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千年枕上蝶 > 第五十二章 花灯节

第五十二章 花灯节

 热门推荐:
    花灯节,是凤凰崖每年最热闹的节日。在这一天,人们会提上自己做的花灯,拿到山顶放飞。传说若是相恋的人一起放花灯,感情便会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他们这次来,正好赶上了凤凰崖的花灯节。都说入乡随俗,既然他们是来此地游玩的客人,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为了掩人耳目,陆家的弟子们各自分成了小组,装作是前来游玩的外乡人。换上传统的布衫,卸下腰间的灵剑,再将扎起的头发放下,倒真同寻常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白如月本来想同陆婉吟乔装打扮成一对姐妹,但是陆婉吟却需要同另外的两名弟子藏在暗处打探消息,所以没办法同她一起。

    虽然心里不高兴,但是白如月也知道,这事怪不得别人。谁让她是这里面唯一的外人呢……

    遗憾的叹了口气,白如月已经做好了独自逛花灯节的准备。只不过,在看到形单影只的陆正则时,却是停下了脚步。

    “明光君,你也要乔装吗?”陆正则换下了宗门的服饰,但是却并未穿上布衫。而是依旧一身锦服,配上那清冷的气质,活像是皇宫里的王公贵族。

    他自然是不需要乔装打扮,只需要稍微遮掩一下身份即可。所以陆正则并没有同任何人同行,而是准备独自在花灯节,调查一番。

    白如月的眼睛转了转,然后落在了他的身上,“要不我俩扮对夫妻吧?”

    她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瞬时全都看了过来。各个面露惊恐,想看又不敢看,只能暗自憋着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但是眼睛却是时不时的往她们这边瞟,好奇得很。

    陆正则的耳根爬上一抹淡红,但是面上却端得四平八稳,淡然道:“不妥。”

    “这有什么不妥的?”白如月无奈的看着他,翻了个白眼,“我都不介意,难道你还别别扭扭不敢答应?”

    见大家都注意到了这边,白如月也不藏着掖着,大方道:“反正是假的,对你又没什么影响。再说了,这花灯节本就是伴侣们的节日,你们个个都单着,难道不奇怪吗?”

    白如月有理有据的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为了能在花灯节玩得畅快。她听店小二说,花灯节最后的时候,会让伴侣们一起在山顶的最高处放飞花灯,并接受灯神的祝福。

    每年都会有一对伴侣,能够得到灯神的祝福。接受灯神的祝福之后,只要在山顶待上一夜,便能一直相爱,白头偕老……

    “明光君,我觉得此计可行。”陆婉吟站了出来,顶着所有人的目光,解释道:“方才我们派人出去打探,发现这里所有人都不知道花月夜的事情,也没有遭遇过什么危险。如果不是求救信有误,那么就是这里的人都有问题!”

    她这么说并不完全是为了帮白如月,而是发自内心的认为,这件事情可能同花灯节有关。不然为什么他们一来,就能赶上如此盛大的节日?难道真的是凑巧吗?

    “除了明光君与白小姐,我建议男弟子跟女弟子都可假装成伴侣,去参加最后的灯神活动。我总觉得,玄机可能就在这里头……”

    如果说方才白如月要同陆正则假扮夫妻的事,还令大家有些介意的话。那么现在其他人也一起假扮,便理所应当得多。

    陆正则也点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不过因为男弟子偏多,所以那些没有假扮伴侣的人,还是依旧负责在人群里打探消息,暗中观察。

    为了不引人注目,众人都是三三两两,分别下楼。花灯节要晚上才会开始,但是现在外面就已经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常了。

    白如月跟陆正则是最后出来的,除了白家的衣服,她并没有其他的服饰。最后还是陆婉吟从行李里找出了一套蓝色的凤尾裙,借给了她。

    “怎么样,好看吗?”白如月本身肤色就白,穿上这水蓝色的裙子,更是衬得肤白如雪,吹弹可破。

    她将头发都放了下来,柔顺的黑发像瀑布一样垂在腰间,同平时相比,更添几分乖巧。就像是哪家的大家闺秀跑了出来,想要体验体验民间的欢闹。

    “好看。”陆正则轻声开口道,但是周围正好有人走过,所以白如月并未听见他的话。还以为他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太过无聊,所以无视了。

    白如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然后独自走在前面。不过走了两步之后,又停下脚步,等到后面的陆正则走上来之后,才慢慢的挪着步子跟上。

    街上的人很多,而且大多数都是结队的伴侣。凤凰崖的民风开放,女子也不拘小节,亲热的挽着旁边的阿郎,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甜蜜的味道。

    “哎,我们是不是有点太疏离了?”

    白如月观察了一阵,然后发现她同陆正则的表现有些不妥。从一出门,他们俩虽然也是肩并肩的走着,但是全程不仅毫无交流,甚至连衣袖都没有挨着。

    此时正好寒夢挽着另外一名弟子从他们面前路过,两队人马相遇,却是要装作互不相识的模样,擦肩而过。

    只不过在经过白如月旁边的时候,寒夢冷哼了一声,那声音极小,若不是白如月一直暗中盯着她,都不会发现。

    虽然寒夢什么都没有说,但是白如月却总觉得自己从她的目光中,看到了不屑——即使拉着明光君同你假扮伴侣,也不过是扮演陌生人罢了!

    白如月气不打一处来,瞬间拽住了陆正则的袖子,在对上他疑惑的表情时,满脸的愤怒快速的转为浓稠的柔情,撒娇道:“夫君,这里人好多,你拉着我走好吗?”

    陆正则平静的表情第一次出现了裂缝,就像是千年的寒冰,被人用巨大的铁锤,砸出了一个洞!

    他张了张口,顿了顿,才艰难的说道:“好。”

    白如月开心的挽着他的手,就像是其他恩爱的伴侣一样,慢悠悠的往山顶走去。花灯节每年都在山顶举行,现在时间还早,沿途都有各种特色的吃食与小玩意儿,白如月一路走一路逛,遇到喜欢的便让身旁的陆正则付钱买下,玩得不亦乐乎。

    等到她们走到山顶的时候,白如月嘴里吃着,手上拿着,而身后的陆正则,也难得接地气的双手都提满了东西,脸上满是无奈……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