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十代掌门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灵涌盛宴

第三百五十六章 灵涌盛宴

 热门推荐:
    这白衣胜雪的女子,也第一时间发现了江枫,她只是匆匆瞥了一眼,便露出鄙夷的目光,未等手下侍女阻拦,便先一步上前质问道

    “你这登徒子,看什么看?”

    嗯?话说我没招惹你啊,江枫陡然被对方的气势惊得退了半步,当然,也是这女子离自己太近了的缘故,他甚至能感受到鼻息内,充盈着对方身上银莲花的芳香,这名只有灵级初段修为的女子到底是谁呢,怎么会对我这名高阶修士这么不友善,难不成是我一品金丹,导致身上的地级气息太过于晦涩了?

    江枫正待反驳,却见楚府中匆匆走出来一名女子,却是楚文茵,见到二人对峙,赶紧上前几步,“若熙,你认识江掌门?”

    “掌门?我才不认识这等淫邪之人。”那女子听闻江枫的身份,只是哼了一句,后退半步,眼睛却一直恨恨的盯着江枫。

    “楚道友,我也不认识这位姑娘,不知道因何会被误解。”江枫感到莫名其妙,不过既然是过来拜访楚弈鸣,他自然不会在楚府门前生事。

    “误解?你这身丹毒,许是长期服用催情丹药所致吧,还需要辩解么?”

    “身中丹毒怎么了?难不成你会解不成?”见对方一点面子不给,还乱扣帽子,江枫也来了脾气。

    “大小姐我当然不会解,即使会,也不会帮你这等淫贼。”她再度撇了撇嘴,转身对楚文茵说,“文茵姐,我先进去了,见到这种人真是恶心。”

    “……”

    江枫一时语塞,要不是在真武城,还在楚府门口,他真的想动手了,自从悟道成为修士以来,他还从未受到过这种不公正的待遇,见那女子甩头留下一副略有单薄的背影,心中不禁生出偏执的念头来。

    小娘皮,说我淫邪,哪天非得把你弄到罗川去,让你看看我的……

    这种念头甫一滋生,身体便顿时起了反应,气血不受控制的翻腾,江枫不禁陡然警醒起来,不对,这种念头万万不可有,我方才似乎有些失控了……这多半还是借丹的不利结果,我还是我,我并非范西海,随着这股清凉明锐的意念,数道灵力在周身游走,这才堪堪压制住心火,却听还未进府的楚文茵说道,“白若熙就是这个样子,在家里宠溺惯了,不太会说话,还望江掌门您不要介意。”

    “白若熙?她是白家人?”

    “对。”楚文茵盈盈笑道,“不过白姑娘已经有婚约在身了。”

    嗯?有没有婚约和我有什么关系,江枫转头望向楚文茵,发现她的眼神也不对劲,似乎并非看待良善的模样,话说,我是不是应该找个隐秘的所在,拿出块铜镜仔细照照,难不成,我现在的眼神,真的很淫邪么?

    片刻之后。

    江枫便在黄东引导下进了楚府,楚弈鸣照例屏退左右,便只剩下二人。

    “白若熙是内门执事白世铎的女儿,排行第五,在家里一向养尊处优,平常见到时,也算温婉和善的女子,你什么时候惹到了她?”楚弈鸣刚刚听说了楚府门口的冲突,不禁第一时间问道。

    “我根本不认识她。”

    “那怎么会被她称为淫邪?即便是见到以前的我,她也没这么称呼过。当然,她和楚文茵交好,可能是给我面子。”

    “这我就不清楚了。”江枫也弄不明白,要说心境,自从借丹提升以来,的确时时有难以失控的迹象,男女之防的底限,更是连续探底,故此他时时提醒自己,不要迷失自我,“白家的女子,这么说那白世在,应该是白世铎的兄弟吧?”江枫突然想起来这名曾经参与元楚尊者遗迹探索,但最终陨落其中的白家地级修士。

    “的确是,白家的辈分,男丁为昊、世、令、吉,女子为枫、亭、若、娴,不过这是主脉子弟,支脉与此差别很大。怎么,问这么清楚,你对那白若熙有意?”

    “我刚娶了金城派掌门苏黎清的女儿,你说我有意么?”江枫笑笑,将准备好的礼物,尹都送给自己的法器手套,递给楚弈鸣,“送你的大婚礼物。”

    “哦?”楚弈鸣没有客气的接了过来,仔细端详片刻,便收了起来,“有心了。九月二十六,还请过府来聚,到时候介绍几位东极城的朋友给你认识。”

    “看起来,楚家的处境有所改观。”

    “都是家主楚弈临的功劳,联姻虽是困境之中的下乘之选,但确实有用,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对白若熙有意,可惜的是,他和

    朱家的朱艺照已经有了婚约,那是掌门家族的人,你争不过的。”

    “我也没想争。”江枫不想在这话题上纠缠太多,便将自己的来意告知,他来此间,一方面就是为了送上礼物,于情于理,楚弈鸣大婚,他都应该有所表示,另一方面,便是解决钟山的问题,楚弈鸣手下缺人,钟山缺落脚的地方,两者正好匹配。

    “这个主意不错,而且这人的身份背景也很好,或许能给人更多联想。”

    “这么说,你答应了?”

    “自然,不只是我,就连楚弈临那也缺人,你听说过‘灵涌盛宴’么?”楚弈鸣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见江枫迷惘不知的眼神,便解释道,“御风宗和锐金门交界,火云岭南缘和暖赤湿地以北数里处,每隔六十年,便会有特殊的结界生成,连通到一处莫名的奇妙空间,半个月内,里面会萌发无数灵草灵果,以及品质不菲的灵石原矿,进入此间的修士,可以安然采取,此情此景,如天地赐予的盛宴一般,故此,称为‘灵涌盛宴’。原本御风宗未分裂之前,此事属于御风宗宗内的事务,他宗修士,只有受邀方能前往。但如今情况不同了。锐金门和御风宗黯弱,不可能完全阻挡他宗修士前往。所以,我们力宗也借此机会干涉,拿到了一些进入此间的名额。”

    “力宗共拿到八十个名额,五大家每家十六名,我这里得到六个名额,但却还有几个名额,没有合适的修士前往。”

    “需要擅于争斗的修士?”

    “不,各方已经定下规矩,结界内禁止一切争斗,各凭本事,先到先得。而且,这处结界也被称为‘千幻境’,言外之意,千人便有千般的境遇,很少会相互见到,但想要进入此间,至少要玄级修为方可,否则,那结界之中,据说大多数草木和灵石矿都生于浮空岛之上,不擅飞行者,便与此无缘。”

    “原来如此,既然没有太大危险,那你为何不亲自去?”

    “并非没有任何危险,里面会有邪灵出没,但我并非惧怕,而是楚家的核心修士,短时间内不能因为任何缘由涉身险地,这是家主楚弈临的决定。否则,现在与家族亲善的那些家族,会再度萌发退意。楚家什么都好,就是人丁太过薄弱了。过去,还有楚安澜一力撑起整个家族,但现在没有地级中段修士坐镇,一切都需要隐忍,比如眼前的这十六个名额,便只有一名地级修士,而其余则均是玄级。而其他四家则不然,至少都有两名地级名额。”

    “玄级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忙。”江枫想起宗内的修士,无不被赐予了飞行法器,在这被称为“千幻境”的“灵涌盛宴”中,或许能有些作为。

    “不过,说来惭愧,你要这个名额,却要有个前提条件。”

    “什么条件?”

    “每个名额,需要支付二十枚三阶。这并非我的要求,而是楚弈临,毕竟他是家主,需要为楚家负责,这也是一碗水端平的需要,否则那些附属家族,尽管没什么可用之材,但为了这个名额,总会争破头的,而在暗中渠道发卖的话,只会丢楚家的脸面。”

    “我并不缺这笔灵石。”楚弈鸣道,“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不过说起来,那边的动作,最近也停了下来。”

    “东博城?”江枫没有明说,但这几个字两人都懂。

    “对,我最近负责的灵地也有变化,所以我猜……或许一块灵地本身,并不能长期支撑他们进行那类私自运转的行为。我打算在大婚之后,便寻找机会,去东博城灵地一探究竟。”

    “不,你切莫以身试险。”

    “为何?”

    “既然你在局中,他们会始终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你另有心思,多半就会对你不利。况且,现在东博城灵地,已经不是你的负责区域,是不是?”

    “没错。”楚弈鸣道,“即便如此,他们也不会把我怎么样,毕竟还要借用我的遮掩,继续使用灵地。”

    “现在不是还有其他家族,负责力宗的灵地了么?”江枫仔细的分析道,“如果你身陨道消,对他们并不是不可估量的损失。和楚安澜死之前不同,你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江枫旋即想起了尹都来访的事,但因为涉及过多隐秘,无法和楚弈鸣细细分享,“我只能说,这件事可能通达身份极高的大人物,你务必要小心从事。探访灵地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处理。不过,你可以想办法,替我吸引下他们的目光,眼下就有一个不错的机会。”

    “你是说?”楚弈鸣顿时明白了江枫所知。

    “对!不论是你,还是上官家,都在这个局中,而在你大婚那天,他们的目光,肯定都在你这场婚宴之上,能够时刻盯着你的暗探,也大多会在宴席之中。”

    楚弈鸣点点头,似乎也认为这个时机不错,他本想询问江枫要不要帮手,旋即想到自己“灵涌盛宴”都无法拿出合适的人选,更别提帮江枫的忙了,如今之际,自己最大的使命,便是早日晋升地级,倘若如此,双地级对于家族来讲,也算能承其重了,而楚家没落的趋势,也会因此有所好转。

    江枫于是拿出了“浅山万象图”,他来此间的额外目的,也是想让楚弈鸣帮忙参详,甚至从中找到机会,看看是否能借助力宗的力量,助自己一臂之力,余家,楚家,萧家,几乎是在力宗,江枫能接触的全部力量,故此,每一种可能都必须争取,故此,他从与苏黎清之前的恩怨说起,一直讲到自己的新计划,除却与晏殊佳相关的内容略去不谈之外,都细细道来。

    “此事宜急不宜缓。苏黎清定然不希望你能成功。”楚弈鸣深吸一口气,“我稍后就去找楚弈临,和他商量一下,能否在这件事情上,帮你一些忙。”

    “楚家的力量?”

    “楚家的力量的确弱,相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弱。但是,毕竟还算五大家之一,而且,五大家之中,也有不希望我们没落的存在,毕竟新兴的各个家族,也都在暗自努力,他们也同样感受到不小的压力。”楚弈鸣站起身来,徘徊思忖了片刻,“这件事在我看来也算是一件好事,也是一次和其他四家的合作机会,照你说,既然你已经在余家放出了风声,那我们就向这个方向努力便是,不过,你要做出付出足够代价的准备。”他前行数步,到了摊开地图的桌前,“这三处地点,要一并谈。”

    楚弈鸣圈中了北木郡,土桥镇,以及江枫提及的,尚是一片泥沼的“新元郡”。“并且,力宗不会掏一分钱。但至少要占这个比例。”楚弈鸣伸出五指,示意五成,末了还补充了一句,“或许还不够,但应该不会超过七成,否则便没有人出灵石了。”

    嘶——

    五成几乎是江枫心中的底线了,没想到按照楚弈鸣估计,即便谈妥,帮忙自己“说服”苏黎清,力宗竟然占据此处的五成甚至更多,加上引入的商会,恐怕最后留给自己的空间,也只有一成甚至更少了,不得不说,只出地盘,这其中的利益便小得多。

    不过,只要能让几地发展起来,也不能说全是坏处,毕竟即便有一成的利益,也比白地,空留乱石山岗或者泥沼,要好得多。

    从楚府出来,江枫再度思忖了此中优劣数次,虽然心中仍然有些不甘,但却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办法,想让苏黎清就范,没有强力的助手,甚至不能说是助手,必须是一方势力才能让其让步,而与此同时,便必然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苏黎清,想从他手中拿到黑水门故地,的确不是件易事。

    …………

    金城派,天佑城。

    “竟有这种事?”苏黎清听着手下的奏报,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不过他旋即放松了很多,“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传闻的?”

    “大概就在您动身,前往清禹宗的时候。”

    难不成是冷听涛和左子蝉在搞鬼?苏黎清不禁暗忖,不过,传谣“黑水门故地乃是给女儿苏锦的嫁妆”,对他们会有什么好处?想来没有好处的事情,冷听涛可能会偶尔糊涂,但左子蝉定然是不会做,现在两人“同气连枝”,那便多半不是他们二人了,而可能是已经回到罗川的江枫所为。

    江枫想要黑水门故地?要这个干什么,一片泥沼?晋升地级,便以为自己可以任由索取了么?

    “苏锦那边有没有消息传来?”

    “还没有,不过,有个未经确认的情报,”那手下小心翼翼的说道,“据说这个黑水门的消息,是您的女儿苏锦一直在大力宣扬,故此,信这个谣传的人很多。”

    这倒是……女生外向!

    不过,不论是谁放出的这个消息,黑水门故地是不可能让出去的,虽然价值不大,但也算的是一片不错的缓冲之地,故意让苏锦放出此消息,江枫又是所图为何呢?苏黎清正想拿出一副地图来仔细研究,老仆权水声却匆匆从侧门进来,在他身边低声耳语了片刻。

    “让他等等,我稍后便去。”

    shidaizhangn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