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四十四章 假赛!退钱!退钱!

第四十四章 假赛!退钱!退钱!

 热门推荐:
    “忒道友!”

    “忒师兄!”

    “忒兄!”

    手中的长剑缓缓从忒浪扑手中落下。

    “啊”

    又一声惨叫声响彻长空的,初雪从忒浪扑的菊花中拔出,鲜血飚飞的老高了

    忒浪扑手捂菊花,身体一软,直直掉了下去,在空中,还可以看到如喷泉般的鲜血从菊花中飚飞而出。

    “浪扑!”

    一男子修士飞身从空中接住了忒浪扑,俩个大老爷们在空中打转,足足转了不知道多少圈才停下来。

    “师兄,抱歉,恐怕短时间内,我无法与师兄练习紫气东来了”

    “不!浪扑,你说什么傻话,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忒浪扑摇了摇头“师兄,我和江临到底谁更帅”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江临更帅些。”

    “呃”

    “浪扑!你怎么了!浪扑啊!浪扑!浪扑”

    男子悲惨叫声再次响彻长空,将自己师弟正面朝下放在地上,男子大吼一声直冲向江临“江临!你竟伤我师弟!我要你菊花献祭!”

    只见男子拿出一个小铁球,在灵力催动下,铁球突然包裹住男子,下一刻,男子穿上了银光闪闪的盔甲。

    兵家修士武器通常为兵甲丸,有点像是武夫,以肉身近战为主,但是兵家也修灵力。

    化身为铁甲小宝的男子左勾拳、右勾拳,上上下下,左左右右,babababa每一拳每一次踢腿都夹杂着紫色的气息。

    江临一拳又一拳地硬扛着,同样是观海境,对方的观海境好像比自己的踏实多了,而且江临没猜错的话,对方肯定也有武夫第四境。

    咚!

    铁甲小宝一脚揣向江临,江临横飞数十米,嘴角溢出鲜血,从空中“艰难”站起身,江临抹掉嘴角鲜血。

    雕大“喂,吴克,你说江临在干嘛呢?人家怎么说也是武夫啊,他硬抗什么呢?”

    吴克“我也不造啊,你说江临会不会故意坑我们啊。”

    房抄裙“嘘,别说话,江兄的一举一动岂是我们能够揣摩的?”

    “江临!拿菊花来!”

    突然,铁甲小宝一声大吼,铠甲的间隙之中突然流光溢彩,男子双手合掌举在头顶,化作毒龙钻往江临钻去。

    “我江临就算是用尽最后一口气,也不能在这里倒下!”

    江临同样是举起长剑。

    “太阳啊!给我力量吧!”

    天空高日灼灼生辉,道道金黄光彩注入江临剑中。

    “咸鱼突刺!”

    江临深深放了一个屁,如同喷气战斗机的尾气助推江临朝着那个毒龙钻刺去!

    “啊!!!!!!”

    “啊!!!!!!”

    输出全靠吼,灵力的冲击以毒龙钻的钻头和江临的锋剑为中点播散而开。

    “江临!”

    “基太美!”

    热血的战斗传达到每一个人心头,双方都不由喊出了他们的名字。

    “砰!”

    一声爆炸之后,灵力散去,基太美从空中直直落下,摔在地上,空中,江临依旧长发飘飘,嘴角的鲜血更是显出他的脱尘,只听江临接过房抄裙扔过去的酒壶,一口豪饮之后,轻描淡写

    “还有谁?”

    “哇太帅了!”

    “江临,你好an啊。”

    “an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喊就对了。”

    “江临!你好an。”

    一时间,日月教躁动了起来,尤其是大多数赢了钱的人,简直开心到像是绿了别人道侣一样。

    “江临淫丶贼,休得猖狂!”

    “记得交钱。”

    “哼!”

    一修士如同撒币一般往空中撒过十枚中品灵石,江临瞬间卷入储物袋。

    瞬间,在半空中,又是电花火石般的对决。

    江临看起来明明已经受伤,可是却还是和对方五五开,最终,又是一大招对拼,江临虽然喷了一口鲜血,但还是再次站立在空中。

    “我已受伤,但是,我绝对不会退缩,我江临既然说过单挑你们全部,那我江临说到做到,不过接下来挑战我的人,每一次要多十枚灵石,否则,我绝不应战!”

    脸色苍白的江临捂着胸口虚弱地说道。

    此时,雕大和吴克等人才明白为什么江临总是明明有好几次破绽但是都没有下手了,甚至还硬抗对方的大招,原来这家伙是想多钓鱼啊!

    而且之前好像江临就说想要找一个纯粹武夫学拳,莫非这家伙还是借助着他们锻炼自己的体魄?

    可是有这么锻炼的吗?这简直就快死了啊?

    又是四人过后,江临依旧站立,可是怎么看都油尽灯枯了。

    “砰”

    “江临!”

    “江兄!”

    “江公子不要!”

    又一声巨响,江临那哥们从天上打到地上,就在这最后一次碰撞中,所有人都以为油尽灯枯的江临必死无疑的时候,只听见“叮”的一声,如同的铜钱落在大理石地板上般清脆。

    尘埃散落,江临立剑于前,手捂着胸口,喷出一口浓厚的番茄汁

    “此子恐怖如斯!”

    一时间,双方守住战场的长老们倒吸一口凉气,甚至一些宗门的长老都起了恻隐之心,想要说服江临投入自己门下。

    这种心性!这种毅力!还这么坚挺,这么持久!

    简直就是修道的必备素质啊!

    “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打的吗?”

    江临持剑于前,在他的双眼中,显出了偌大的“”。

    江临的声音如同尖刺一般刺穿着敌人的心,同样的,也是刺穿着队友的心

    江临已经不知不觉八连胜了啊!有人赌江临八连胜的吗?没有吧,也就是说,自己赌输了啊。

    甚至还有不少日月教的哥们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流着鼻涕一边骂着对方

    “你们六大宗门是怎么回事啊?我媳妇本都没了,你们赢一次就那么难吗?”

    “假赛!退钱!退钱!”

    “江临!你无耻!你肯定是跟他们串通好的!”

    “江兄弟,你缺暖被窝的吗?借我点灵石回去交差吧,我要跪搓衣板了”

    日月教一边的嚎哭声越来越大,指得六大宗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着。

    同样的,看着执剑而立的江临,六大宗门也是心中默默流着泪水

    woyouhaoduofuhuob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