而已,最后能不能坐上那个位置,还是要看他自己,不过目前来看,这个孩子的表现很好,敏而好学,人也上进。

    他将林歌儿的手放在唇边,亲亲吻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说:“歌儿,等这里的事情都办完了,我们就出去吧,去游山玩水怎么样?”

    “真的?”林歌儿眼睛放亮的看着他。

    “嗯,真的。”他知道林歌儿一直都不喜欢这种深闺生活,她一直都想出去看看。

    秦司墨私生子这件事在林歌儿这里算是解释清楚了,但是在外人面前,可还是以为秦王把自己的儿子带到家里来了。

    于是又有人不安分了,以前秦王不纳侧妃,不纳小妾,是因为独宠秦王妃,但是现在人家在外面都养孩子了,那是不是就说,秦王也不满足于一个秦王妃了呢?

    就在某些臣子商量着怎么把自己家的女儿送到秦王府的时候,那边就传来消息:秦王带着他的那个孩子上朝了。

    秦司墨有心培养秦子陵,在秦子陵念了几天书之后,就开始让他接触政事,秦子陵在上朝之前,夫子就已经跟他讲过了也许会遇见的各种问题,让他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可饶是如此,当秦子陵坐在秦司墨身边时,还是紧张的不得了。

    当听到秦王说起这个孩子的真实身份时,在场的人没有不震惊的,先皇居然还有第三个孩子,年纪还那么小。

    有人怀疑这孩子的血脉,甚至还有人直接指明,这孩子是秦王为了自己当皇帝,为了把名声做的好看,故意随便找的一个小孩。

    年纪那么小,肯定是为了好控制。

    面对那么多的声音,秦司墨只把秦子陵的身世说了一遍,其他一概不提,只是之后的早朝,还是会把秦子陵带来,时不时的,对于臣子们报上来的事情,还会问秦子陵一两句他的看法。

    秦子陵很聪明,也很能吃苦,他知道皇叔是想栽培他,所以他学习起来就特别刻苦,不懂就问。

    渐渐地,秦子陵变了,一开始的紧张消失了,他开始从容,稳重,秦司墨一开始问他对某件事的看法时,他的回答还总是流于表面,但是现在,他可以往更加深度的方向去思考,甚至还能举一反三,有时候遇见和朝臣们意见不合的情况,他虽小小年纪,却总是能把臣子们说的哑口无言。

    于是那些还不服气的人,都慢慢的对这个孩子改变了看法,没有人再去纠结这个孩子的身世问题,毕竟人家能力放在那里,管他是从哪找来的孩子,只要姓秦就行了,再说,人家背后还站着位秦王,谁敢反对?不要命了吗?

    这样的情况维持了一年,秦司墨觉得时候到了,直接把秦子陵扶上了皇位,同时他也自请辞掉摄政王一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