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无间行走 > 019 代号:琴酒(四更求票求收藏)

019 代号:琴酒(四更求票求收藏)

 热门推荐:
    杨锦荣双眼一闭一挣,又恢复了温和的模样。

    他摸出手机,拨打给下属,问道

    “蕉皮,人手有没有就位?”

    “一楼入口和后巷都有同事盯着,这小子插翅难逃。”

    “等我指令。”

    “yes,sir!”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杨锦荣挂断电话

    他走出办公室,对在场警员招呼道

    “瑞贝卡继续查,其他人,跟我来!”

    十多人走出保安科,气势汹汹。

    半途,几人被杨锦荣临时安排了任务,脱离部队。

    其他人跟着他一起,直奔内务部。

    这么大阵仗,自然吸引了同一楼层的重案组人员。

    杨锦荣带队,把陈永仁堵在办公室内。

    有下属自觉拉上帘子,隔绝外面张望的视线。

    “做什么呀,搞监禁?”

    没等杨锦荣开口,旁边的手下主动走出

    “陈警员,我们怀疑你同嫌疑犯有密切联络,请配合我们参与调查。”

    陈永仁摆手一扬,笑骂道

    “靠,我有嫌疑?你们有没有搞错啊,眼瞎就去请兽医啦。”

    保安科的作风向来如此,不会主动提供疑犯信息。

    他很清楚,自己为何被堵在这里。

    难道,陈水生真挖出什么不得了的线索?

    借助扬手动作的掩护,陈永仁想要拿起桌上的手机。

    杨锦荣眼疾手快,劈手夺过。

    连同陈永仁的配枪,也一并缴了。

    他在铜锣湾,早已安排好人手。

    带队赶来内务部,就是避免陈永仁通风报信,导致行动功亏一篑。

    两人目光交错,硝烟味十足!

    在外看热闹的重案组张警官,开口声援道

    “哇,你们太无法无天了吧!”

    他以前是黄志诚的心腹,自然偏袒陈永仁。

    “我们保安科做事,轮不到你多嘴!”

    张警官闻言蹙眉,针锋相对

    “这里是重案组,不欢迎狗吠丫!”

    “你!”

    眼看局势剑拔弩张,一队人马匆匆赶来。

    领头的,赫然是警署高层梁警司。

    “听保安科的。”

    “但是……”

    “没有但是,一切听他们指挥。”

    “……”

    见梁警司走过来,保安科的人自觉让道。

    他站在门口,睇了张警官一眼,低声道

    “这是上头的决定,你们不要干涉。”

    说完,梁警司偏头看向杨锦荣,询问案件进展。

    长官问话,不得不答。

    “正在核查他位于铜锣湾的资产,只要确定门牌号,立刻行动。”

    听到这里,陈永仁脸唰一下变得惨白。

    这伙人的目标,果然是陈水生!

    他们肯定是败露了什么,才那么着急抓捕对方,想要掩盖真相。

    面对陈永仁含怒的目光,杨锦荣嘴角仍挂着淡然的笑容。

    “叮铃铃~”

    倏然,办公室内响起彩铃。

    杨锦荣眉头紧皱,看向掌中陈永仁的手机。

    来电显示的备注,俨然是……

    陈水生!

    “叮铃铃~”

    周遭安静的出奇,铃声响彻整个房间。

    杨锦荣脸上闪过一连串的微表情,把手机递回给陈永仁。

    同时压低声音,威胁道

    “要是乱说话,小心你女友啊。”

    “你!”

    “叮铃铃~”

    这段话,并未被梁警司听到。

    以他的角度,见陈永仁似要暴起,自然呵斥道

    “听保安科指挥!”

    “嘁。”

    “叮铃铃~”

    他按捺住心头不满,接通后选择了公放

    “喂?”

    “陈sir,忙什么呢,这么久才接电话?”

    “我……我在忙工作,没听到。刚遇到几个傻仔,被……被气得够呛。”

    陈永仁情绪还没平复下来,说话有些喘。

    他一边说着,一边挑衅似的倪向杨锦荣。

    见长官被骂,保安科的一位下属想要发作。

    杨锦荣瞪了他一眼,挥手示意他们全部出去,守在门外。

    屋内,只剩下他、陈永仁和梁警司三人。

    “哈哈,什么事惹你这么生气?”

    “说了有没用,你又帮……帮不了我。”

    “陈sir,你不说怎么知道呢,说说看呗。”

    陈永仁瞥了杨锦荣一眼,回应道

    “不要扯东扯西,找我什么事呀?要我陪聊,可是要加……加钱的。”

    话筒那边的陈鸽,听懂了暗示。

    我被帮加。

    我被绑架。

    好low的暗示呀,就不怕别人发现吗?

    想想也是,他没学过莫斯密码,无法用这个交流。

    韩琛身死,黑道余孽没人敢招惹陈永仁。

    敢绑他的白道,算来算去就那么几个。

    如今的险境,是陈鸽推算出若干可能性的一种。

    无所谓的。

    一切,尽在掌握。

    现在开始,执行应急e计划。

    “咳……”

    陈鸽清了清嗓子,开始斟酌措辞

    “你知道上次韩琛派人炸死黄志诚后,是谁勒令重案组不再追查的?”

    梁警司面色古怪,看起来压根儿不知道这件事。

    见陈永仁没有回应,陈鸽悠悠开口道

    “别查了,是陈警司,他是上面派来的卧底。有个叫x基金的慈善机构,每个月会把钱打到他女儿的账户名下,这招偷梁换柱可真厉害。”

    此言一出,屋内三人表情各异。

    最震惊的,当属梁警司。

    他瞳孔瞪大,那张方脸就跟死了马一样。

    共事的同僚陈警司,是卧底。

    培养的心腹陈俊,是卧底。

    未来的女婿刘建明,是卧底。

    身边特么的全是卧底,就他一个不是?

    陈永仁不仅震惊,还感到兴奋。

    警司这种级别的卧底,可是条大鱼!

    杨锦荣眉头拧作一团,没想到对方吊插得如此之深。

    x基金,包括他的上峰都给挖了出来。

    陈警司因受贿伏法,他也跑不了,更有可能危及到那位先生!

    想到这里,他右手摸向腰部配枪,左手拿起陈永仁的配枪。

    黑漆的枪口,同时对准两人。

    今天,谁都不许走!

    梁警司在被枪抵住额头的刹那,什么都明白了。

    他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杨锦荣置若罔闻,面色冰冷。

    “咚咚。”

    倏然,外面传来敲门声。

    “谁?!”

    “老大,是我。”

    听到熟悉的声音,杨锦荣神色一松

    “进来,门关上。”

    瑞贝卡走进来,见长官双手持枪,不禁面色微变。

    “盯住陈永仁,乱动就开枪。”

    杨锦荣吩咐了一句,将手枪交给她。

    瑞贝卡不知缘由,但听到命令,还是依言照做。

    保安科是前政治部,抓捕高官没什么稀奇的。

    她先入为主,认为眼前两个人有罪,便用枪抵住陈永仁的额头。

    开弓已无回头箭,现在已是孤注一掷。

    “有结果吗?”

    “他在那栋楼有套房产,808。”

    杨锦荣右手持枪抵住梁警司,左手摸出自己的手机摁下回拨。

    那边很快接通,他只说了一句

    “808,立刻行动!”

    陈永仁闻言,很快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瞳孔极具扩张,对着尚未挂断的电话吼道

    “水生,快跑呀!”

    砰!

    ……

    ps改编不是乱编,戏说不是胡说。

    在《无间道》电影中,韩琛手下袭杀黄志诚,并且跟警员正面交火。

    如此恶劣行径,警方除了新闻播报,居然毫无作为,这点很反常。

    后续,刘建明催重案组去韩琛货仓抓捕时,张警官分两次提到了陈警司不让追查。

    诸位可以想想,三部曲里,重案组的顶头上司一直是梁警司。

    陈警司为什么要越俎代庖,阻止追查凶手,让韩琛逍遥法外?

    他不是韩琛的人,但可能是更大的棋子。

    以上纯属大胆猜测,小心求证的推演,不接受反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