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八十一章 笑靥如花(四千字,二合一)

第八十一章 笑靥如花(四千字,二合一)

 热门推荐:
    “江兄!”

    “江兄慢一步!”

    “江兄请等等!”

    “江兄啊。”

    就在江临刚离开日月教的护教法阵策马奔腾之时,从身后,二人一猪一鸟飞了过来。

    江临勒住灵力所化的马儿,缓缓转过身“你们怎么了?这是要来送我?”

    “当当然江兄你出任务,身为兄弟的我们,自自然来送了。”叽叽波大喘着气说道。

    江临笑着看向他们“别扯了,我之前出任务那么多次,我就没见你们送过。”

    “这个”房抄裙挠了挠吴克的后脑勺,“听说江兄这次去东林城,有些许凶险,兄弟我们来给送送行嘛。”

    吴克拍掉房抄裙的爪子,拿出一朵金色莲花笑道“江兄,这朵金色莲花是我自己施肥而成,有治疗刀砍、棒击、内伤以及剑气所伤的奇效。”

    “吴克你自己施肥?”

    “江兄放心!这莲花我绝对洗干净了!”说着,吴克把莲花往自己的身上擦了擦,“江兄你不信闻闻,还有花香呢。”

    “算了算了我收下了。”江临拿出一块布条抱住莲花,放入储物袋中。

    “嘿嘿嘿,其实江兄,我还有一事相求。”

    “我知道,还是找一个女子嘛,叫翠花是吧?”

    “是莲花”

    “好的,找到我定会跟你说的。”

    “那就谢过江兄了。”

    “不过吴克啊,每次我们出任务的时候,你都叫我们留意一下,你自己亲自去找多好,总比你宅在日月教中强啊。”

    “诶~~~江兄这就有所不知了,一切皆随缘嘛。”

    “”

    “江兄江兄,我们肚兜生意,隔壁的老王在仿制,这怎么办?”

    “没事,老王家里管得严,不过是想存点私房钱而已,可以理解,抄裙你去跟老王说,我打算扩展一下女性业务,问他要不要入伙。”

    “好的!”

    “江兄,我老婆去找老牛了,怎么办,我慌啊”说着,叽叽波就把一袋猪饲料塞给江临,“此饲料是我叽叽波独门配方,提神醒脑还充饥,如果江兄饿坏了,可以食用。”

    “滚你丫的!”江临扬起饲料就像给它扔掉。

    但是想了想,叽叽波一家的饲料确实是很出名,万一遇到猪妖怎么办?说不定可以用这个勾引啊!

    将饲料放入储物袋“叽叽波啊,我觉得老牛应该不是喜欢你老婆。”

    “江兄为何怎么说!我老婆哪不好了!肚子大耳朵大!足足有四百多斤!那个牛头人凭什么不喜欢我的老婆!”

    “”江临眉头抽了抽,“叽叽波你先别激动,老牛那人挺憨厚的,当时找我买隔壁奶牛阿姨肚兜的时候还脸红呢,怎么会喜欢你的老婆呢。”

    “那江兄你的意思是?”

    “叽叽波你最近想想有没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你老婆可能生气了,说不定是故意气你的。”

    叽叽波用着他那大猪蹄子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江兄,这是我最新长出的精毛,可大可小,冷了可以当被子,耳朵痒了可以当耳勺,还请江兄不要嫌弃。”雕大将自己腋下一根毛拔了下来,交到江临的手上。

    “说吧,你又有什么事情?”

    接过他的毛,江临放入储物袋中。

    “那个透鹰她最近和一只名为鹰笔的老鹰走的很近,江兄,我心好痛啊。”

    “这简单,鹰比那家伙其实就是只渣鹰,有不少的雌鸟被他骗了还不知道,你去打听一下最近鹰比接近的雌鸟,然后就可以从中作梗了。”

    雕大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好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真的要离开了,等我回来,我们再来一把紧张刺激的飞行棋!”

    “恭送江兄!”

    二人一猪一鸟拱手弯腰,江临也是鞠躬一礼后翻身上马驰骋远方

    直到江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二人一猪一鸟才缓缓收回视线。

    吴克弯曲着手肘捅了捅雕大。

    “吴克,你干嘛。”

    吴克摸了摸下巴“你们说,江兄会不会早就对我们的真实身份隐隐有猜疑了呢?”

    “这个嘛谁知道?”叽叽波咧嘴一笑,挠了挠头顶的猪毛。

    房抄裙也是笑着说道“不过别说是有猜疑了,就算是江兄知道了,你觉得江兄会在意这些吗?”

    “说的也是啊”

    雕大点了点下巴。

    “或许对于江兄来说,不管我们是谁,现在,我们只不过是一个洞府境的小修士罢了。”

    “嘿嘿嘿,臭气相投、蛇鼠一窝嘛。”一旁的叽叽波擦了擦鼻子憨憨笑道。

    结果二人一鸟缓缓转头过去,把他按在空中摩擦

    愈行愈远的江临突然有了个想法,把灵气化马变换成了一辆法拉利,再给“法拉利”按上一个墨家修士小黑按照自己要求设计的自动导航球固定在车头。

    调整座椅躺在上面,江临的舒适无比

    正如同雕大他们所说的,反正日月教有那么多看起来就很一般的“一般人”,但是那又如何?我只认识现在的他们,这就够了。

    “唉赶紧做完任务回教吧。”躺着躺着,江临突然想起小念念了。

    已经一个多时辰没有摸到小念念的小脑袋了好难受啊

    “麻麻,我想粑粑了。”

    日月教双珠峰,小念念坐在姜鱼泥的怀中,尾巴有气无力垂落的小女孩眼眸思念地看着粑粑离开的那片天空。

    “麻麻也想粑粑,不过粑粑很快就会回来,小念念不用担心。”姜鱼泥在念念的头顶亲了一口,微笑道,“念念该睡午觉了,下午和麻麻一起练剑,好吗?”

    “嗯嗯,等粑粑回来,念念一定会练好剑让粑粑开心的。”

    “真乖。”

    轻轻将小念念抱起回到茅屋中,唱着江临教给自己的两只老虎,甜美的歌声缓缓萦绕在安静祥和的草屋之中。

    龙族小时候都有一段嗜睡期,很快,小念念眼皮开始打架,八只老虎没有了耳朵之后,小念念小手轻轻抓着小被子,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看着躺在床上粉嫩的女孩,姜鱼泥眼眸亮亮的“好可爱,我也要和小临生一个女儿,这样小念念也就有妹妹了。”

    俯身吻了吻小念念的粉嫩脸颊,姜鱼泥将念念的尾巴轻轻放回被子内,施加了隔音法阵后,脚步轻缓走出茅草屋外。

    刚出草屋,就看到方若缓缓飘落而下,欠身一礼“方若参见教主。”

    “你怎么来了?”

    顷刻间,姜鱼泥一袭乌黑的长发披于背后,莫及腰肢,原本比方若矮上一个头的她瞬间高出方若小半个脑袋,身形修长,黑色的眼眸如同黑色通透的玛瑙,高冷的气质更是给人一种只可远观的疏远感。

    “哦,江临那小子在走之前向我要了一瓶山精驱赶剂送过来,说是什么双珠峰有花精什么的成形了,会吸取精气。”

    说着,方若似笑非笑地看着姜鱼泥摇了摇手中的药剂。

    “还不知是教主大人来使用呢,还是小的我来代劳驱赶花精呢?”

    “我自己来就好了。”身穿黑色长裙气质高冷的女子一下子拿过了方若手中的除草剂。

    “呦,教主脸色有些红呢,难道是生病了吗?”

    “方若!你还来!找打!”

    “教主我错了错了啦”

    在眼前这个绝美的女子小手拍下前,方若脚步轻踏而开。

    脸蛋微红的姜鱼泥也是没有再追打自己这个总是不着调的闺密,眼眸渐渐严肃了起来,甚至有种肃杀的寒冷“这次小临去东林城是因为独孤魔教的事情?”

    方若也是渐渐收敛住笑容“应该是的,但是小临他没有多说什么。”

    “哼!独孤魔教。”

    姜鱼泥冷哼一声,长袖重甩,一道凌冽的剑气划破天空,破开层云,仿佛要斩日月。

    陈府。

    一个女孩抬起头呆呆地看向天空,久久都未收回视线。

    “人家都走了,你还看。”

    女孩母亲走过来,轻轻点了点女儿的额头,在女孩母亲的身后,是躺在担架上动都动不了的陈火

    “母亲,我也要去东林城!”

    名为陈嫁的女孩轻咬着嘴唇,抓着自己母亲的衣袖。

    “不行!”

    “可是那个禽兽他”

    “修行路上生死自负,我们武夫都知道这个道理,更不用说杀伐力最强的剑修了。”

    陈母摸着女孩的头发。

    “放心,那个小子虽然挺不着调的,但是要真的出点事,娘觉得还是挺难,你就安心准备明年的宗门比武吧,那时江临应该也会去的。”

    贝齿轻咬红唇,女孩抬起螓首,再次看向天边,思绪飘散而开……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小嫁,嫁人的嫁。”

    “哦,架人的架,小架啊,我叫江临,江临的江,江临的临。”

    “你你来我家的院子干嘛你是不是小偷。”

    “怎么可能,小架你见过我这么帅的小偷吗?”

    “那你来干嘛?”

    “干啊为什么不干?”

    “???”

    “卧槽,你别打人啊,不对,别咬人啊,我只不过来躲一躲仇人而已啊”

    “喂,江临,你陪我玩游戏吧。”

    “玩什么?”

    “过家家。”

    “呃”

    “怎么?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好吧,那就玩吧。”

    “我们有女儿了。”女孩抱着一个布娃娃开心道。

    “我们的女儿好像有点丑。”

    “你说什么呢!”

    “不不不,好看,真的好看。”

    “那娶名字吧。”

    男孩想了想“要不就叫安安吧。”

    “安安?为什么?”

    男孩看着平平的布娃娃,摸着下巴道“平平安安,多好。”

    “安安?”

    女孩想了想,开心点了点头

    “嗯,好,就叫安安。”

    依旧是抬着头看向天空,逐渐从思绪中脱离的女孩远视着他离开的方向。

    笑靥如花。

    龙门宗。

    “师姐,您说句话吧”

    “师姐,老祖说他说错了,江临师兄并没有登上成人阶梯。”

    “师姐你就吃口饭吧师姐你已经半个月没吃东西了。”

    “是啊师姐,虽然您完全可以辟谷,可是江师弟说过,人体需要补充氨基酸和蛋白质”

    “对啊师姐,江师弟那个直男怎么可能会呢,你要相信江师弟注孤生的能力啊。”

    “没错没错,当时江师弟邀请我去喝酒,我故意喝醉,还等着江师弟对我做些什么呢,可是江师弟只在我脸上画了只乌龟,这种傻瓜怎么会呢。”

    “师姐”

    在山峰的结界外,龙门宗不少的弟子纷纷来劝导自己的师姐。

    自从那天老祖说江临师弟了之后,师姐整个人都不好,紧握长剑就要冲到外面,最后还是师祖和师祖母给强行拉了回来,然后困在了师姐自己的山峰之中。

    “算了,让我来吧”

    “师祖”

    “师祖都怪你!”一位龙门宗女修士嘟着小嘴道。

    “是啊师祖,如果不是您乱说话,师姐怎么会这么伤心!”

    “上次师祖你还带江师弟去学方言!”

    “没错!师祖你上次还拉着江师弟去女澡堂!”

    “”

    洞穴之外,龙门宗不少女弟子纷纷责怪自己的老祖,龙门宗老祖也是十分的尴尬,不停地挠着脑袋。

    说实在话,自己也愁啊

    江临那小子回魔教了,清婉这小妮子也是为情所困,自己最得意的俩个后辈怎么这么不省心呢

    龙门宗老祖进入结界,清了清嗓子,落下山峰,敲了敲房门。

    “清婉啊其实呢确实是老祖我看错了,江临那家伙肯定还是个小屁孩,你不用担心,你知道的,师祖我平时就喜欢口嗨嘛江临那小子给我看了一些武夫用的泡澡药,肯定是想练拳,因为腰闪了才让我误判的。如果清婉你不信,老祖我就对天发四老祖我”

    “咚!”

    老祖话未说完,一道剑光直冲而上,破开木屋,破开漫天云雾,就连禁锢法阵都被这道剑光刺穿。

    剑光闪过,一位长发飘逸的曼妙女子握剑飘然落地。

    林清婉白了自己老祖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结界被破后,在山峰上空的一个个师弟师妹也是有些冒冷汗地缓缓落地。

    覃萧抹了把脸“老祖,您就别发四了,您发五都没用,您那招发四是不是江师弟教的”

    “”

    老祖老脸一红,好像要再狡辩什么。

    林清婉摆了摆手“好了师祖,不用多说什么了。这么多天,清婉也想通了。”

    “嗯,你真的想通了?”老祖心中一惊,这个倔妮子难道看破红尘了?

    “嗯,我想通了!”

    林清婉淡然道。

    “我相信江师弟是不会那么不知道珍惜自己的!肯定是有什么狐媚子对师弟用了肮脏的手段!

    我要去东林城!我要去保护小临!任何狐媚子都休想再靠近小临一步!”

    ……

    ……

    【感谢“奈何姑娘无缘”大佬1万起点币的打赏~~~感谢“剑行九幽“大佬成为本书舵主~~~为两位大佬欠上两章,记在小本本上~~~(づ︶ど)】

    【扑街作者在线卑微求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