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无间行走 > 018 棋差一招(三更求票求收藏)

018 棋差一招(三更求票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杨锦荣回来了。

    他提前了整整四个多月,返回警署。

    这段时间的内部清洗活动,让警员们战战兢兢。

    指不定哪位朝夕相处的同僚,就是蛰伏数年的卧底。

    而如今蠢蠢欲动的保安科,意味着又将迎来一轮新的风暴。

    回到西九龙警署,杨锦荣安排了许多行动。

    辉仔负责接手陈鸽同乡的审讯工作,摸清底细。

    瑞贝卡负责盯梢,密切留意跟目标关系很近的陈永仁。

    其余人则是各有分工,倾巢而出。

    保安科做事,从来不用向其他部门解释。

    重案组或内务部的警员即便意识到不妙,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忙活了半天,大叠资料整齐地摆放在杨锦荣的办公桌上。

    他扶了扶镜框,逐一查阅。

    同乡的证词,多是对目标生活习惯的描述。

    根据调查核实,陈水生就是一位普通的农民。

    但是……

    从陈永仁提供的报告中,他展露出的手腕和情报能力,根本不像一个初中生。

    要说谎报,确实有这个可能。

    两人认识不久,彼此非亲非故,没必要做到这步。

    由此推测,陈永仁的报告没有太多夸大的成份。

    这位陈水生,必然不是一位普通人。

    目前缺乏相关的证据,难以主观的下定论。

    杨锦荣翻阅完资料以后,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他起身离开办公室,直奔食堂。

    打好饭菜以后,杨锦荣左右张望,来到一个人身边

    “我可以坐这里吗?”

    陈永仁抬头瞥了他一眼,没答应也没反驳。

    警署的食堂比在韩琛手下好多了,至少不用整天吃泡面。

    “不是听人讲你休大假吗?”

    杨锦荣看向他,露出温和的笑容

    “上面对卧底一事震怒,派我返署调查。”

    陈永仁哦了一声,继续埋头吃饭。

    以前陈鸽说杨锦荣有嫌疑,他还不信。

    现在看来,确实有点问题。

    重案组的张sir告诉他,保安科办事从来都是有问无答。

    身为高级督察,根本无须向他解释,这点很反常。

    “阿仁,问你个事。”

    陈永仁留了个心眼,面带微笑“嗯?”

    杨锦荣本来就不怎么饿,吃了不到一半就放下筷子

    “我想搵那位线人谈谈。”

    陈永仁歪了歪头,歉意一笑

    “不好意思,我跟他都是电话联络。”

    “行吧,下次会面记得通知我。”

    “没问题。”

    杨锦荣说完,便端起餐盘离开。

    见对方的背影远去,陈永仁摸出手机,拨打陈鸽的号码。

    话筒那边,很快接通

    “喂,陈sir,什么事儿呀。”

    “杨锦荣今日返署,似乎在调查你,自己小心点!”

    “明白,对了,帮个忙。”

    “做什么呀?”

    “你帮我租三个不同区的套间,把地址写在纸条上,连同钥匙放在楼下的肥仔茶餐厅那里,我晚些时候去取。”

    “三间?你搞什么?”

    “狡兔三窟嘛,总得先找好安全屋。”

    “行,不过我可能被盯上了,待会儿托心儿去办。”

    “没问题,你办事,我放心。”

    挂断电话后,陈永仁给女友打了个电话,吩咐相关事宜。

    晚上七点,李心儿驱车来到铜锣湾的住处楼下,把钥匙放到指定餐厅。

    陈鸽提前打过招呼,于晚上八点十分下楼取钥匙。

    他戴着帽子口罩,身穿黑色大衣,裹得严严实实。

    杨锦荣早就料到陈永仁的行动,提前安排人盯梢李心儿。

    借此,顺藤摸瓜查到了线人的大致住处。

    在取钥匙时,几位疑似便衣的人员在远处暗中观察。

    待陈鸽进入大楼后不久,一位单马尾的美女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又出来了。

    瑞贝卡拿起对讲机,进行报告

    “老大,电梯上了五楼。”

    “留人监视,其他人收队。”

    “yes,sir!”

    陈鸽,当然不住五楼。

    他住八楼。

    只是先进电梯,到了五楼出去,再通过楼梯轻声走上去。

    这样一来,可以混淆视听。

    如果杨锦荣有能耐的话,应该派人查到这里了。

    无所谓。

    一切,尽在掌握。

    x基金的安保系统,比银行的差远了。

    最多24小时,就能攻破。

    ……

    翌日,上午十点。

    陈鸽成功侵入x基金的系统,核查机构近些年的财务报表。

    西九龙警署内,至少有三位卧底是h先生安插的。

    作为x基金的幕后老板,一些经济往来会以慈善的形式提供。

    只需逆向推导,查找汇款异常的金额,就能确认谁是内鬼。

    通常情况下,x基金对贫困孩子的捐款分为两种形式。

    月供,还有一次性支付。

    倘若是月供,每月每个孩子领取的金额有限,通常不到四百元。

    这笔钱给卧底扑街一次就没了,塞牙缝都不够。

    月供金额上千的,就是主要核查对象。

    而一次性支付的,也是同样的道理。

    将财务报表按照金额大小排序,依次检查,必定有所斩获。

    这样做,可比逐一检查有效率的多。

    陈鸽一晚上没睡,打了个哈欠。

    他喝了口已凉的咖啡,硬着头皮排查。

    就这样忙碌到临近十二点,有了重大发现!

    保安科高级督察杨锦荣,是x基金资助的学生之一。

    每月捐助的款项,都在三千元以上。

    也就是说,h先生从小就在投资他。

    这份高瞻远扬的战略眼光,令人钦佩。

    想必韩琛派人进警校,也是跟h先生学的吧。

    而其他资助的学生,通常到大学后就断掉了。

    【找出幕后主使安插在警队的卧底,当前进度2/3。】

    【掌握卧底与幕后主使有关联的直接证据,当前进度2/3。】

    找出h先生的挑战任务,已经完成。

    如今,只差一个人了!

    只要挖出卧底,找到相关证据。

    本次世界历练,就能划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听到提示,陈鸽强打精神,端起咖啡又喝了两口。

    冲冲冲!

    ……

    西九龙,警署。

    今早,保安科的人把陈鸽那栋楼里,所有五楼住户的信息都搜集了起来。

    根据租住户登记的比对,借此确认目标的准确门牌号。

    通过这种官方渠道,能够避免打草惊蛇。

    “老大,查过了,没有可疑住户。根据小组的走访调查,目标平时很少出门,不知住几楼。不过最近,有人看到他买了好多台电脑。”

    杨锦荣眉头微蹙,思忖片刻对瑞贝卡吩咐道

    “查查陈永仁在铜锣湾有没有房产?”

    “yes,sir!”

    待房门关闭后,他背靠椅子,闭眼假寐。

    “叮铃铃~”

    忽而,彩铃响起。

    杨锦荣瞥了眼来电显示,登时坐正身子

    “您好,h先生。”

    “刚才网络安全部通知我,x基金的系统被攻破,财务信息泄露。”

    听到这个名称,杨锦荣眼皮猛跳。

    他对这个慈善机构,太熟悉了。

    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掌握某些信息,对他和h先生都不是好事。

    对方语气稍微快于正常水平,看起来真着急了

    “对方技术非常高超,只能确认ip地址在香港。如果信息泄露,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明白。”

    待电话挂断,杨锦荣兀得站起身来。

    正在查的目标,近期购有多台电脑。

    要是正常用途,为什么要买那么多?

    是你搞得鬼吗,陈水生?

    杨锦荣的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