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武侠冒险 > 第一百五十六章:太玄(三合一,为堂主小哲夫加更)

第一百五十六章:太玄(三合一,为堂主小哲夫加更)

 热门推荐:
        时间一晃,已是十二月初五。

        这一日里,夏云墨手持赏善罚恶令,独自一人来到南海之滨的一个小渔村当中。

        在侠客岛送出的这面铜牌反面,刻有到达该渔村的日期、时辰、路径。

        每个人所得的铜牌,所镌刻的聚会时日与地点均有不同,是以夏云墨达到此地时,渔村中空无一人,不见其他江湖侠士。

        夏云墨在渔村中等了片刻,一名黄杉汉子手持木浆,来到渔村之中,朗声说道:“侠客岛迎宾使,奉岛主之命,恭请日月居夏居主启程。”

        “嗯,走吧。”

        夏云墨神色淡然,举步便走,倒是让迎宾使好生奇怪。

        暗道,自己接过无数帮主掌门,无不是浑身发颤,脸色苍白,一幅大难临头的模样,却从未有一人如夏居主这般从容不迫,隐隐中似还带着几许期待之意。

        两人转过三处山坳,来到沙滩边,这里正泊着一艘小舟。

        艘小舟宽不过三尺,长不过六尺,当真小的无可再小。

        小舟载上夏云墨、黄杉汉子两人,船边离海水已不过数寸,当真再不能多载一人。

        幸好时当寒冬,南海风平浪静。否则稍有波涛,小舟难免倾覆。

        那欢子划了几浆,将小舟划离海滩,调转船头,扯起一张黄色三角帆,吃了缓缓拂来的北风,向南迸发。

        入夜之后,小船转向东南,在海中航行了三日。

        等到第四日,正是腊月初八,那黄杉汉子指了指前面一条黑线,说道:“居主,那便是侠客岛了。”

        夏云墨跟着迎宾使上了上了岸,穿过一条巨大的瀑布后,便真正进入了侠客岛的腹心。

        这是一座巨大的山洞,燃着明晃晃的牛油蜡烛,数百位黄衣短衫客来回穿梭,将各大门派掌门引到各自的位置,看起来竟然有序,一点也不拥挤。

        忽的,夏云墨眼前出现了个满脸花白胡子,身材魁梧的,气度不凡的老者。

        这老者哈哈笑道:“你就是自称什么“拳脚无双,兵器第一”的居主夏云墨。”

        夏云墨淡淡瞥了他一眼,道:“天下第一或许算不上,但胜你应该是差不了。”

        这老者仰天狂笑:“好小子,当真是狂得很,有老夫年轻的风范。你帮了小翠和我孙女,我就不要你性命,只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这老头自然就是雪山派掌门人白自在。

        白自在本就逞强好胜,不过没了丁不四的刺激,还没有到自大成狂,如疯如魔的地步。

        数月前,他听了夏云墨的名头,就有来镇江比试一番的念头。

        不过因为帮派中出了些事情,耽搁了,心中引以为憾。

        “小子,天下第一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此时见到夏云墨,白自在早就把侠客岛忘在了脑后,右手一探,朝着夏云墨的后领揪了过来。

        他的出手快如闪电,方位又奇,天下间能够躲的过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夏云墨好似被他这手震住了一般,愣砸原地,竟动也不动。

        “给我起。”

        白自在哈哈大笑,运起力量要将夏云墨提起来。却不想夏云墨还是一动不动,反而还有一股强悍的内力激荡而出将他的手给震开了。

        白自在“咦”了一声,心想:“这小子内功果然了得。”左手探出,又抓住夏云墨胸口,顺势一甩,用尽全身力气,脸色涨的通红,对方的身子却是半点动也不动,仿佛脚上生了根一样。

        “他奶奶个熊,老子就不信邪了。”白自在左脚旋即绊去,想要将对方绊倒。

        夏云墨身子还是稳如山岳,只是如同看智障般的眼神瞧着白自在。

        “老头,你到底在做什么?”

        白自在愣愣道:“不可能,不可能啊,我这三招怎么回失效?”

        原来,他这一揪、一抓、一绊接连三招,号称“神倒鬼跌三连环”,实乃他生平得意绝技。

        数十年来,不知有多少成名的英雄好汉栽倒在这三连环之下。但碰上夏云墨深厚无比的内功,竟是一招也不能奏效。

        “不过你这三招倒是有些意思。”

        夏云墨忽的一笑,右手一探,照着白自在那般揪住了后颈,手臂一振,白自在身子立刻腾空而起,一下子就摔飞了出去。

        白自在脸色大变,但好歹也是个高手,在空中使了个千斤坠,正要稳稳落下来时,夏云墨身如闪电,飞掠而出。

        同时左手探出,抓在白自在胸口,顺势一甩,“砰”的一声,老家伙就撞在了石壁上,鼻子发红,鼻血都给撞出来了。

        “有趣,有趣。”夏云墨呵呵笑了笑,又朝着那白自在掠去。

        那白自在才刚刚站起来,便感觉脚下一绊,一下就又扑在地上,灰尘滚滚,狼狈不堪。

        他这原本用来对付夏云墨的三招,却完完全全用到了自己的身上。

        白自在灰头土脸的爬起来,却已明白对方的武功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骄纵之心锐减,又觉得四周的人都在瞧着自己,颜面大失,身法一展,消失在众人的眼中。

        一众掌门帮主窃窃私语,露出惊叹之色。

        他们的眼光俱时江湖一流,自然能够瞧得出这“神倒鬼跌三连环”看似简单,却是天下少有的妙招。

        在场中,能够接白自在下这三招的人,可谓是屈指可数。

        可这三招对日月居主非但没有半点用处,甚至还被他来了个“以彼之道,还治彼身”,反将白自在弄得灰头土脸。

        却也有高手暗喜不已,有日月居主这般高手坐镇于此,想来侠客岛也该忌惮一二,不会太过放肆。

        “公子。”

        “师父。”

        侍剑和石中坚也很快就到了,夏云墨微一点头示意。

        石中坚那小傻子只要来了侠客岛,这份机缘也就跑不掉。

        至于侍剑,上岛前自己曾向她说了“忘其形,得其意”六个字。她能够在侠客岛上领悟多少,就看自己的造化了。

        突然钟鼓之声大作,一名黄杉汉子朗声说道:“侠客岛龙岛主、木岛主两位岛主欢迎嘉宾。”

        武林群豪皆是心中一动,直到此时,才知道侠客岛岛原来有两个岛主,一姓龙,一姓木。

        中门打开,走出两列高高矮矮的男女,右首的一列穿黄,左首的一列穿青。那黄杉汉子叫道:“龙岛主、木岛主座下众弟子、谒见贵宾。”

        只见张三李四也夹在众弟子中,张三穿黄,排在右首第十一,李四穿青,排在左首第十三。在他二人身后,有各有二十余人。

        接着,两个老者缓步走出。

        这龙岛主须眉皆白,面色红润。木岛主长须稀稀落落,黑多白少,但一张脸却满是皱纹,叫人完全瞧不出他们有多少年龄。

        穿黄袍的龙岛主哈哈笑道:“在下和木兄弟两人僻处荒岛,今日得见众位高贤,大感荣幸,只是这荒岛简陋,款待不周,各位见谅。”

        木岛主道:“各位请坐。”

        龙木岛主邀请众人坐下,又举起酒杯,向群豪敬了三杯酒后,左手一举,群仆从内堂鱼贯而出,各自漆盘托出不少大碗的热粥,分别放在众宾客面前。

        群豪均想:“这便是江湖上人人闻之色变的腊八粥了。”

        此时的热粥蒸汽上冒,一个个气泡从粥底钻出来,一碗粥尽作深绿色,所见之物却菜不像菜,草不像草,药气浓郁,瞧着有说不出的诡异。

        这世上毒物,大都呈青绿色,这一碗粥深绿如此,只映的人面俱碧,药气冲鼻,其毒之浓烈,可想而知。

        群豪此时皆是脸色发青,倒是与这腊八粥相得益彰。

        那木岛主客气道:“各位远道而来,蔽岛无以为敬。这碗腊八粥在外面不容易喝到,其中主要一味“断肠蚀骨腐心草”更是难得。各位请喝,不必客气。”

        说着和木岛主左手各端碗粥,右手举筷相邀。

        这腊八粥原本卖相就已是骇人,“断肠蚀骨腐心草”之名更是惊世骇俗,群雄惴惴不安,却是没有人敢动筷。

        夏云墨、侍剑和石中坚不在此列,他们咕噜噜的将一碗腊八粥喝尽,引得群雄侧目。

        “他娘的,先打架输给了这小子,现在连比胆气说什么也不能输了。”白自在心中一横,端起一碗腊八粥,也很快喝的干干净净。

        “好,这断肠蚀骨腐心草果然不俗,药力之强,尚在九九丸、烈火丹之上。又加之其他佐料,强筋壮骨,补气益体,就算是我如今也有不小的效果。”

        一碗腊八粥下肚,将药力渐渐划开,夏云墨心头一动。

        他会下毒制药,乃是这一行的大行家。只是一闻,就知晓这一碗腊八粥极为难得。

        纵观整个《侠客行》世界,侠客岛已然立于武学之巅,即使是岛中的仆从,亦是身形灵动,内功不俗,放在江湖上也是一方高手。

        想来他们能有如此成就,一来是侠客岛的武功,二来便是这药膳了。

        夏云墨眼咕噜一转,扬声道:“傻小子,这粥味道如何?”

        石中坚回味了一番道:“师父,这粥闻起来虽苦,但吃起来却是甜丝丝的,味道着实不错。”

        夏云墨又道:“吃饱没有?”

        石中坚是个老实人,摸了摸肚子道:“这一碗有点小,徒弟还没吃饱。”

        夏云墨道长叹道:“我也是,在海上飘了三天,肚子早就饿了。”

        侍剑同夏云墨混了些日子,变得机灵起来,已明白了公子的用意,道:“公子,我也没有吃饱。你瞧这些掌门他们似乎都不喜欢喝,不知道若是想他们讨要,不知他们给不给我们。”

        四面八方的目光瞧向三人,心头不由道:日月居的这三人武功那么高,怎么人却是傻子,莫不是练武功把脑子都练傻了?

        自然,也有一些掌门帮主瞧出了端倪,但奈何侠客岛的恶名实在太大,他们潜意识里已将腊八粥视为毒粥。

        夏云墨三人周围几桌的人纷纷把腊八粥端过来,道:“这粥气味太浓,我喝不惯,请用,请用,不必客气。”

        夏云墨抱拳谢了谢众人,连续喝了七八碗粥,这才停下来。

        侍剑、石中坚两人瞧夏云墨不喝了,也纷纷擦了擦嘴,不再端碗。

        这一来是药性足够了,若是再喝下去,反而有害。二是知足常乐,若是把粥都喝完了,岂不是太不给两位岛主面子。

        他又起身,走了过去,输了一股内力在侍剑体内,帮她化解药力。

        至于石中坚,这小子内功深厚,倒是不必担心。

        紧接着,龙木两位岛主就开始解释侠客岛来历与赏善罚恶的真实意图,将众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恰好,岛上“断肠蚀骨腐心草”开花,若再辅其他佐使之药,熬成热粥,服用后与我辈练武人士大有补益,于是我二人就派出使者,邀请各大门派掌门人来蔽岛和腊八粥,喝过腊八粥后,再请他们参研图解。”

        “诸位若还是不信,便请去里面瞧一瞧。”

        在两位岛主的邀请下,众人络绎不绝的走进石室,只见东面是快打磨光滑的石壁,石壁旁边点燃八根大火把,照耀明亮,壁上刻有图字。

        石壁中,已有十来个人。有的在凝思注目,有的在打坐练功,更有三四人在大声争辩。

        不消说,这些人自然就是前两批被请来的武林群雄。

        夏云墨也走到石壁前,在石壁上绘的是个青年书生,左手执扇,右手飞掌,神态优雅潇洒。

        在壁画下还有大量文字,俱是诗词注解,还有前人注解之类,繁复无比。

        这些注解看似玄奥,实际却是有益无害,整个侠客岛就是被它们坑了。

        夏云墨看也不看,只是默默注视着青年书生的图形,找到开头。

        “这石壁上的武功只能从图形中寻求,并且最好能够忘记文字,不受干扰,如若不然,便等于是事倍功半,甚至是无用功。”

        夏云墨这一路走来,也算得上博学多才,学贯百家。想要将这些暂时忘掉,却也不太容易。

        他闭上双眸,不断运转《神照经》、《罗汉伏魔神》等武功,心境逐渐安宁,进入了某种玄之又玄的状态。

        足足用了一刻钟的时间,他才重新睁开双眸,原本对于文字的理解此时尽数被隔离,只剩下最为本质的图画线条。

        只是寥寥数眼,夏云墨就知道这幅壁画中藏着一门极为上乘的武功,并且也蕴含了渊博精深的武学奥秘,即使是以自己的武学才情,也无法片刻间将其破解。

        不过他并未半点气馁,依据原来的路线,石破天可是花了三四个月的时间才将这些神功尽数练成,自己不必强求,只是默默将功法运行路线记住,暂时并不修炼。

        如此一来,进展自然是极快。

        他这一路走马观花下去,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已将前二十三座石室的武功尽数记住。

        《侠客行》一首诗共二十四句,即二十四间石室图解。

        那第五句“十步杀一人”,第十句“脱剑膝前横”和第十七句“救赵挥金锤”,每一句都是一套剑法。

        第六句“千里不留行”和第七句“事了拂衣去”,第八句“深藏身与名”,每一句都是一套轻功。

        第九句“闲过信陵饮”,第十四句“五岳倒为轻”,第十六句“纵死侠骨香”,则各是一套拳法。

        第十三句“三杯吐言诺”,第十八句“意气素霓生”,第二十句“烜赫大梁城”,则是吐纳呼吸的内功。

        夏云墨越是看下去,便越是觉得这《太玄经》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简直匪夷所思。

        即使是自己踏入先天,这一门武功也会成为自己巨大助力。

        如此想着,带着一许略显悸动的心情,夏云墨踏入最后一间石室。

        这第二十四间石室中并无壁画,仅刻有一篇蝌蚪文字。

        龙木两位岛主也在石室中观摩,聚精会神,夏云墨朝他们打了招呼,他们却理也不理,依旧沉浸在蝌蚪文中。

        夏云墨径直的走到蝌蚪文前,双目注视蝌蚪文,仔细瞧了起来。

        这“太玄经”最后一篇看似蝌蚪文,实际上一方面是侠客行的武学总纲,可以将前面二十三石室中的武功串联起来,熔于一炉。

        另一方面则是经脉图谱,用以打通全身经脉的无上法门。

        夏云墨心意一动,日月真气顺着太玄经运行,先是背心的“至阳穴”至“悬枢穴”,紧接着到小腹中“中注穴”,而随着经脉一片片打通,居然不断连接起来,开始将数百穴道内息串联一体。

        突然之间,猛觉内息汹涌澎湃,顷刻间冲破了七八个窒滞之处,竟如一条大川般急速流动起来,自丹田而至头顶,自头顶又至丹田,越流越快。

        他本就全身经脉俱通,此时更是百脉畅通,再无一点凝滞之处。

        而他整个人更是与天地契合,真气越发凝练起来。

        这一刻,夏云墨距离先天之境,已经只剩下一层如纸般的薄膜。只要他愿意打通,立刻就能突破天地二桥,后天返先天。

        只是,时间快要到了啊。

        夏云墨长吐出一口气,今天就是返回主世界的时间,后天返先天容不得半点马虎,他所主修的《烛照幽莹统御万法经》更是如此。

        一旁有个声音道:“夏居主不但武功高绝,原来还是一位精通蝌蚪文的大行家。”

        夏云墨转过头去,间木岛主一双照耀如闪电的目光正瞧着自己,微笑道:“在下不懂蝌蚪文内涵,只是忘形而得意罢了。”

        夏云墨猜测,这蝌蚪文或许也是某种奇特而古老的文字,若是能够破解,指不定又能得到一门玄奥深邃的武功绝学。

        木岛主若有所思,自言自语:“忘形而得意,忘形而得意。”

        龙岛主目光灼灼道:“夏居主可是破解了这蝌蚪文,若有所得,还请赐予指教,完成我兄弟二人心愿。”

        夏云墨道:“忘其形,得其意。两位岛主有天纵之才,只需记住这六个字,想来应该能够理解这《太玄经》本意。若是还有不解之处,可以问我的徒儿石中坚。”

        这两位岛主虽得《太玄经》,却并不敝帚自珍,并且还维护武林正道,数十年不断派出门下赏善罚恶,行侠仗义。这等心胸,夏云墨心头也有些敬佩。

        且腊八粥、太玄经、九九丸、烈火丹都有两位岛主的身影,夏云墨得了好处,回馈一二,也并无大碍。

        木岛主回过神来,眉头微皱道:“听闻夏居主的话语,可是要去哪里吗?”

        夏云墨没有回答,只是长吟道:“纵马江湖道,今生任逍遥……”

        话还不曾说完,一团绚烂奥妙的光便已将他整个人包裹,旋即消失不见。

        龙木岛主对视一眼,胡子差点都扯了下来,眼睛睁大,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石室,但除了他二人外,空荡荡的一片,又哪里还有什么人影?

        “怎么可能,他怎么就这样消失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半点踪影都没有。”龙岛主失声叫道。

        木岛主眉头紧皱,忍不住做出一种猜想:“难道这太玄经真是天上神仙留下来的,一旦修成,就能立地成仙?”

        两人默然片刻,木岛主忽的想到了“忘其形,得其意”六个字,向石壁中瞧去,但一时间心绪纷纷,那里能够领略到蝌蚪文的要领。

        龙岛主施展轻功飞掠而出,还罕见的骂了了一句:“看了几十年也没看出个屁,快和我去找石中坚。”

        木岛主如梦方醒,也追了过去。

        ……

        石中坚破解了侠客岛的武功奥秘后,众多武林群豪相继返回中原,带来了一条又一条轰动武林的讯息。

        而夏云墨也在众说纷纭中,成了修炼《太玄经》大成,飞升成仙的武道传说。

        除此外,天下第一台依旧保留着,并且还成了三年一度的武道大比。

        谁若能在天下第一台上,力压天下高手,便能接替武仙神话夏云墨“天下第一”的头衔。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二次大比的“天下第一”,分别是石中坚和侍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