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甜婚 > 097 相同的礼物

097 相同的礼物

 热门推荐:
    男人站起身,绕过长长的书桌,大步走来。宋央直勾勾杵在原地,直到她的眼底映入那张盛世美颜。

    下一刻,男人宽大温暖的掌心,迅速将她的手包裹其中。

    宋央整个人如遭雷击,回过神迅速挣扎,急切的想要将她被男人握住的手抽回来。可惜她越是用力,男人握紧她的力度便越大。

    眼前的女孩睁着一双大大的,黑白分明的清澈眼眸。此时此刻,她的眼底满是慌乱无措,紧张害怕,她急于挣脱他手心的动作,令他不高兴的蹙起眉,只是他并没因此松开她的手,反而握的更加用力。

    谢戎城微微勾了勾唇,在宋央就要发火前,猛地拉过她,面向所有的工作人员,一个标准的九十度鞠躬,“大家辛苦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磁性,如同他的人清贵桀骜。他鞠躬后俊脸微抬,锐利目光越过在场的众人,霸气中带着威慑力。

    随着男人的话音落下,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都热烈的鼓掌,还有人端着绿豆汤高喊,“谢谢六爷!”

    “谢谢六爷!”

    众人此起彼伏的喊声不断,大家都被现场激动的气氛感染,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此刻谢戎城和宋央之间那个亲密的牵手动作。即便有人看到,大家也都顺理成章认为那只不过是工作结束以后,一种礼貌的行为,丝毫不会添加任何暧昧的意味。

    察觉到大家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宋央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松懈下来。

    身边男人的手掌,不知何时已经松开。宋央仰起脸望向他时,他也在看着自己。那一刻,目光相抵,谢戎城嘴角展开的笑容,仿佛炙热的火光,令她的心尖狠狠震颤。

    “宋小姐,吃点甜瓜吧。”有工作人员跑上前,将冰镇甜瓜递给宋央。

    宋央道声谢,伸手接过后,再转身去看身边的位置,男人已经大步走开,正在与斯克导演探讨着什么。

    她撇撇嘴,用水果叉尝了块甜瓜,只觉的这水果的滋味竟比蜜都要甜。

    如同此时,她的心情。

    虽说对于北楼来讲,宋央并不算陌生,甚至不久前她住在懿园的时候,还来过几次。可今天当她重新站在这里,心情却与之前有着天壤之别。哪怕周围还有这么多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双双探究的眼睛,可她却深深的感觉,今时今日,她与谢戎城的距离,有种前所未有的靠近。

    宋央敛下眉,眼神情不自禁随着男人的方向转动,他的言行举止,他的皱眉低语,还有他短暂思考时的模样,她都不想错过,也不愿意错过。

    猛然间,宋央意识到,对于谢戎城这个男人,她已经不在仅仅是心跳加速,而是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里开始变的不一样了。

    傍晚,大剧院的后台。

    蒋怡手捧鲜花,笑着推开化妆间的门进去,“我没打扰你化妆吧。”

    “小怡。”沈妍透过化妆镜看到进来的人,立刻笑起来,“当然没有,快点进来吧。”

    几步走上前,蒋怡将怀里的花束放到沈妍面前,“预祝你,今晚演出成功。”

    “谢谢。”沈妍低头闻了闻白色玫瑰的幽香,红唇轻挽起,“你还记得我喜欢白玫瑰?”

    “怎么不记得?”蒋怡含笑走到沈妍身后,掌心落在她的肩头拍了拍,“我早就说过,妍妍你的气质高贵,只有白玫瑰才与你相配。”

    “小怡,你这样夸我,我都要不好意思了。”沈妍妆容精致的脸颊染着笑,高高梳起的发髻露出线条优美的天鹅颈。

    蒋怡偏头往四周打量眼,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咦,今天六爷没来看你演出?”

    话落,她似乎又想起什么,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哎哟,看我这脑子,今天六爷有事,听说他要去拍宣传片,肯定不能来看你演出了。”

    听到她的话,沈妍嘴角挽起的弧度渐渐收敛。她眼底瞬间滑落一丝怅然,缓缓低下头,没有说话。

    “妍妍,你……”蒋怡刚要开口,却被沈妍打断。

    将身边的化妆师打发离开,沈妍才重新抬起脸,“小怡,这里是剧场后台,人多眼杂,我们说话要注意一些。”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这些?”蒋怡微微有些恼怒,一把扯过边上的椅子,坐在沈妍身边,急声道:“妍妍啊,如今你自己都亲眼看到了吧?六爷对那个宋央,可是很不一样的。”

    “原本我以为,拾光的宣传片选你当女主角,那我也没什么可争的。可谁能想到,六爷竟然连你都没有选,而是选了宋央。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挤走了墨炎,自己去当什么男主,拍那种可笑的宣传片!”蒋怡一边说,一边怒火翻滚。

    沈妍垂眸盯着脚面,听着蒋怡的话冷冷一笑。不和她争吗?呵呵,这位蒋小姐真的当她傻子吗?她蒋怡对于谢戎城的心思,以为她真的不知道吗?

    “小怡,你别这么说。”沈妍调整好表情,笑道:“六哥选谁当女主角,肯定有他自己的理由,至于他出演宣传片的男主,那其实也没什么不对啊。毕竟他才是拾光的老板,自己公司的宣传片中,理应露脸。”

    “妍妍!”蒋怡皱眉,一把拉住沈妍的手,急声道:“你不要再自己骗自己了!虽说宋央是谢老太太选中的人,可难保她和六爷相处久了,日久不会生情。无论怎么说,那个宋央长得一张狐媚脸,又有心机手段,六爷被她迷惑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我……”沈妍脸色刷的一白,望向蒋怡的眼睛隐隐发红,“小怡,我相信六哥,我一直都很相信他。”

    “你别傻了,”蒋怡深吸口气,低低笑了声,“如果是以前,自然不用怀疑你和六爷的感情。可如今不同了,你别忘记,那个宋央如今和六爷住在一起,他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你真的相信他们不会……”

    垂在身侧的双手倏然收紧,沈妍眼底不期然划过一丝寒意。其实那晚她跑到御景郡,亲眼看到另外一个女人的痕迹时,她的心中已经有了慌乱。只是她不愿意相信,直到这次宣传片的拍摄选角。

    化妆间的房门被人敲响,有工作人员进来通知,演出即将开始。沈妍整理好身上的服装,站起身准备上台。

    “小怡,我要先去演出了。”

    “嗯,你去吧,我在台下给你加油。”

    沈妍笑着点点头,张开双臂抱了她一下,“谢谢,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好开心。”

    她红唇微动,随后又道:“有关六哥的事情,我需要想一想。”

    “嗯,那你好好想。”蒋怡伸手帮她将领口整理下,道:“不过要快,要是等六爷对那个宋央真的有了别的想法,那可就麻烦了。”

    闻言,沈妍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点点头,转身走出化妆间。背对蒋怡的那刻,她嘴角扬起的弧度倏然收敛。

    哼!这个蒋怡当她那么好骗吗?想要把她当枪使,可惜啊,蒋小姐的戏太烂。不过有句话她说的倒也对的,那就是要快,绝对不能让宋央继续呆在谢戎城身边了!

    第二天早上,宋央来到工作室,第一眼就看到墨炎坐在休息区的阳光屋顶下,手中端着咖啡,神色疲惫。

    “墨墨。”

    宋央放下背包,几步走到天的身边,声音轻柔的询问,“你一夜没睡?”

    偏头打量眼身边的女孩,墨炎仰头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声音稍显沙哑,“不,是两晚没睡。”

    “啊?”宋央大惊失色,赶忙上前拉起墨炎的手腕,作势就要把他拉起来,“走,快走,我陪你去看医生。”

    “我不用看医生。”

    “不行!”宋央沉下脸,摆出义正言辞的表情,“墨墨,有问题我们就要去找医生帮忙,你不要担心,我和你一起去。”

    听到她的话,墨炎漆黑的眼眸闪了闪,紧抿的嘴角缓缓上扬,“央央,你误会了。我不是睡不着觉,而是我在赶画,所以没时间休息。”

    “赶画?”宋央诧异的瞪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着他,“你要赶什么画?有人要买画吗?”

    这两天忙着拾光宣传片的拍摄,宋央没来工作室,对于墨炎的情况并不了解。

    “墨墨准备参加国际画匠的比赛,那边要求最晚在今天中午之前就要上传作品。”史文拎着打包的早餐回来,恰好听到他们两人的谈话。

    “国际画匠的比赛?”宋央眼底掠过一丝诧异,她知道这项比赛,每年举办一次的全球绘画比赛,按照画风分为不同组别,最终将选出一位画家胜出。然而这个具有国际级别的绘画比赛,基本都被国外的著名画家包揽奖项,近几年来,从没有哪位华人画家能够获奖。

    “就是国际画匠的比赛,”史文笑眯眯走上前,神色得意,“墨墨报了名,没想到那边很快给了回复,要墨墨准时提交作品。如果可以入围,我们还要去现场参与决赛的pk呢!”

    “我天!”宋央眼底的惊讶渐渐变成惊喜,进而激动的眉飞色舞,“墨墨你也太低调了吧?什么时候偷偷报名参加的国际画匠比赛,怎么我一点儿都不知道啊。”

    边上,史文闻言不禁咂咂嘴,这件事别说宋央不知道,就是他都压根半点风声也没听墨炎说起过。要不是看到墨炎昨晚整个通宵的赶作品,他还压根不晓得!哎哟,墨墨这臭小子果然长大了,现在竟然对他都有隐瞒了。

    “我不想张扬。”墨炎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风轻云淡的回答。

    宋央撇嘴,这样的回答很墨炎,没毛病,只是这个消息好突然,也好意外。

    “好了,我买了早餐,先吃东西吧。”史文把打包的餐盒放到休息区的桌上,招呼他们去洗手。

    宋央早上起晚了,早餐还没吃,这会儿看到史文招呼,立刻洗了手,屁颠屁颠回来坐下。

    早餐有粥,还有生煎包。宋央夹起一个煎包放到碗里,见墨炎正在低头喝粥,不禁笑着往他身边凑了下,“墨墨。”

    “嗯?”墨炎握着勺子,抬起头望向她。

    每次墨炎直勾勾看过来的时候,宋央都觉的他的眼神太纯粹,令她有种无法回避的穿透感,“那个,你参加比赛的作品是什么内容啊?”

    “对啊墨墨,你画的什么?给我们看看吧。”史文咬着生煎包,含糊不清的问,他也特别好奇。

    男人目光平静,深壑的眼眸只在宋央身上扫了下,转而又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目前保密,等我拿到奖,再给你们看。”

    “……”

    艾玛,听这口气,墨炎对参加比赛能获奖的自信度很高嘛!

    好吧。宋央垮下脸,纵容心里好奇不已,可也没有办法。偶像的脾气就是这样,他要是不说,谁也别想从他口中套出任何线索。

    史文自然也不高兴,就算墨炎不告诉宋央,可也应该告诉他这个经纪人吧。但这小子从昨天到今天,严格控制别人出入画室,愣是连他想要窥视一二都没找到半点机会。

    三天后,墨炎得到肯定答复,他的作品已经入围,需要亲临现场进行国际画匠决赛的pk赛。

    “哇塞!”宋央看到决赛通知函,激动地上蹿下跳,“墨墨你太厉害了!”

    这句话,她完全发自心底。要知道,这项享誉世界级的画匠比赛,已经有很多年不曾有华人画家能够入围的。

    “你能进决赛就已经很厉害了,”宋央举起大拇指,一个劲夸奖偶像,“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哈,哪怕你最后没有拿到冠军,那你也已经非常非常出色了!这次能够入围的华人画家,可只有你一个啊。”

    “啧啧啧。”史文听到这话,立刻过来纠正,道:“央央啊,这次我可就不怎么同意你的意见了。既然咱们墨墨都已经入围画匠,那就一定是去拿冠军的,不拿冠军,我们绝对不会回来。”

    “史先生。”宋央皱了皱眉,偷偷给史文使眼色,“你别这么说啊,不要给墨墨太大压力,不要让他有很重的心理负担。”

    最近参加比赛,墨炎已经没日没夜的准备,宋央担心他心理压力太大,又会引发他的病情严重。

    “你放心,我很好。”双手插兜,一脸沉默的墨炎,终于开了口。

    宋央挑眉看着他,见他脸色确实不怎么好,人也憔悴不少。但精神状态似乎不错,心情和情绪也一直都很稳定。

    “墨墨。”宋央笑眯眯走上前,“我相信你的能力和实力,不过凡事也都不要太争强好胜,有些时候,还有运气的成分。”

    “嗯。”墨炎点头,幽深的眼眸直视面前的女孩,道:“可这一次,我想赌一赌。”

    “呃……”

    宋央眨了眨眼,看着墨炎眼底无比坚定的神色,竟然有些恍惚,“你要赌什么?”

    男人微微低着头,听到宋央的问话后,并没有回答。倒是站在边上的史文有些沉不住气,刚要张嘴,却看到墨炎递来的眼神。

    史文无奈的耸耸肩,只好按捺住满肚子的八卦。他瞥眼一脸懵的宋央,无声的叹息,傻丫头啊,墨墨还能赌什么?还不是为了你!

    接下来的三天,墨炎几乎都把自己关在画室,专心致志准备参加决赛的作品。宋央几次想要套路一下他的作品,可惜都被偶像无情的拒绝。

    嗷呜!

    宋央捧着水杯,坐在转椅中盯着画室紧闭的大门,心想偶像忽然又变的好冷漠啊,前段时间对于她和颜悦色的那个墨墨,怎么好像消失了呢。

    临近中午,史文拿着公文包匆匆离开画室,忙着去准备参加比赛的琐事。明天一大早,他和墨炎就要乘坐飞机赶去参加国际画匠的比赛。身为助理的宋央,这次并不能够随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宋央倒是坦然接受。毕竟她只是个小助理,总不能每次都厚着脸皮蹭公司的资源,占便宜吧。

    整个上午,墨炎都在画室,甚至连口水也没有喝过。宋央看眼时间,拿起钱包离开工作室,很快买了午饭回来。

    须臾,她走到画室门外,伸手敲了敲门。

    扣扣扣——

    不多时候,画室的门从里面打开,墨炎手上还沾着油彩,看着门外的人,问道:“怎么,有事?”

    宋央指了指墙上的时钟,笑道:“我买了炸鸡,要不要一起吃?”

    墨炎迟疑几秒钟,随后关上画室的门出来,径直去洗手。等他洗干净手回来,宋央已经把炸鸡摆好,放到休息区的圆桌上。

    “来吧。”宋央拿起一次性的透明手套,递给面前的人,“你尝尝看,我觉得这家炸鸡挺好吃的。”

    墨炎看到宋央没有戴手套,而是直接用手捏着油乎乎的炸鸡往嘴边送,他也学着她的动作,没有带上手套,直接拿起一块炸鸡捏在手里。

    宋央见墨炎没有嫌弃,并且用很接地气的动作拿起炸鸡开吃,不禁笑了笑,问他:“味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吃?”

    “嗯,”墨炎点头,咬的很大口,“好吃。”

    可以看得出来,墨炎的吃相并不是装出来的。宋央递给他一杯果汁,又急忙出言提醒,“慢慢吃,小心有骨头。”

    “好。”墨炎咀嚼的动作当真缓慢下来,不过吃炸鸡的频率并没有减缓。一大盒的炸鸡块,几乎大半都被他吃掉。

    宋央抽出纸巾擦擦嘴,即便只吃个半饱,但也很开心。偶像的胃口越来越好,也不想以前那么挑食,这样大口吃炸鸡喝可乐的墨炎,真是太阳光啦!

    “我的吃相很难看?”男人看到宋央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下意识伸手摸摸嘴角,忐忑不安的询问。

    “没有。”宋央笑着摆摆手,又把薯条推到墨炎面前,“你这样的吃相才对啊,以前的墨墨太高冷,现在的你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墨炎勾了勾唇,伸手捏起一根沾过番茄酱的薯条,转而递给对面的女孩,“听你这么说,那我就安心了。”

    “你很在意我的看法?”宋央接过偶像递来的薯条,随口问道。

    墨炎怔了怔,随后极为认真的点头,“嗯。”

    最近这些日子,宋央最怕偶像如此一本正经的模样。她尴尬的挠挠头,笑嘻嘻回答:“其实你也不要太在意我的话啦,外人说什么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你可以做自己,最舒服最放松就好。”

    对于她的话,墨炎总是听的很仔细。宋央见他一副乖乖学生的表情,总是有些想笑。也许在外人看来,墨炎总是冷冰冰的高冷气势,但其实他的内心很脆弱,很敏感,甚至很需要别人的保护。

    “墨墨,我可以问你个私人问题吗?”宋央咬着薯条,开口的语气有些迟疑。

    墨炎抬起脸,目光与她平视,“可以。”

    深吸口气,宋央鼓足勇气才开了口,“你的家人呢?我上次听史先生说,好像从来也没见过你的家人。”

    果然宋央的话音落下,墨炎的脸色就变了,他低下了头,坐在椅子里没有表情。

    完蛋了!

    宋央后背一阵发冷,心想她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又把墨炎惹的抑郁了吧。

    “我母亲去世了。”

    正当宋央无比自责的时候,身边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宋央抿着唇,眼见墨炎的情绪几变后,最终归于平静,“我知道,史先生告诉我了。我还知道,那幅春心,就是你为母亲画的。”

    “嗯。”墨炎点头。

    “可是……”宋央动了动嘴,欲言又止。

    墨炎早已看穿她的心思,直接回道:“……我没有其他亲人。”

    话落,他心底不期然划过一声冷笑。是的,他没有其他亲人,并不是他不想承认,而是他们从没承认过他!

    但是……

    沉默片刻,墨炎平复下心情,才又说道:“其实还有一个人。”

    “什么人?”宋央好奇的挑眉,“和你什么关系?”

    墨炎幽深的眸子闪了闪,原本黯然的脸庞渐渐浮现出一抹光晕,道:“他姓宗,是我的……朋友。”

    姓宗?宋央怔了怔,心想这个姓氏挺少的,“他是你的朋友?你们只是朋友吗?”

    “是的。”墨炎垂眸,肯定的回答。只是在低下头的那刻,他的心间还是溢出一阵酸楚。如果非要说还有什么人在他心中存有位置,那就是他。准确的来说,那个人应该是他的哥哥,同父异母的哥哥。

    感觉到墨炎不想继续提及这个话题,宋央不得不及时打住。虽然她想要多了解一些墨炎的情况,可毕竟那是人家的隐私,既然他不想谈,她也不能多问。

    “明天就要参加比赛了,参赛作品准备好了吗?”宋央及时转移话题。

    墨炎应了声,别有深意的看着她,“准备好了。”

    “还是不能给我剧透?”宋央顽皮的眨了眨眼。

    “目前还不行,”墨炎态度依旧坚决,“不过你应该很快就能知道。”

    好吧。

    看起来,这次偶像铁了心,不想提前公布自己的作品。那么她保持点神秘感和期待感,似乎也不错。

    “央央。”

    身边的男人再度开口,宋央笑着望向她,黑眸闪亮。

    墨炎紧紧盯着面前的女孩,尤其在看到她清澈明亮的眼睛后,薄唇不自觉泛起一抹温柔的笑,“等我回来。”

    “……好。”望着墨炎炙热的眼神,宋央莫名有些心虚,但还是点头答应。

    翌日早上,一辆黑色轿车平稳的行驶在车道中。史文坐在副驾驶,转过身笑着看向后座的男人,语气恭敬道:“真是太麻烦六爷了,竟然还亲自送我们去机场。”

    “没什么。”谢戎城淡淡一笑,神色沉寂,“墨炎这次能够参加国际画匠的比赛,也是为拾光露脸。”

    车后座的一侧,墨炎脸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不久,他似乎想起什么,把手伸进西装口袋,却无意中有什么东西掉出来,恰好落在他的脚边。

    弯腰将掉落的钢笔拾起,墨炎小心将上面的灰尘抹去。

    男人微微侧目,见到墨炎手中攥着的那只钢笔时,眸光倏然一沉。那只钢笔的笔帽前端,清晰的印刻着一行名字字母缩写。

    谢戎城眯了眯眼,薄唇瞬间抿成一条直线。

    不久,车子停在机场大厅外。墨炎下了车,弯腰朝车内的男人说道:“谢谢六爷。”

    男人单手抚着下颚,并没回答,低声吩咐司机,“开车。”

    黑色轿车迅速驶入车道,墨炎盯着远去的车身,蹙了蹙眉。

    “走吧。”史文拎着行李箱过来,催促去办手续。来不及多想,墨炎点了点头,跟随史文走进机场大厅。

    墨炎和史文一起前往参加比赛,工作室只剩下宋央一个人,孤零零的。她忙完一整天的工作,准时下班。

    回到御景郡,宋央打开门进去,却发现屋子里黑漆漆,没有亮灯。难道谢霸霸还没回来吗?

    她狐疑的换了拖鞋,刚要伸手打开电灯开关,不想肩膀被人推了下,紧接着她的后背便抵上门板。

    “唔!”

    原本要冲出口的尖叫,紧紧压在喉咙里。一道高大的身影猛然逼近,当宋央逐渐看清面前男人的那张盛世美颜时,一颗心再度提到嗓子眼。

    这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谢戎城的表情,看起来好吓人?!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