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无间行走 > 066 下次,一定

066 下次,一定

 热门推荐:
    【已消灭贾家庄的全部妖鬼。】

    【专属任务已完成。】

    【脱离权限已开启。】

    【请问预备行走大人是否回归?】

    “不。”

    听到脑海中的提示音,陈鸽控制灵傀收手。

    连番变故,让村长承受不住刺激。

    两眼昏花,直接晕倒在地。

    他的夫人躲在卧房,见状不妙,忙遣人搀扶。

    并且派出丫鬟,去请村头的贾郎中。

    熟睡的新郎,也被叫醒了。

    匆匆穿上大红衣服,打着灯笼来到前院,

    在得知这具狸猫,化作贾燕的模样后。

    他跌坐在地,整个人都傻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料想到昨夜的之事,新郎脸色煞白,一阵反胃。

    事情,还没有结束。

    陈鸽推门,从厢房中走出。

    他先是来到近侧,检查罗老道的伤势。

    出血止住了,暂时没有性命之虞。

    随后向村长夫人提议,应当尽快焚烧妖尸,以绝后患。

    对方没被吓倒,已属不易。

    妇道人家,哪里敢做这般决定?

    可丈夫现在晕过去了,这种事似乎又拖不得。

    便在征询罗老道的意向后,同意了。

    陈鸽控制灵傀把狸猫尸体抗走,动身前往贾家庄外。

    焚烧妖尸是假,摸索妖丹是真。

    狸猫妖的隐蔽性极强,一身隐藏妖气的本领让罗老道都翻了车。

    近战能力,同样不俗。

    只可惜,它碰上了更硬的灵傀。

    但凡被骑跨在身上,没有逃生能力,就只有挨打的份。

    至于能不能产出妖丹,非常的玄学。

    就跟抽卡一样,是个概率问题。

    像破庙遇到百年竹鼠精,都挫骨扬灰了,都没看到妖丹的存在。

    辛十四娘修行不到百年,举一家之力,就能凝练。

    陈鸽控制灵傀,强行扒开狸猫胸膛。

    见没有妖丹,便拾捡柴火,进行焚烧。

    烈焰熊熊,火光雀跃。

    待尸身烧成了焦炭,拨动躯体,觑见一颗浑圆的发光球体。

    陈鸽眼神一亮,操纵灵傀拿起。

    待温度降了下来,才用手去触摸。

    【发现物品妖丹。】

    【品质】高级(特殊类)

    【介绍】妖怪凝聚出的精华,蕴含丰富的先天之炁。

    【备注】三枚小的,凝练成中的。三枚中的,凝聚成大的。

    陈鸽在广平府,已经服用过小的。

    重复服用,殊为不妥。

    在得到妖丹后,直接丢进百妖鼎,得到凝练需要一天的提示。

    确认没有遗漏后,便收了灵傀,返回村长家。

    村头的郎中,已经来过了。

    替罗老道和村长诊治后,回去抓药。

    陈鸽打了个哈欠,没有再管,直接回屋睡觉。

    有什么事,等白天再说。

    ……

    公鸡鸣叫,天空泛起鱼肚白。

    陈鸽起床,见村长一家醒了。

    他们的精神状况不太好,似乎整宿都没睡。

    村长拄着木杖,穿得很厚。

    他眼皮耸拉,仿佛一夜间苍老了许多。

    新郎背靠柱子,顶着黑眼圈,双目无光。

    明明除掉了妖怪,可他们的脸上却没有任何喜色。

    因为在意的人,已经回不来了。

    罗老道起得最晚,伤口愈合的很快。

    确定妖鬼已除,两人向村长道别。

    离开贾家庄时,旭日东升,阳光普照。

    黑马和棕马分别载着两人,行于坑坑洼洼的小路。

    罗老道落后半个身位,他时不时的瞥向陈鸽,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好半晌,终于憋不住了,脱口道

    “我这条命,是你救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末了,他还不忘补充道“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唔……昨晚你那伤,是用什么止血的?”

    陈鸽提着缰绳,漫不经心的说道

    “感觉效果不错呀,给我也整一个呗。”

    “整一个?”

    “就是……给我点儿。”

    罗老道闻言,舒了一口气。

    他伸手探入怀中,摸出一个紫瓶丢了过来。

    “这是天师府的秘药,用于止血有奇效,伤口会很快结疤。”

    陈鸽闻言,顿时心怀期待。

    抬手接住紫瓶,却没有听到任何提示。

    啧。

    真是可惜。

    没有提示,意味着这是带不走的药。

    “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罗老道继续追问,似乎觉得秘药不足以报答恩情。

    陈鸽想了想,没有狮子大开口

    “帮我写封介绍信吧,给西河县县令。”

    万一县令跟崔御史有隙,那就不好办了。

    做两手准备,总是没错的。

    “好。”

    罗老道没有推辞,爽快的答应下来。

    两人骑马,于正午时分返回斗坛。

    罗极写好介绍信后,交予陈鸽。

    并和两位道童一起,把他送下山门。

    陈鸽面带微笑,挥手道别

    “别送了,回去吧。”

    “陈生今后有空的话,可来斗坛坐坐。”

    “嗯,下次一定。”

    辞别以后,陈鸽翻身上马,提缰远去。

    罗老道对于灵傀一事,应该是相当在意的。

    可他很懂得分寸,全程都未提及。

    那些该问,那些不该问,是成年人的默契。

    离开斗坛,陈鸽径直前往西河县。

    花了几文钱,便有孩童带到衙门外。

    “去去去,赶紧滚!”

    四位捕快将两个衣着怪异的人,直接轰了出来。

    陈鸽目光迅速扫过,做出判断。

    这种现代化的打扮,必是预备行走!

    啧啧啧。

    衣着装扮这么明显的标识,居然没有更换。

    很粗心呀,小伙汁。

    他避开了两位行走投来的视线,牵马进入旁边的客栈。

    “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

    陈鸽递给小二些许赏钱,让其照看马匹。

    假借有事要办,说晚些时候再来。

    随后,他混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保持二三十米的距离,远远缀在两位预备行走的身后。

    很快,他们进入一条小巷子里。

    陈鸽站在巷口,驻足摊位前,佯装买东西。

    同时放出灵傀,继续跟踪。

    瞬发释放的最远距离,是十米。

    陈鸽放出的灵傀,直接出现在墙壁之后。

    与那两位行走,仅有一墙之隔。

    用意识控制灵傀,将对方的谈话尽收耳中。

    “叶重,你想到什么办法了?”

    “其实,我有一种特殊能力。只要色眯眯的盯着异性看,就会挨耳光。”

    “靠,这也算技能?”

    “这你就不懂了吧,只要挨耳光就能增加好感度。县令不愿透露吴权的消息,就去找他的家人。坚固的壁垒总是从内部攻破,先把好感刷满再说。”

    “这办法……妙啊。”

    吴权的消息,县令不松口?

    陈鸽收回目光,若有所思。

    (ps叶重的名字和能力,由书友‘稀里哗啦滴噼里啪啦提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