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昆仑剑歌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漠好男儿

第二百二十八章 大漠好男儿

 热门推荐:
    ()“什么人,胆敢打扰罗刹堂办事?”伙计回过头,一双鹰眼冷冷地盯着闯进来的四人。

    为首的一人身穿白衣,提着银剑,身后的三人看起来则不像是汉人。

    “白师兄!”看见白司闯了进来,洛清水喜出望外。

    七公看到白司身后的三个大漠人,慌忙把原本躲在他身后的凌云风给扯到了自己面前。

    “原来是天山派的弟子,呵,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阻拦我罗刹堂要杀的人。”菜头冷笑一声,一个转身手中的利爪冲着白司刺去。

    白司眼疾手快,手中的长剑向前一迎,架住了菜头迎面砸下来的利爪。

    “快走!”白司大喝一声,他冲身边的巴雅尔使了个眼色他们三人慌忙让出了一条道路。

    与此同时,白司从腰间掏出针包,朝着空中一甩,将菜头的利爪用力一别。

    无数的银针朝着四个杀手扑去,在狭窄的房间里避无可避。

    说时迟那时快,凌云风左手抓着燕瑾瑜,右手抓着七公,脚下的凌云步伐展开,化作一道光影从巴雅尔们让出的门口闪了出去。燕瑾瑜临走时还不忘顺手带走了自己的佩剑。

    “还愣住干嘛!”白司见到洛清水还矗在原地,焦急地大喊,那个伙计早已摆脱了银针的束缚,纠缠住了白司。

    “哦哦!”洛清水这才反应过来,朝着门口奔去。

    “想跑,没门儿!”旗袍女杀手见洛清水正想逃走,三下两下击飞了面前的银针,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刷地朝着洛清水的后背扔去。

    这把匕首上带着真气,来势汹汹,但是洛清水没有注意,只顾着躲避着前来阻挠她的菜头。

    菜头的攻击在洛清水的眼中并不快,因此根本不能伤及她分毫,但是她不知道自己的身后正有一把匕首在朝自己刺来。

    “快避开!”白司自然感受到了森冷的寒气,可是他分身乏术,没有办法抽身去替洛清水挡住这一刀。

    “碰!”就在飞刀快要刺穿洛清水身体的时候,一只硕大的狼牙刀和它撞在了一起,这柄如蛮牛般的飞刀终究还是没能刺破苍狼,沉重地坠入了地面。

    是郎默,他双手持着狼牙刀,用刀身替她挡下了这一匕首。

    “嗯?谢谢你,叔叔!”洛清水好像发现了郎默替她挡了一刀,正和菜头纠缠的她居然还有闲工夫回过头来和他道声谢。

    “大敌当前你居然还有心思看别的地方,注意你面前的对手!”郎默冷喝一声白了她一眼,因为他看见菜头正在伺机而动,随时打算切断洛清水的咽喉。

    “唉,大叔你好凶哦!”洛清水吐了吐舌头,赶忙回过头去面对着眼前的杀手。

    “这郎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人家有难第一个冲上去的不还是他吗?”站在门口的巴雅尔笑道。

    “是啊,他平时不就这样吗,就是爱逞……”萨仁点头,她刚想说郎默爱逞强,可是他们发现,原本还有一个丸子头的杀手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郎默的身后。

    他们都是实打实的杀手,每一个实力和速度都不在白司之下。郎默连白司的一招都挡不下来,更何况这些本就想着要杀死他们的刺客呢?

    “你身……”萨仁下意识地高声大喊,巴雅尔显然也看见了丸子头抬起的利爪,他快速地

    朝着郎默跑去,他已经意识到了不妙。

    可是已经晚了,正在和洛清水说话的郎默只顾着惊醒别人,却没注意到自己也正背对着敌人。

    “刺啦!”利爪如同撕裂破布一般通畅,瞬间刺穿了郎默的胸膛,从他的前胸穿出。

    一道鲜血从他胸口喷涌而出,溅在了洛清水的脸上。

    刚刚回过头去的洛清水愣住了,她只觉得有滚烫的液体洒在了自己的脸上,她下意识地伸手却摸,只看到被鲜血浸染的双指。

    她被吓到了,回过头去,只看见丸子头的杀手正将利爪从郎默的胸前抽出,又是一道扬起的热血泼洒在了她青色的衣服上。

    这下洛清水真的傻眼了,第一次她看到有人在她面前被贯穿了胸膛。

    “狼叔叔?”她忘记了郎默叫什么,只记得她姓郎,她试探性地轻声问了一声。

    可是郎默已经没有力气再回答她了,下一秒,他的身子朝前扑去,巴雅尔已经掠到他的身边,稳稳地拖住了他下沉的身子。

    “让你们多管闲事,这么弱的修为也敢来出风头,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丸子头的杀手邪邪地笑着,望着手中滴血的利爪。杀人在他眼中根本算不上什么,反而能够让他感到浑身舒畅。

    “你们!”巴雅尔抱着郎默,他胸前溢出的血液根本止不住,此刻将巴雅尔的虎皮披肩都给染红了。

    巴雅尔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他知道自己最多只能和其中一个战斗,如果他们三个人联起手来攻击他,那自己绝不是他们的对手。

    他从胸膛掏出一枚黄色的珠子,朝着地上一砸,无数的沙尘瞬间从圆球中涌出。整个房间里像凭空卷起了一阵沙尘暴,到处都是风沙。

    “咳咳咳!”四个杀手摸不清方向,不停地咳嗽着,用左手拼命地扇动着面前的风沙,想要看清猎物们的位置,可一起都是徒劳,这风沙迷得他们根本睁不开眼。

    大约过了半分钟,风沙才慢慢停息下来,他们四人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沙尘,变得像四尊沙雕一样,而洛清水几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大哥,该怎么办?他们又逃走了!”旗袍女杀手皱着眉,显然有些不甘心。

    “没关系,他们拖着伤员,肯定走不了多远。”

    菜头冷冷一笑,他指了指地上的血迹,正一路沿着门外指去,断断续续,却格外清晰。

    “只要跟着血迹就一定能找到他们,我们走!”菜头挥了挥手,他带着三个杀手走出赌场,还不忘回头放了一把火将这房子给烧掉。

    这是罗刹堂在坠龙城的根据地,但是他们杀了太多的人,不想被别人发现,因此只得出此下策想毁尸灭迹。

    云龙客栈,巴雅尔抱着郎默,萨仁担心地跟在他的身旁,白司凌云风他们紧随其后。

    “抱歉,都是因为我们。”白司望着郎默苍白的嘴唇和面色,心中愧疚万分,他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帮他找到洛清水,郎默根本不会有事。

    “没,没关系。”郎默躺在地上,他已经坚持不到客栈里了,巴雅尔为了让他呼吸能够更顺畅一些,便把他平躺地放在云龙客栈一旁的巷子里。

    “都,都是我,自愿的。”他呼吸微弱地说着。

    丸子头的那一利爪撕碎了他的心肌,就连白司都束手

    无策,如果不是修仙者强大的体能,他早就已经断气了。

    “你没事,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还要一起抓大盗,一起打强盗,一起当英雄!你忘了吗?你从小的愿望,就是要当一个像巴图鲁一样的盖世英雄。”巴雅尔紧紧地攥着郎默的手。

    “不,那些都不重要了,咳咳!”郎默哇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雅尔哥,你说的对,大夏真的,的有,好多高手,以前都,都是我太狂妄自大了,我根本,没有成为巴图鲁的,的本事。”郎默缓缓地说着,萨仁的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

    “不,狼哥哥,在清水心里,你就是大英雄,清水以后也要成为一个像你一样的英雄。”洛清水认真地说道,她没有哭,但是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有些发慌,像是有小鹿在她的心里乱撞。

    “哈,哈,是吗?那我们,做个约定好吗?等你你以后真成为了盖世英雄,一定要来大漠,告告诉我,好吗?”郎默勉强露出了一个微笑,这一微笑让他胸口的伤痕流血流地更快了。

    “好,郎默哥哥,我一定会的。”洛清水拼命地点头,这一次她是真的记住了他的名字。

    燕瑾瑜和凌云风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得站在原地默哀。

    “老老头子。”郎默回过头去,望着身边的乞丐。

    “你你还欠我一只鸭腿呢!”他突然咧了咧嘴。

    “哎呦,都是我不好,我老乞丐也没什么东西好给你的,这儿有个鸭腿赔给你,等以后我老乞丐偷到什么好东西,肯定分你一半!”七公急的手忙脚乱,他似乎也没经历过这种事,赶紧去摸自己的兜儿,好像他真的藏了一个鸭腿在怀里。

    可是郎默并没有让他去掏,而是费力地伸手握住了他的衣角。

    “白兄。”他又转头望向了白司,或许之前他确实不喜欢白司。

    “我,我还欠你一句师傅没有叫呢!”郎默口中的气越来越慢了,以至于他最后的一个语气词已经轻到听不见了。

    白司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咬了咬牙,握紧了郎默的手。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我还是得好好谢谢你。”

    “不,不是的,昨天晚上和你,比完武后,我就一直想认你做师傅,我,我是真的真心的,只是不好意思喊出口,咳咳咳。”郎默突然断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痛苦。

    “你知道我为什么之前一直,至讨厌你吗?”可是他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坚持着,他知道有些话不说,就再没有机会了。

    “我知道阿妹喜欢你,所以我讨厌你,可可是现在我就要死了,你以后,以后一定要好好待阿妹,不然,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郎默突然瞪圆了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白司。

    “不不。”萨仁知道郎默的这句话是为了自己,她早已泪痕斑斑,皮肤本就黝黑她哭起来愈发难看了,可是她顾不上自己的形象了,只知道伏在郎默的胸前。

    “你不要死,不要死,等我们回去就成亲,我要嫁给阿哥,嫁给阿哥!”萨仁哭哭啼啼地嘶吼着,可是郎默已经听不见了,他拉着七公衣角的手突然松开。

    一个来自大漠的年轻下仙就这样死在了这坠龙城之中,他离开的时候嘴角还是含着笑,不知他最后是否听到了他心爱的女人的哭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