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个系统打鬼子 > 第267章 放倒我,女儿许配给你!

第267章 放倒我,女儿许配给你!

 热门推荐:
    陈淑君有点困惑,始终想不通李鸿为何如此嫌弃这条围巾。

    

    李鸿也不在这样的小事情上纠结,反正要想生活过的好,还得要点绿嘛。

    

    他的神色转变的很快,脸上笑兮兮的说“陈大小姐对我的情意如此深重,让我如何回报?看来只能以身相许了,嘿嘿嘿……”

    

    “讨厌,真不害臊!”

    

    陈淑君脸蛋霎时红了起来。

    

    俩人聊了一会,陈淑君开始让李鸿充当苦力了。

    

    “李鸿,赶紧去井里打水,水缸的水要挑满,挑完水把院子的柴都劈了,劈完柴再把院子打扫干净……”

    

    陈淑君优哉游哉的坐在院子里,嘴里不停磕着瓜子,她像个地主婆似的指挥着李鸿干这样,干那样。

    

    “陈淑君,你过分了啊,我来你家是吃饭的,可不是来无偿做苦力的!”

    

    李鸿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不满,可是双手却很诚实的拿起两只水桶去挑水。

    

    “李鸿,你抱怨什么呢?你以为女婿这么容易当啊,想娶我做媳妇,你不得先为我家多干点活?我这是在替我们陈家考验考验你。”

    

    “再说了,猪八戒娶高翠兰,还在高老庄白干好几年呢,没让你倒洗脚水就不错了……”

    

    陈淑君说的振振有词,她看着李鸿忙碌的身影,捂着嘴偷偷的笑着。

    

    这年头想娶媳妇当女婿,还真得讨好媳妇的娘家,替老丈人家干点活才行。

    

    “猪八戒是猪八戒,猪八戒一副猪头脸有我李鸿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吗?。”

    

    李鸿肩膀上挑着扁担,继续反驳道“陈淑君,你能摊上我,那是你的福气,只要我点下脑袋,你知道有多少女的倒贴,为我打的头破血流吗?”

    

    “李大牛皮,你继续吹,我听着呢……”陈淑君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陈淑君,真不是我跟你吹,想做我李鸿媳妇的年轻小姑娘,能从你家排队到陆军医院……”李鸿口若悬河的吹着牛皮,提高自己的身价。

    

    “我呸,干你的活吧!”

    

    旁边的陈麟,看到李鸿低着脑袋干活,幸灾乐祸的笑着。

    

    “姐,真有你的啊,你看姐夫被你训的服服帖帖的,比狗还温顺,哈哈哈。”

    

    陈淑君眸子撇向弟弟陈麟,语气凶巴巴的说“陈麟,你愣在这里干嘛,谁让你停下的?你的活干完了吗?”

    

    “姐,你交代下来的事情,我可都干完了。”

    

    “干完了,就赶紧去灶房里面烧火去!”

    

    陈麟抓抓脑袋,脑子一转,指着李鸿说道“姐,好不容易抓来个苦力,有什么事情你还是让姐夫去干吧,反正做新女婿的多干点活也是应该的。”

    

    “一!”

    

    “二!”

    

    陈淑君还没数到三,陈麟拔腿就跑向灶房。

    

    ……

    

    李鸿像头卖苦力的牛似的,他在陈淑君家,干完粗话,又是去买菜,干完这些琐碎的事情,从早忙到太阳下山。

    

    夜色渐渐黑了下来,街巷外面反而变得热闹起来。

    

    院子外面的爆竹声,“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时不时有绚丽的烟花窜入夜空,洋溢喜庆的气氛。

    

    此时,李鸿和陈霆骁正在厅堂里专心下着围棋。

    

    俩人对弈了两局,李鸿输了一局,双方平了一局。

    

    虽然陈霆骁棋艺不错,但是,李鸿是放水故意输给陈霆骁的。

    

    往公了说,陈霆骁是长官,这棋不能赢,往私了说,陈霆骁是李鸿未来老丈人,于公于私,李鸿这棋都不能赢,得让老丈人赢的开心才行。

    

    俩人之前并没有下过棋,陈霆骁也不知道李鸿真实棋艺水平。

    

    李鸿放水放的也很有技术性,他并没有让陈霆骁一眼就看出是他在故意放水,只是在落棋子时,露出一些小破绽,让对方有机可乘。

    

    过了十几分钟,陈淑君围着围裙,手里端着香气四溢的菜肴,喊着弟弟陈麟一起帮忙端菜。

    

    她放下手里的菜,提醒着陈霆骁“爹,该吃饭了,你们俩还下棋呢?”

    

    陈霆骁下棋对弈时很入神,他迟疑几秒,缓缓说道“怎么这么快就吃饭了,这棋才下到一半,还没分胜负呢。”

    

    “爹,吃完你们可以接着下嘛。”陈淑君耍起了小性子,和陈霆骁撒起了娇。

    

    “好吧,你这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陈霆骁笑了笑,热情的招呼着李鸿“走,李鸿,我们先去吃饭,吃完接着对弈。”

    

    随即,李鸿坐到桌子边,快速的扫了一眼桌子上的香气扑鼻的菜肴。

    

    即使是过年,陈家也没有铺张浪费,摆在桌子上的一些菜,基本都是一些现代人经常能吃到的家常菜。

    

    桌子上有七八个菜肴,荤素搭配还有汤,色香俱全,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陈麟啊,去我房间,将那两坛三十年山西老窖拿出来。”陈霆骁让李鸿坐在旁边,接着说道“这酒还是闫长官送的,平常没舍得喝,今天过年,就尝尝这酒如何……”

    

    陈淑君放好碗筷,又拿出几个小酒杯,然后解开围裙挨靠坐在李鸿旁边。

    

    很快,陈麟搬了两坛酒出来。

    

    李鸿接过酒坛,揭开酒的封盖,慢慢把酒倒进陈霆骁酒杯中。

    

    “李鸿啊,你看你这小家子气的样子,大男人怎么能用小杯子喝酒,咱们用大碗喝才过瘾!”陈霆骁推开酒杯,语气豪迈的说着。

    

    第一次和陈霆骁喝酒,李鸿可不敢太随便的牛饮,万一把老丈人放倒了,这未来女婿可就完蛋了。

    

    李鸿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陈长官,这样喝不好吧?”

    

    陈霆骁一见李鸿这么怂,顿时脸一沉,就不高兴了。

    

    “李鸿啊,男子汉大丈夫,战场上千千万万的小鬼子你都不怕,你难道还怕喝几碗酒?你要是连这点喝酒的胆量都没有,你怎么做我们陈家女婿?”

    

    “陈长官,我不是怕喝酒……”李鸿壮着胆气,直言说道“陈长官,我是怕把你给放倒了。”

    

    听完李鸿的豪言壮语,陈霆骁微微一愣,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嗬,李鸿你口气还真不小,今天你要是能把我陈霆骁灌倒,我就把小君这丫头许配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