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武侠冒险 > 第一百七十八章:小鱼儿、铁心兰(加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小鱼儿、铁心兰(加更)

 热门推荐:
    哒!哒!哒!

    马蹄声雷动,一匹白马正在飞速的奔跑着,在马上则坐着一对少年少女。

    那少年满头黑发未梳,只是随俗便便打了个结。他脸上有道刀疤,几乎从眼角直到嘴角。但是这刀疤并未使他难看,反而让这张脸有着说不出魅力。

    这刀疤少年给人的第一印象,竟是个美少年,绝顶美少年。

    另一少女也是个难得的美人,只是面色有些苍白,神情似也有些惶恐,好似正在被人追杀一般。

    两人正骑马赶路,忽见前面的路上,一块绿草如茵,仔细一瞧,这块草竟不住的蠕动,赫然是百余条青色的小蛇。

    少女失声惊呼,少年眼疾手快,已调转马头,向旁边的一条岔路冲了过去。这条路虽然窄小,但两旁竟有林荫夹道。

    就在此时,突然一条蛇自树上倒挂下来。

    这条蛇虽仍是碧绿色,但却不小,绿油油的蛇身,粗如婴儿手臂。

    白马人立而起,女子吓得魂的飞起来了。

    那少年喝道“别怕,捉蛇打狗的本事我最在行了。”

    喝声中,出手如电,捏着那蛇的七寸,往树上摔了过去,这一抓一摔果然迅疾准确,蛇已经被摔晕了。

    那女子才刚松一口气,男子却面色惨白,掏出把匕首,往自己的手上划了一刀,自他手臂中流出来的血,竟是黑色的。

    少年嘶声道“好一个碧蛇神君,我终于还是上当了。”

    再瞧着那蛇,虽已晕死,但蛇身却是笔直的,七寸处隐隐竟似有光芒闪动。

    那少女终于明白“原来……那条蛇已经死了,碧蛇神君在蛇身只能够藏了一把软剑,剑上有毒,你一捏舍身,里面的剑锋就伤了你。”

    这两人中,那美少年正是从恶人谷出来不久的小鱼儿,江小鱼。

    至于那女子,乃是十大恶人之一,狂狮铁战的女儿铁心兰。

    而追他们的人,就是十二星相中的号称“青海之灵,食鹿神君”的蛇,碧蛇神君。

    至于这原因,则是因为铁心兰身上带着的一张藏宝图。

    据说这是燕南天当初入恶人谷之前留下的,他似乎也知道入谷必死,所以将他身前搜集的古玩珍宝,以及他天下无敌的剑谱,全都藏着一个隐秘之处,若是没有这藏宝图,无论谁也找不到。

    古玩珍宝或许还有人不屑一顾,但那天下无敌的剑谱,却是无数武林人士梦寐以求的存在。

    小鱼儿从怀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羊皮纸,拿在手里挥来挥去,口中大呼道“小臭蛇,你瞧见了吗?这就是藏宝图,你想不想要?”

    他喊了两声,树梢果然出来一声又尖又细,又滑又腻的声音“这迟早是我的。”

    只见这碧蛇神君穿着条碧绿的紧身衣,藏在树叶中,当真叫人难以发觉。

    他的的身子又长又瘦,弯弯曲曲的藏着树丫间,全身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活脱脱的像是一条蛇,毒蛇。

    铁心兰抬头瞧了一眼,全身都觉得发麻,像是有条蛇钻进她的衣服里,沿着她的背脊在爬。

    小鱼儿却大笑道“这真的迟早是你的吗?”

    那碧蛇神君阴恻恻的冷笑“你若趁早双手奉上,本座只怕还会救你的命。”

    小鱼儿大笑道“是,是,我很相信。”

    他大小声中,突然就要将羊皮纸往嘴里塞去。

    就在此时,忽听一道清脆略中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等一等。”

    小鱼儿扭首望去,只见风吹草长,波浪起伏。在阳光照射下,不知何时,已多了两条人影。

    “嘻嘻,藏宝图吗?这一路上走来走去,真是有些无聊,不如我们去找这个藏宝图吧。”

    小鱼儿只觉得眼前一划,两条人影就飘到了眼前。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藏宝图已落到了其中一条人影手中。

    小鱼儿抬了抬头,一眼看去,就瞧见一个长发披肩的黑袍女子,她面上带着个死眉死脸的面具,以沉香木雕琢而成。

    那怕是青天白日,骤然见了这样一个人,小鱼儿和铁心兰仍不禁骇了一跳。

    另外一个却是位面带黑白面具的男子,浑身散发出一层诡秘莫测的气息。

    虽然瞧着不那么吓人,但一站在他身边,小鱼儿也不禁生出鸡皮疙瘩。只觉得这人比碧蛇神君危险十倍,百倍。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跟我抢藏宝图。”

    碧蛇神君在树上一滑一闪,便“嗖”地跳了下来,一把朝着那戴着沉木面具的女子抓了过去。

    那知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那个女子的衣裳,就觉得自己的后领被人揪了起来,身子腾空飞起,一下就撞在了一颗大树上,直摔得两眼冒金花。

    才刚一站起来,又觉得胸口被人抓住,又是一仍,他人飞出三丈之外,以脸抢地,顿时鼻青脸肿,浑身骨头都似散了架一般。

    “妈的……”

    碧蛇神君简直气得半死,十二星相身为江湖上手段最凶狠、名头最响亮的大盗,除了当年在燕南天手上吃了大亏外,都是一帆风顺,无论是那路势力,听到他们的名字也是战战兢兢。

    可今天就连连被对方摔了两下,就连人影也没有看清,简直不可思议。

    但他也明白,对方的武功已是匪夷所思,绝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他休息了片刻,暗中催动藏着他体内的几条毒蛇,分别爬在他的胸口,后领、大腿等部分,要是那人再敢来碰他,立刻就要被毒蛇咬住,中毒而亡。

    “你到底是……”

    碧蛇神君刚刚爬起来,正准备说几句狠话后逃走,脚下却是一绊,整个人又飞了出去,摔在个石头上,这一次就没有再爬起来了。软软的瘫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晕了。

    铁心兰和小鱼儿瞧着那白衣男子,就好像是见了鬼一样。

    他们武功虽然一般,见识却不俗。自然瞧得出白衣人随随便便的一揪、一抓、一绊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到了返璞归真地步,武功简直高的骇人。

    那带着沉木面具的女子瞧着小鱼儿,忽然道“你是江小鱼?”

    小鱼儿瞪大眼睛,道“你……但我怎么不认得你。”

    那女子道“我叫木夫人,以后你就认得了。”

    那男子也笑着道“既然有了木夫人,那我就叫明先生吧。”

    不消说,木夫人自然是怜星,而明先生就是夏云墨。

    夏云墨有心要见识一下化石神功,就朝着九秀山庄赶来,正好遇到了小鱼儿他们。

    怜星瞧了两眼藏宝图,将其中的信息记在脑海中,就还给了小鱼儿“你中毒了?”

    铁心兰急切道“他的确中毒了,只有碧蛇神君有解药,否则……他……他只怕活不过今天。”

    怜星道“既然如此,你们还不去搜一搜碧蛇神君身上有没有解药。”

    铁心兰和小鱼儿如梦方醒,连忙去搜碧蛇神君的身体,同时还不忘探了探碧蛇神君的鼻息,却是已经毙命。

    过了半响,两人搜出一些瓶瓶罐罐。

    小鱼儿认得解药,不由得大失所望,瓶瓶罐罐里的竟没有一样是。可以想象,那碧蛇神君在下毒时,就没有想过要救活小鱼儿。

    小鱼儿惨然一笑着道“你这条小臭蛇,就这么想让小鱼儿到下面陪你。也不知到了下面,是小鱼儿把你炖了做蛇羹,还是你把小鱼儿炖了做活鱼汤。”

    怜星宫主道“明先生,你救他吧,我知道你想要救他很简单。”

    铁心兰身子一震,走上前来,颤声道“先生……求求你……救他……”美眸中射出哀求之色。

    夏云墨呵呵笑道“你们瞧着小子闲情逸致的,那里像是中毒的样子,他自己都不着急,你们着什么急。”

    铁心兰身子一震,道“可是……他……他……”

    小鱼儿大眼睛转了转,突然大笑道“咱们走吧,你何必去求他。”

    铁心兰道“可是你的蛇毒……”

    小鱼儿大声道“我死就死,活就活,有什么关系?这位明先生武功虽然不错,但解毒的本事却并不一定厉害,你逼他相救,岂不令他为难。”

    闻言,铁心兰愣住,不由自主的瞧向夏云墨“你不能……解毒吗?”

    夏云墨呵呵笑道“果然是个小滑头,倒是懂得激将法。”

    小鱼儿冷笑道“我可没有激你,也并未要你救我,我自己高兴死就死,高兴活就活。”

    夏云墨道“我家夫人既然让我救你,你便是想死也难了。”

    怜星宫主羞的跺了跺脚,悄悄的在夏云墨腰间软肉捏了使劲掐了掐。

    小鱼儿眨了眨眼睛,道“这可是你心甘情愿要做的,我既未求你,你纵然救了我,我也不会感激你。”

    夏云墨眼中忽然射出一道可怕的光芒,嘿嘿冷笑道“夫人既让我替你解毒,我自会替你解毒。只可惜,你小子的嘴实在有些难听。本来我可以让你轻轻松松的解毒,但现在……嘿嘿,有你的罪受。”

    语气森冷,再加上夏云墨如今已将移魂修炼到极为高深的地步,无论说出什么话,都自然而然的叫人信服。

    小鱼儿不禁打了个寒颤,吞了吞口水,却强作镇定道“我……我小鱼儿铜皮铁骨,怎么会……会怕啊啊啊!”

    话还没说完,夏云墨忽的闪到他面前,一根手指点在他受毒伤的手臂上,至刚至烈的太阳真气汹涌而出。

    霎时间,小鱼儿好似置身于烘炉中一般,酷热到了极致,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都要被燃烧殆尽,这不像是治疗伤势,反而更像是一种可怕的酷刑。

    饶是小鱼儿小被万春流药浴,有一身铜皮铁骨,此时也觉得痛苦不堪,忍不住哇哇大叫起来。

    很快,夏云墨松开手指,小鱼儿一下就趴在地上,浑身发颤,像是条死狗一样吐着舌头呼着气。

    他的心头第一次生出后悔与害怕的情绪,那宛如地狱一般的疗伤,委实太可怕了。想来十八层地狱,也莫过于此。

    不过“后悔”与“害怕”的情绪来得快,去的更快,小鱼儿心里甚至都开始计算起该如何报复夏云墨,如何让这神气十足的明先生也吃吃苦头。

    “嘿,小子,你的确聪明,不过聪明过了头,而且都是些自以为是的小聪明,今日遇到我这种宅心仁厚的老好人也就罢了。遇到真正的对手时,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加上这小聪明,或许就连自己的性命都很难保住。”

    紧接着,这位明先生眼中露出戏谑的光芒,让江小鱼有种浑身被看透的感觉。

    “我知道你不服气,想让我也出出丑相,我欢迎之至。不过你可要记住,我这人一向小气的很,你若是是被我发觉了,我会让你吃十倍的苦头,出十倍的丑相。”

    这语言中带着某种可怕的力量,直击小鱼儿的心灵。他浑身一颤,讪笑道“明大哥说笑了,你救了小弟的性命,小弟对你感激涕零还差不多,怎么会去想这些东西呢。”

    夏云墨冷笑一声“但愿你真是如此所想。”

    铁心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她和小鱼儿的相处时间虽短,但也明白小鱼儿在有些方面简直执拗的可怕,想让他服软,可以说得上是比要他性命还要难。

    怜星噗嗤一笑道“真是的,和一个小孩子都计较这么多,也不害臊。”

    夏云墨身子一飘,又回到怜星身边,笑着道“和这小子开个玩笑罢了,而且这小子的心思诡计可厉害得很。你们家那位少宫主遇上他,虽不会败,也占不了多大便宜。”

    怜星惊道“你怎么知道?”小鱼儿与花无缺的事情他从未与夏云墨说过,可他怎么会知道?

    夏云墨呵呵笑道“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

    一个甜美的女子声音忽然响起“这条臭蛇是谁杀的?莫非不知道这里的规矩。”

    话语声中,只见一个绿衣少女,手挽着花篮,肩着花锄,款款自树后走出。

    她的体态轻盈,柳眉轻颦,大大的眼睛充满了忧郁,容貌虽非绝美,但却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她身后还跟着个浓眉大眼的少年,个子又高又大,却满面稚气,毕恭毕敬的跟着女子身后,头也不敢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