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二千二百七十章 厉家结盟
    绝色毒医王妃!

    “不急,此事可以慢慢来。”

    林梦雅相信,只要他们能看到希望,那么被说服的可能性就非常大。

    转而又想起了另外件事。

    “倒是你之前所说,那个暗传令给古族之人,我觉得他有可能会成为我们的阻碍。”

    关于这件事,也正是今日厉傲来寻她的原因。

    厉傲正色道“其实我今日来,你是想要告诉你,我怀疑那个人很有可能是假冒的。”

    “哦,你可是有了什么证据?”

    厉傲点点头说道“上次我们彻谈之后,我回去就将此事飞鸽传书给了父亲,我父亲那个人心细如发,很快就找到了那人的破绽。”

    当时之所以没有看出来,是因为有畏惧心在。

    现在,他们父子两个心都想要摆脱那人的控制,自然看事情的观点就愈发的理智。

    “怎么说?”她好奇的问道。

    “我父亲说,的确是有这么个人,可以号令所有的古族。但是我们的宗谱上记载,这人是个贤德之人,而且哪怕其子孙后代,因为血脉的原因也会让我们心生敬意。可是之前给我们传令的人,不仅行踪成谜,每到处我都对古族之人颐指气使。最过分的是,我父亲听其他的古族人说,那人竟然还收受贿赂。”

    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绝对可以证明其人是个猥琐之徒。

    而且,之前厉傲也提起过,此人对所有的古族都有掌控的能力。

    也就是说,他手有可以控制古族的手段。

    既然如此,如果那人真的想要鼓动古族人来对付她的话,完全可以不用威胁,直接驱使他们就可以。

    但现在不管是厉家还是君家,都是被人胁迫。

    实际上细细的想,他们所出的问题,很可能早在几十年前就出现了端倪。

    既然如此,基本可以断定那人就是在狐假虎威。

    毕竟这么多年来,没有人胆敢冒充。

    猛的出现这么位主,大家时没有反应过来。

    想通了这些,林梦雅也有了对策。

    她勾起唇,露出了抹算计的笑。

    “既然如此,那咱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个好机会钓鱼。”

    厉傲不懂她话含义。

    林梦雅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附耳过来。

    女子身上独特的药香,让从未亲近过女性的厉傲,有些手忙脚乱。

    好在他及时的收回了注意力,将林梦雅所有的计划记在了心里。

    “我们先将那条大鱼引诱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打尽。”

    她笑着做出了总结。

    虽然是算计人的事,但厉傲却并不觉得她如何奸诈狡猾。

    毕竟是那人先惹上她的。

    “宫姑娘放心,我回去之后,就按照你所说的计划行事。”

    林梦雅拱了拱手。

    “那就拜托厉公子了。”

    两人相视笑,达成同盟。

    竟然已有计划,厉傲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回自己的家族布置。

    不过在他临走之前,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询问了句。

    “后尊这事来势汹汹,我用不用先帮你将此事料理妥当了再回去?”

    闻言,林梦雅摆了摆手。

    “后尊的事情,我会处理。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之前厉公子所说的那件事,万万不可对其他人提起,否则会惹来杀身之祸。”

    厉傲也知道其因果。

    这件事虽可以让他们夫妻二人顺利脱身,但同样也会引来幕后之人的追杀。

    他倒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而是在这紧要关头不想节外生枝。

    “多谢宫姑娘提醒。”

    林梦雅点点头,目送着厉傲的离去。

    除了多了个盟友之外,她对于后尊的死也多了重猜测。

    站在后尊的立场来看,她并不觉得那人是后尊的情郎。

    但只要查出此人的身份,后尊的死因也就可以查明了。

    “第五层……”

    她喃喃自语。

    看来,这圣殿之的蛀虫还真是层出不穷。

    经过两天两夜的查找,龙天昱那边也有了些眉目。

    可是皇尊的逼迫也越发猛烈。

    今日更是公然在龙天昱处里圣殿事物的时候,强行闯入。

    龙天昱微微皱起眉头,看着面前已经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皇尊。

    “你来做什么?”

    皇尊自顾自的坐了下来,眉头挑问道“已经过去好几日了,你的答复是什么?”

    龙天昱特别不喜欢被人逼迫着做决定,哪怕面前的人是他的伯父。

    “你想要什么答复?”

    “贤侄,到了现在你就别跟我装糊涂了。”

    皇尊胸有成竹的笑了笑。

    “朕知道让你放弃这么多,你可能也会舍不得,但咱们好歹也是家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以后自然也有你的好处。”

    自以为已经拿捏住龙天昱的皇尊,现在已经不搞利诱那套了。

    明火执仗的告诉他自己的野心,反正他认为龙天昱已经毫无选择。

    听到这话,龙天昱抿紧双唇。

    “不可能。”

    简短而有力的拒绝,彻底惹怒了早已经失去耐心的皇尊。

    他的脸色急转直下,危险的眯起眼睛。

    “曦儿,你可别逼着朕对你出手!”

    可龙天昱根本就不怕他。

    “你有什么招数不妨使出来,本尊接着就是。”

    他的态度太过强硬,让皇尊气的牙痒痒。

    “好啊,你如今是翅膀硬了!不过你可别忘了,这件事旦宣扬出去,你圣尊的位置可就坐不稳了。朕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

    两人就像是两头恶狼般,在互相撕咬。

    皇尊自以为占据了优势,但依旧不敌年轻的对手。

    龙天昱冷冷地凝视着对方。

    “这个位置,你若是有能耐就过来拿。”

    这不仅仅是他发出的挑衅,更是对皇尊的嘲弄。

    “你不要太猖狂!”

    皇尊还想警告,这个不知深浅的侄子几句,身后却传来了女子异样冷冽的声音。

    “皇尊陛下,你若还想保持着最后的点颜面,现在离开或许还来得及。”

    皇尊转过头去,狠狠的瞪视着来人。

    林梦雅也不怕他,高昂着头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

    “你们这两个小辈,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见人到

    (本章未完,请翻页)

    齐了,皇尊也不必忍耐。

    他得意而残忍的,将他们所面临的困境道出。

    “就算后尊不是你们杀的,可天下人不会这么认为。朕只需顺应民心,你们就没了翻身之地。到时候你们成为众矢之的,犹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怕是连自己最后的退路也保不住。”

    这就是皇尊的依仗。

    他根本不需要煽动民众,就能轻易的将二人从神坛扯下。

    毕竟天下间,看他们不顺眼的人实在太多。

    林梦雅瞥了那人眼说道“我们要后路做什么?前路我们尚且走也走不完,后路,只有像是你这种日薄西山之人才会需要。”

    林梦雅的反唇相讥,让皇尊脸色更加难看。

    “慕容曦!这个女人早晚会害了你!”

    龙天昱挑起眼皮,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像你,薄情寡恩。”

    被戳到痛处的皇尊差点没炸了。

    但他还是咬牙切齿的辩解道“我这是为了完成我们两个人的心愿!”

    这话可真是恶心。

    林梦雅突然失去了跟对方周旋的耐心。

    她盯着眼前的男人,就像是在看着团垃圾。

    “其实那晚你听到了,对吧?”

    她没头没尾的句话,却让皇尊大震。

    眼睛滴溜溜的转,皇尊想要勉强抑制住自己的心虚。

    可是面前的女子眼神太过直白,似乎能够看穿自己的切掩饰。

    “那药,人吃下去之后会十分的痛苦。我在后尊的床铺下面,捡到了几枚带血的指甲。”

    她拿出个小布包。

    解开之后上面有几枚尖锐的指甲,只不过它们都是从断断裂。

    可想而知,指甲的主人当时到底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你明明听到了她的哭喊,甚至求救,但是你却选择忽视。或许是想到她死了之后,你可以用她来威胁我们,得到你想要得到的切。或许是你根本也是恨透了你的妻子,所以你选择搬离了那个小院。”

    “你胡说!”

    皇尊恶狠狠的打断了她,指着她说道“你竟然敢如此污蔑朕!”

    林梦雅越发不屑对方的虚伪。

    “我是不是污蔑你,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不是想要将此事闹得人尽皆知么?那你大可以试试。

    不如咱们也让大家伙都知道,这些年来你背着后尊在外面养了多少情人。

    当初,后尊的孩子是为何伤了的,你最清楚不过。

    既然想要把事情闹大,那咱们不如从头到尾的说说。让大家伙都看看,你到底是个多么薄情自私之人!”

    皇尊听到这话不由得退缩了,色厉内荏的瞪着林梦雅。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呵,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是不打算跟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谈吗?”她根本不在乎对方的态度,终于让皇尊从野心成真的美梦清醒过来。

    尽管他仍然觉得自己占据上风,但这种优势已经明显减少了许多。

    虽然不得不再度回到谈判桌上,可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野心。

    “我劝你最好不要做那些多余的打算。”

    林梦雅毫不留情地戳碎了对方的妄想。

    “除非你想要跟我们鱼死破,同归于尽。”

    她眸色冰冷的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