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孽来袭:逆天小凰妻 > 第60章 真是太丢人了

第60章 真是太丢人了

 热门推荐:
    古喻顿囧,对上姬莫楼那好像要把她看穿的目光,小脸忍不住又烧了起来。

    别说,她还真的是抱着糊弄过去的念头,打算就这样把话题带偏。可谁知他这么鸡贼,马上又扯了回来。

    一把拍掉姬莫楼的手,古喻干笑道

    “成亲这种事,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么。你看,你一个商音王朝的世子,我一个大贞王朝的郡主,我们俩交换定情信物就等于私定终身,这不太合适吧?”

    定情信物四个字她咬得极其尴尬,她都不知道情在哪儿,怎么就定情信物了呢?!

    但这一点古喻没有深想下去,她怕她一想,思路又被带偏了。

    “你若是想跟我成亲,那就先让你父亲到我们大衍城去提亲,然后再让他们长辈去商量。私信终身这种事若是让他们知道了,到时候谁也没有好果子吃。”古喻十分认真地给姬莫楼提醒着,末了,还不忘拉上一旁的小透明,“甘危,你看我说得对不对?”

    她想的是,关于私定终身会牵扯出的麻烦事,甘危不会不知。他既然叫姬莫楼“少主”,那想来应是襄王的人,站在襄王的角度去想,这时候出言劝阻,于己于人都是好事。

    不过她还是低估了甘危对姬莫楼的忠心程度,也不知道,甘危即便喊姬莫楼为“少主”,却并非襄王旧属。

    冷不丁被点到名,甘危头皮一阵麻。

    古喻明示暗示的情况一点没错,但大贞王朝那点破事他们能不知道吗?大贞皇帝是肯定不会放人的,走官方路线那根本行不通。

    因此,本着一定要帮少主将古喻拐到手的原则,甘危很没节操地说道

    “郡主不用顾虑太多,咱们府上少主说什么就是什么,襄王不会不同意的。属下以为,郡主既然与少主两情相悦,交换个信物其实碍不得什么事。再者说,两家本就门当户对,就算遇到什么事儿,将来也是可以商量的嘛。这个,郡主就不用操心了,您要相信我家少主,这些事情,少主都会安排妥当的。”

    这睁着眼说瞎话的水平,古喻妥妥翻了个大白眼。得,算她问错人了,果然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能想到的委婉拒绝方式都被堵死,古喻无奈地又往嘴里灌了几口酒。过后,一双微醺的桃花眼好奇地凝向姬莫楼。

    “你到底看上我什么了?”她就不明白了,姬莫楼为什么非要跟她成亲呢?

    在等待这个答案的时候,古喻心里有点小小的紧张。若不是觉得天上不会掉馅饼,她可能真的直接就答应了。毕竟,如此实力高强,洁身自好,颜值又万中无一的男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难得一见的。

    就拿傅言来说,他算是古喻见过的美男子之一了,但真要跟姬莫楼比起来的话,她觉得傅言那颜值大概也就是姬莫楼的五分之一吧。

    姬莫楼看了她片刻,在瞧出古喻眸中瞬间的迷恋后,他勾唇一笑,“不知。”

    起初只是觉得她有趣,想逗她玩,可随着接触的增加,关注的增加,他现他的目光收不回来了;成亲这个念头他从来没起过,但因为古喻的出现,他不止一次地从嘴里说出这两个字,就连给她保命的玉佩也忽然成了他嘴里的定情信物。

    至于为什么,他不知。

    他只知道这种感觉很好,让他忍不住想要继续下去。这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

    不过姬莫楼的内心感受,他不说,没人会知道。所以,对于他给出的答案,古喻头上只有一串省略号。

    “……”

    她目瞪口呆,服了。

    甘危也在角落默默抹汗。

    少主,您确定这样能拐走人娴宁郡主吗,真的不需要说点甜言蜜语吗?

    您这样人家怎么会知道您是因为喜欢她才想要跟她成亲的啊!

    然而,奇迹生了。

    只见古喻在呆滞了半晌后,竟然从腰间取下一把精炼的匕,放在了姬莫楼面前,郑重道“呐,这把匕你要收好,它随我多年,一直都带在身边的。你要是敢把它丢了,就算打不过你,我也会找你算账的。”

    此话过后,甘危一双眼珠子瞪了老大。

    难怪人总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

    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偏偏就能在自家少主和娴宁郡主之间生,啧啧,果真是天生一对,没跑的。

    随即,他整个人便被一股狂喜给淹没了。

    “呵呵呵……”

    娴宁郡主接受他家少主了!这个消息他一定要第一时间跟襄王那老鬼分享分享,否则他肯定会憋出病来的。

    唉,一转眼,少主都可以迎娶世子妃了,时光荏苒啊……一个没注意,甘危便畅想到了以后带娃的美好生活,再一个没注意,小少主的模样都给他脑补出来了。

    “咳咳!”古喻满头黑线地看着甘危那好像犯了病似的傻笑表情,觉得她如果再不出声打断的话,这位魁梧的大叔可能就要被姬莫楼开除了。

    好在这家伙还是有点警觉性的,在古喻的提醒下,他马上醒过了神来。

    而一醒过来,立马就对上了自家少主那高深莫测的目光。

    他当即尴尬地嘿嘿一笑,“少主,你们聊,你们聊,属下出去守着。”同时,躬身溜到门口,拉开门,转身,关门。一连串的动作快得不得了,根本没给人笑话他的机会。

    古喻忍了又忍,在他关上门的那一刹,终于还是没忍住,哈哈一下笑喷了出来。

    真是太逗了,她实在是想不通,姬莫楼这么冷冰冰的人身边怎么会有这么逗的人。

    “吃饱了?”

    忽然,耳边响起一个低哑的轻笑声。由于太近,近到几乎是贴在耳边,古喻的笑声顿时戛然而止。

    而这一止,她才现,不知怎么的,她竟然从姬莫楼的对面坐到了姬莫楼的身边?

    “呃……”身体的动作总是来得比脑子要快,古喻下意识地闭紧眼睛,扭头,“悄悄”摸回了原来的位置。然后,睁眼,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嗯,我吃饱了。”

    “那就出去走走。”姬莫楼紫眸中泛起一抹无奈的笑意,配合着假装没看见她这欲盖弥彰的举动,点了点头,挑眉提议道。

    “好。”

    古喻立即弹起身,忙不迭推门出去。

    真是太丢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