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武侠冒险 > 第一百九十章:元旦快乐

第一百九十章:元旦快乐

 热门推荐:
    夏云墨目光微动,心中虽有惊讶,但却也在意料之中,并不算太过意外。

    怜星已在明玉功第八层停驻了多年时间,她们之所以无法臻至第九层,无非是因为心境的原因。

    当初在移花宫中,怜星的手足畸形被夏云墨治愈。那不但让她的身体臻至完美无瑕,就连心灵上的尘埃也清扫了一些。

    峨眉山地宫中,怜星修炼“五绝神功”中的一些秘法,终于将明玉神功推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

    直至今日,她终于终于到了无瑕无缺的圆满心境,将这一门神功臻至巅峰。

    夏云墨目光一瞬不瞬的的凝视这怜星的躯体,此时怜星的身体又产生了奇异的变化,但见她的身子非红非白,竟成了透明的,肌肉里的每一根经脉、每一根骨头,都仿佛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那一张绝美的脸,竟显得诡秘可怕,又带着一种神圣美感。

    这正是明玉功修炼到了最后一层,才会出现的奇异现象。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怜星的身躯才有新的变化出现。

    轰!

    怜星身上的玉光轰然绽放开来,极致的璀璨,晃人心神。而在这一刻,在玄光尽照之下,夏云墨竟感觉出怜星体内真气竟凝成了一个可怕的漩涡,而这房间的气温,也随着这个漩涡的形成下降了不少,好似骤然进入了寒冬一般。

    终于,怜星周身上下莹莹玉光开始由盛转衰,由光彩夺目化为黯淡,直至所有的光芒被她彻底的收拢在躯体之中。

    过了好片刻时间,她终于再次睁开了那一双灿烂璀璨的眸子,越发的深邃、高不可测起来。

    她站起身子,身子翩跹一旋,衣袂飞扬。她的肌肤此时散发着明玉般莹润的光泽,充满了神秘莫测的魅力,整个人就好似一尊神祇。

    而她的身子也完全被那黑洞笼罩,夏云墨施展“玄光尽照”,神念探照进去,这原本无往不利的神念,竟那“黑洞”竟是将神念吸收了进去。

    “这就是明玉功第九重的境界,果然……奇妙的很。”怜星瞧着自己的一双玉臂,竟也有些不可置信。

    夏云墨拊掌道“十来年的积累,再加上如今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都臻至无瑕无垢的境界,若是这样还不能达到明玉功的第九层,那也只能所根本就不存在第九层。”

    或许,怜星心境有缺,并不完全是因为江枫,更多的是因为邀月。

    邀月太强势了,怜星从小就被她压了一头,她想要能够摆脱姐姐的控制,甚至胜过姐姐,压她一头。

    可是,不管是武功、还是性格,她不及强势邀月。

    当然,或多或少,她也被当初的江枫伤过。毕竟江枫宁愿选一个婢女,和那婢女私奔,也不喜欢她姐妹任何一人,

    怜星也清楚。

    对于尘世间的人来说,她们两姐妹无敌江湖一身,对绝大部分的武林人士来说,是鬼神般的存在。可敬、可畏、可恨但却绝不可爱。

    如今,却有一个人喜欢怜星,和她一起闯荡,一起游玩,还很喜欢她。

    在这一刻,她便已经胜过了她那孤独高傲的姐姐,同时被江枫刺出的心伤,也抚平了,心境终于圆满,到了明玉第九层的境界。

    怜星望着夏云墨,面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移花宫中,是你胜过了本宫,那现在呢?”

    夏云墨笑着摇了摇手道“不妨试试。”

    怜星那美丽的眸子中泛起一丝笑意,道“既然如此,那本宫就不客气啦,早就想揍一顿你一顿了,谁让你总是惹我生气。”

    话语说完,一只纤纤细手就宛如清风般拂动,所带来的却是宛如滚雷般的刚猛狂暴之势。破空一击,轰然朝着夏云墨袭了过来。

    夏云墨衣袖拂动,手掌探出,日月真气涌动,施展出了阴阳共济的一掌。

    轰!

    两道可怕的掌力轰然碰撞,好似一道闷雷炸开,竟是让整个房间都为之一颤。

    旋即,两人再次展开交手,却是从房间中打在了院子中。两人交手都是闪电之势,每一击都蕴含了可怕的力量。若非他们的对手是他们自己,否则早已取得了胜利。

    同时,因为这是在他们自己住的院子中,因此出手也是极有分寸,并未损坏此屋子内的一草一木。

    夏云墨与怜星越是交手,也就越是心惊。

    这里并非玄幻世界,武功晋升一层,并不会与之前有天壤之差。但怜星的实力之强,却也着着实实的让夏云墨吃了一惊。

    天下武学之道,无论多么高深的绝技,运转功力时,总是会消耗内力。

    可这明玉功大成,功力不往外挥发而是向内收敛,故而运功下不损耗内力还可以增加功力,达到无止无歇、无穷无尽,达圆转通明之境。

    并且体内的真气会形成一股漩涡吸力,无论什么东西触及了她,都会如磁石吸铁般被她吸过去。

    除此外,这真气还能产生出一股可怕的寒意,随意一挥手,便使得四周温度骤然下降,一个顶尖高手如若被怜星扣住了手腕经脉,恐怕立刻就要被她冻成冰雕。

    源源不绝的内力、可怕强大的吸力、自带的寒冰属性。

    这明玉功的三点特性,随意放在一个武林人士身上,都可能造就一个顶尖高手,更何况怜星还将这三种可怕的特性集于一身。

    即使是夏云墨,一时间面对她竟也难以取胜。

    不过越是如此,也就越能证明明玉功的价值。

    夏云墨双眸发亮,若是将明玉功彻底融入到“烛照幽莹统御万法经”中,那么这源源不断的内功,再加上自己强大的恢复力,或许实力就会再次攀登到一个崭新的境界。

    不过,这一点却属实有些困难。

    邀月、怜星天赋超然,且心无旁骛,前八层也足足用了二四十年的时间。夏云墨或许比她们还要更短一些,但却也绝不是短时间能够达到。

    “再接本宫一掌!”

    怜星的倩影如云霞般掠起,一只手掌晶莹如玉,带着玉石般温润的光泽,掌心微凹,内蕴阴冷森寒的明玉真气,真气还未爆发出来,四周气温就已宛如寒冬一般。但他的力道却是刚猛雄浑,霸道似河坝崩塌,江水崩泄!

    夏云墨哈哈一笑,竟不躲避,也不抵御,只是双臂张开,任由胸口要害显露在其面前。

    见此情况,怜星自然不会再下杀手,她推出的掌力,每进一分,便消融一分,等她人到了夏云墨面前似,那可怕的明玉真气已经消散一空。

    夏云墨双手一坏,就抱住了怜星,两人同时倒在了花丛中,怜星伸出晶莹如玉的手指,在夏云墨的额头弹了弹,笑嘻嘻道“你这癞皮狗,怎么就不打了。”

    夏云墨嗅着她瀑布秀发传来的幽香,笑道“再打就难收手了。”

    两人一时间难分胜负,若要再斗下去,情况也就难以控制了。

    夏云墨笑道“那回房间吧。”

    怜星眨了眨眼睛道“做什么?”

    夏云墨笑道“自然是该睡觉了,这么大晚上的了”

    ……

    庭院深深。

    夏云墨挽起袖子,拿着花锄,松了松“眼儿媚”的泥土,又浇了些水上,模样神情,当真是人真的很。

    这距离上一次怜星突破明玉功第九层又过去了十来天的时间,他如今武功精进速度慢了下来,因此就想着触类旁通,找了怜星学习关于花卉方面的知识。

    又去池子中洗了洗手,转头望去,怜星正趴在窗台,认真的瞧着他种花,只是一脸惫懒,任由青丝垂泄,似提不起什么精神。

    夏云墨道“你呀,现在看看都几时了,还不起来。”

    怜星抱着被子,摇头道“我不要起来,起来也没什么事做。”

    夏云墨笑道“最近这些时日都懒成猪了,快去梳妆一下,我们待会出去逛逛街。”

    却是怜星突破了明玉功第九层,再加上心境圆满,人生别无所求,就变得慵懒起来。

    就像是只大懒猫一般,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在太阳底下睡觉,偶尔舔舔毛,就是老鼠在眼前,也叫唤两声。

    只是夏云墨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如今这幅姿态,也有着另一番惊心动魄的美感,偶尔伸伸懒腰,打打哈欠,也是一幅绝美的画卷。

    所以夏云墨又多了一个乐趣,那就是没事的时候揉揉她的脸颊,就像是撸猫一样,让她变得精神一点。

    夏云墨道“快起来了,要不然今天就你做饭洗碗。”说罢,还作势要用湿哒哒的手去揉她的脸。

    怜星喊了一声“知道了”,便忙的把窗户关起来,紧接着里面便穿来淅淅索索的穿衣声。

    不多时,个绝色佳人便跳入夏云墨的眼帘中。

    与往日的素白色宫装长裙不同,她今天确实着一身红衣,红的就像是一团火,娇艳而美丽,比起往日少了几分圣洁高雅,却多了十分的娇艳甜美,更甚芙蕖菡萏。

    “走吧,我们一起出去吧。”

    夏云墨上上下下的欣赏了一番,便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并笑道“这一身倒是和你平常穿的不太一样。”

    怜星却是笑靥如花道“我既已尝试了不同的生活,那也要开始穿不同的衣服,这件好看吗?”

    夏云墨笑道“天仙下凡。”

    “嘻嘻,和我一样有眼光。”

    “哈哈哈,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

    “不对,不对。”

    “怎么不对了?”

    “应该是佳人所见略同,你看我要是给你穿上我的衣服,保证让整条街的目光都看过来,你也是一个俏佳人啊。”说着,怜星便咯咯笑起来了。

    “你爱吃的糖醋鱼今天没有了。”

    “……,反对,反对。”

    “反对无效。”

    两人吵吵闹闹的,来到了街上。两人在这街上许多人都认识,也曾见识过两人超凡脱俗的手段,因此倒也没有纨绔子弟跑来找麻烦。

    两人在街上逛了一圈后,买了一些食材,便又回到了庭院中。

    就在此时,夏云墨耳朵微动,便将食材交给怜星,道“似乎有热闹可以看,我去瞧一瞧,你且就在家里等一等。”

    说罢,身子一掠,便朝着某个方向飞了过去,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怜星的面前。

    怜星嘟囔了几句后,便回了屋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