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武侠冒险 > 第七章:少林

第七章:少林

 热门推荐:
    一天后,嵩山,少林寺。

    一行十来人朝嵩山而来,仆从打扮,衣饰却都是上好的绸缎,一举一动,规规矩矩,却又尽显气派,显然是官宦贵族中调教出来的。

    当先四人抬着一顶轿子,抬轿四人步伐沉稳,双脚有力。一路曲折不平,轿子不曾晃动。从山脚走到山顶,未显吃力之色,显然都身具功夫。

    沿路两旁香客僧人见了,都暗自惊奇,揣测着轿内坐着的是何等贵人?

    临近山门时,轿子停了下来,从中走出一个俊秀男子,手持折扇,神采飞扬,端的是风流翩翩美少年。

    见了这一幕,知客僧不敢怠慢,朝前迎了上去。

    少年躬身施礼道:“大师有礼了。”

    不消说,这少年自然就是乔装打扮了一番的夏云墨。

    他降临此界时就在河南一带,距离少林寺不算远,既然如此,自然是要来看看这千年古刹,若能从中捞到几十门绝学武功,再好不过了。

    想要以正规的手段窥得七十二绝技,那就只有进入少林当和尚,向武僧方向发展,并得到少林寺高层的认可,或才能一睹七十二绝技真容。

    夏云墨可对当和尚不感兴趣,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消耗。

    他的打算很简单,利用“踏雪寻梅”的轻功,直接掠进藏经阁找武功绝技。

    这一方世界早已衰败,就他这些日子对官府和江湖人士的了解,高手少之又少。

    夏云墨实力在后天境二层,但全力爆发之下,可以达到后天境四层的水准。再加上踏雪寻梅这种高妙的轻功,在这方世界绝对算得上顶尖高手,他的计划很有可行性。

    不过,少林寺底蕴深厚,说不定藏着一两尊了不得的大高手呢?

    所以,他就提前来踩点了。

    他砸了大把大把的银子,很快的凑齐了一群“演技派”队伍。至于这银子是怎么来的,自然就是劫富济贫,再顺便向几伙山贼“借”了些。

    知客僧何事道:“公子远道而来,不知所为何事?”

    夏云墨道:“家父自小心慕佛法,生平愿望就是能读贵寺真传佛经,又因家父年事已高,受不得舟车劳顿。我身为人子,岂能不尽孝道。”

    知客僧心下好感倍增,说道:“公子孝心可嘉,此乃善果。”

    夏云墨诚恳道:“在下希望能够贵寺能够允许我抄录经书,带回家中,日日诵经祈祷,以尽孝心。”

    知客僧思忖片刻,将手一迎道:“此时小僧不能做主,还请公子入寺休息,小僧去将此事禀报长老。”

    “那就多谢大师。”夏云墨双手作揖。

    等进了寺庙,夏云墨拜了佛祖后,又对小厮招了招手,那小厮立刻送上一叠银票。

    捐了三千银子的香火钱,这少林寺的僧人更加郑重,认定了夏云墨是高官豪门弟子,甚至方丈也出来与夏云墨攀谈了一番,主客尽欢。

    有金钱开路,此后夏云墨的行程就简单得多。

    他每日在禅房中抄写经书,什么金刚经、法华经、楞伽经……应有尽有,书册抄了厚厚一摞,手都有些发酸,比起当初码字还要辛苦。

    只可惜,他一共也就进过一次藏经阁,还是在捐了三千银子后,由几位僧人陪同,没有半点自由,其余时候经书都是由知客僧取来。

    他足足抄了五日的时间,这才带领仆从,向少林众僧告辞。

    这五日的时间却也不是平白消耗,收获极大。

    首先,就是发现了自己的隐藏技能。

    字迹工整潇洒,有大家风范。这一点,即使是少林寺的高僧也忍不住称赞。

    这大概是这具身子自带技能吧。

    第二,那就是有了一定的佛学修为。

    夏云墨整日抄写经书,有时候还会与少林众高僧讨论,再加上过目不忘与强大的领悟力,佛学修为进步神速。

    现在把头发剃光,袈裟一穿,跑到小寺庙中当个主持是绰绰有余了。

    要想修炼少林绝技,便需要一定的佛学修为,这算是为了以后做准备吧。

    天龙八部中,少林扫地僧曾说过,少林七十二绝技每一项都是凌厉狠辣,伤人性命的厉害功夫。练的越深,戾气越重,因此需要慈悲的佛法化解,否则戾气反噬,必死无疑。

    萧远山和慕容博两人,便是如此。

    少林寺七十二绝技名震天下,传承悠久。据说宋初有位神僧身兼二十三绝技、然后就是十三绝神僧玄澄了。

    除此之外,再无一僧能练就十种绝技。

    这一番话是对是错,以夏云墨如今的武学修为,很难分辨。

    但如论如何,这些经书就是佛门经典,还有历代高僧的批注,是难的的智慧结晶,看看倒也无妨。

    第三,少林寺中,的确没有能与自己匹敌的高手。

    至少,他不曾发现。

    这五天中,他借着讨论佛门经书奥妙的缘由,和少林寺许多高僧都碰过面。还曾施展轻功,将整个少林寺逛了一拳,也并未发现隐藏高手

    整个少林寺,几乎都是后天一二层,甚至许多武僧还在打搬运气血,感应气机阶段。

    唯一的后天三层,大概就是少林方丈了。功力虽然深厚,但气血腐朽,早已衰败,也不足为虑。

    第四,就是摸清了少林寺的许多规律和路线。

    一天后。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铛!铛!铛!

    暮鼓晨钟,雄浑的钟声从嵩山传来,梵音阵阵。

    又过了半个时辰,天色彻底暗了下来,今夜无月,只有稀疏的几颗星星。

    夏云墨一身黑色劲装,蒙着面,略作了打扮,便展开身法,朝着少林寺掠去。

    他的轻功唤作踏雪无痕,是御法宗有的数的身法,高妙至极。

    浮光掠影般的掠过了山门,进入了寺院,几个转折间,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藏经阁外。

    “莫约还有一刻钟。”

    夏云墨抬头望着藏经阁,呢喃着道。

    藏经阁内,两个僧人整理了一番经书,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便关上房门立刻了。

    一道清风吹过,窗户打开,夏云墨也进入了藏经阁中,大大方方的打量着四周的书籍经书,脸上露出笑容。

    终于,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