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无间行走 > 009 剧情BUG

009 剧情BUG

 热门推荐:
    陈鸽一觉睡到自然醒,看了眼手机,十点十五。

    他穿戴整齐后,下楼去了附近的几家餐馆,向店员索要送餐电话。

    想吃饭,直接打电话让他们送即可。

    没必要下楼去,增加曝光次数。

    打开电视机,时事新闻节目都在播报昨晚的警署爆炸案。

    单从模糊的监控画面,很难确认犯罪嫌疑人。

    可警署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件事跟韩琛脱不了干系。

    陈鸽一晚上,想了五套完整的方案。

    像举报、曝底、嫁祸之类的手段,乍看之下,似乎没什么毛病。

    实际上,有个非常致命的破绽。

    根据电影里的原剧情,黄志诚被韩琛手下抓到。

    在逼问无果后,从大厦天台丢了下来。

    陆续赶到的警员,跟迪路傻强等人用手枪相互射击。

    场面混乱,周遭还有不少的目击者。

    如此恶性的袭警事件,警方除了电视播报,居然没有任何抓捕行动?

    按照重案组,正常的办案流程。

    小弟犯事,应该把韩琛给控制起来。

    然后抓紧时间搜集罪证,把涉案人员抓捕归案。

    但别说发布通缉令,实施抓捕了。

    就连请韩琛去局里喝茶,接受调查的行为都没有?

    除了葬礼办得风光点,全然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这一点,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黄志诚死后,刘建明找上陈永仁合作。

    双方核对口供引韩琛去货仓时,那帮重案组的人员在做什么?

    只是监视而已!

    在警署内部会议上,张警员表达了自己的强烈不满。

    不仅指责刘建明,还跟梁警司正面硬怼。

    后续就跟进入贤者时间一样,待在办公室里毫无作为。

    还是刘建明搬出线人的理由,他们才勉为其难的行动。

    如此行径,令人生疑。

    要是韩琛跟警署高层有某种联系,这种反常就能说通。

    他们运用某种手段把事件压制下来,不让重案组干涉。

    见刘建明出面,有人担责,他们才实施抓捕。

    啧啧啧。

    当然,这也可能是编剧的锅。

    陈鸽不会抱侥幸心理,任何环节都会仔细斟酌。

    如果韩琛真跟警署高层合作,那么五个方案里,四个都不能用。

    想来想去,还是按照原剧情的方法最为妥当。

    诱导陈永仁联络刘建明,自曝间谍身份,获取信任。

    由于自己这只小蝴蝶的介入,黄志诚死了,可是卧底韩琛身边的‘内鬼’没除。

    后续还得找个场所,合理演一出戏。

    让这位‘内鬼’死掉,从而降低韩琛的戒心。

    这样一来,以后只需把他引到货仓附近,刘建明自己都会动手。

    ……

    傍晚,陈永仁过来了。

    看他略显失落的模样,肯定是从什么渠道得知了警署爆炸案。

    黄志诚的死,对陈永仁的打击和影响很大。

    本来,他是单线联络的卧底。

    现在出了这档子事,等于一下子失去身份。

    此次找上门,陈永仁没有弯弯绕,直接发问道

    “你有办法扳倒韩琛吗?”

    “有啊,别说扳倒,除掉都行啊。不过……”

    陈鸽语气稍顿,嘿嘿一笑“得加钱。”

    帮忙挖出内鬼,事先就说好是场金钱交易。

    陈永仁对此并不意外,也不差钱。

    只是……

    他眼皮跳动,抬头望了过来,不知道在思虑什么。

    陈鸽知道他的心思,端起保温杯,喝上口热水

    “放心,我不做违法的事。”

    陈永仁自然不信这种鬼话,偷渡其实已经违规了。

    他也不计较这些,点了点头,沉吟片刻道

    “要多少?”

    “三十万。”

    “没问题,不过你得先讲下计划。”

    “我记得给你说过,刘建明是卧底之一。”

    “嗯。”

    “我最近在调查他,好像要结婚了。职位也是步步高升,未来潜力巨大。”

    “听说过。”

    “那你觉得,即将成为人生赢家的刘建明,会甘愿受韩琛控制吗?”

    “臭小子,等一下。”

    陈永仁出口打断,提出自己的疑虑

    “你可没提供过他是内鬼的具体证据。”

    “有,可是没必要。”

    陈鸽接过话茬,拒绝的很干脆。

    韩琛曾在电影院,偷偷用dv录音。

    那卷磁带,就是刘建明卧底身份的最大证据。

    但这种线索,他是绝对不能提供的。

    即便陈永仁知道线索,也不能贸然提及,否则会引发怀疑。

    陈鸽能提供的,必定是有限且可靠的线索。

    对方收留自己,全因龙鼓滩那批货的泄密帮忙。

    凡事有度,人心亦是如此。

    千万不要得寸进尺,作茧自缚。

    陈鸽清了清嗓子,搬出早已想好的说辞

    “黄警司死后是刘建明暂领重案组,这种情报你应该能打听到。”

    “嗯。”

    “如果你自曝卧底的身份,那么不论刘建明是不是内鬼,都会接受。”

    “你的意思,是让我同他联手?”

    “没错,大家可以合作嘛,先除掉或抓捕韩琛的得力手下,伪装成卧底警员。这样一来,既保护了你的身份,又降低韩琛的戒心。如果刘建明不是内鬼,他会让你帮忙,继续搜集韩琛的罪证。如果他是,接下来会让你把韩琛约出来。”

    陈永仁是个聪明人。

    他蹙着眉头,很快摸清整个计划的轮廓。

    作为同组织失联的卧底,先跟重案组的新负责人搭上线,是没问题的。

    根据刘建明事后的行为态度,就能确认他是不是内鬼。

    如果走正常渠道,很难扳倒韩琛。

    这家伙生性多疑,很少留下罪证。

    正因为棘手,陈永仁才来找陈鸽,希望碰碰运气。

    对方提供的计划,行事缜密,逻辑清晰。

    陈永仁有些意动,斟酌再三后,提出疑问

    “你如果想导一场除内鬼的戏,会怎么做?”

    陈鸽笑笑,拍拍胸脯

    “你面前不就是最大的诱饵吗?”

    “诱饵?”

    陈鸽腼腆一笑,摸了摸后脑勺

    “你向刘建明坦白卧底身份后,可以让他帮忙,曝出我的位置。”

    “你是说……”

    “重案组不止一个内鬼,刘建明公开提供位置,消息必定会流到韩琛那里。你只要待在他身边,肯定会被派出来寻我。到时候让刘sir配合,抓几个韩琛身边的得力手下,替罪羊不就有了?”

    陈永仁看向眼前的陈鸽,颇有一种惊艳感。

    这个大陆人,不简单。

    “这样做,你会好危险。”

    “富贵险中求嘛,这三十万,我可不是白拿的。”

    陈永仁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