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无间行走 > 067 相逢

067 相逢

 热门推荐:
    两位预备行走商议好计划后,就离开了。

    陈鸽权衡利弊,没有选择跟随。

    他有龙虎山和崔御史书信的双重保险,更容易得到消息。

    没必要劳神费力,从县令的家里人处下手。

    返回客栈后,陈鸽定了一间客房。

    不同场合,得准备不同的穿着。

    拜访县令还穿布衣,实在寒酸得紧。

    他在屋内换好面料上乘的衣裤后,离开客栈。

    衙门外值守的捕快,都是老油子。

    见陈鸽衣着不凡,自然不会恶语相向。

    其中一人主动上前,问他有什么事情。

    陈鸽面带微笑,阐明来意。

    说自己受御史大人指派,跟梁县令有要事商议。

    捕快不敢怠慢,入内禀报。

    关于崔御史的书信,陈鸽早看过了。

    大致是介绍他有能力,然后以私人名义做出请求,希望县令多多配合。

    至于是否指派,并没有相关的文字记录。

    不过上面盖的官印,可做不得假。

    就算陈鸽说自己受指派,也不会令人生疑。

    不多时,捕快折返回来。

    他态度恭敬,将陈鸽领了进去。

    西河县的梁县令看起来三十多岁,小圆脸,八字胡须。

    此时正手持毛笔,在案牍前处理县内杂务。

    抵达之后,捕快率先告辞离开。

    偌大的堂内,仅剩两人。

    梁县令放下笔,抬头问道

    “既然是崔御史指派,可有凭证?”

    陈鸽伸手入怀,取出书信,递了过去。

    对方接过,拆开信件,迅速阅毕

    “不知尊驾来此,有何贵干?”

    陈鸽的目光,正落到明镜高悬的匾额上。

    听到问询,便收回视线,拱手应道

    “此番前来,是想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梁县令偏着头,面色古怪的看向他

    “吴权?”

    陈鸽没有避讳,回应道

    “正是。”

    梁县令扯了扯嘴角,望了过来

    “实不相瞒,近日有许多来路不明的人,都在打探此人。”

    “哦?”

    陈鸽眉头上扬,故作惊讶状,反问道

    “我对此事并不知情,敢问县令大人,有多少人打听?”

    梁县令放下书信,略一沉吟,答道

    “十来个吧,每次来的都是不同的人。”

    这般说辞,提供了重要的信息。

    等于侧面告知陈鸽,参与合作历练的预备行走保底有多少人。

    他若有所悟的点点头,脱口问道

    “大人可曾将实情告知?”

    “不曾。”

    “那就好。”

    陈鸽点点头,将龙虎山罗老道的信件取出,放在案牍上。

    他与对方目光对视,郑重说道

    “此事牵连甚广,我正暗中调查,还望大人配合。”

    梁县令面带难色,摇了摇头,打断道

    “抱歉,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陈鸽察觉到一丝不妙,问道

    “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权失踪多年,户籍已经销毁。他的下落,本官也不清楚。”

    “死了?”

    “应该是吧,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根据任务提示,夺取升仙令。

    作为重要人物的吴权,肯定是要登场的。

    陈鸽感觉继续问,得不到有用情报,便切换话题

    “那大人可知,吴权以前住在什么地方?”

    梁县令的眼中,出现一抹稍纵即逝的惊慌。

    旋即恢复神色,摇了摇头。

    陈鸽将这些尽收眼底,却不点破。

    客套了几句,便拱手辞别。

    有龙虎山和崔御史的介绍信,他的起点比其他预备行走高上一筹。

    可即便如此,梁县令还是选择隐瞒。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情?

    思忖间,陈鸽离开衙门,准备返回客栈。

    咦?

    忽而,他眉头一皱。

    竟在西河县的大街上,看到个熟影。

    陈鸽嘴巴微张,心中浮现出某种可能。

    便加快步伐,追了上去。

    对方似乎有所察觉,跟着加速。

    穿过人群,闪身进入一条小巷。

    陈鸽使用迅影,将对方堵住。

    抬手拍肩,蓦然回首。

    眼前,是个十分漂亮的美人儿。

    辛十四娘。

    “你怎么在这儿?”

    “我……我……”

    她的眼神飘忽,强行辩解道

    “我四处云游呢,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你,真是好巧呀。”

    “呵呵。”

    陈鸽双手抱臂,一副看她继续编的模样。

    十四娘嘟囔着嘴,瞪了他一眼,坦白道

    “好啦好啦,我承认,当初是想跟踪你来着。

    不过后面跟丢了,就顺着官道而来,看看能不能追上你。”

    陈鸽对这傲娇狐,真是好生无奈。

    毕竟做过几日夫妻,不愿把她牵扯进来。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吗?帮你完成了,就早点回家吧。”

    “陈水生,你个呆子!”

    十四娘很是不满,气呼呼的差点跺脚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

    大老远赶来是为了谁,你难道不明白吗?”

    陈鸽轻叹一声,宽慰道

    “我明白,你是为我好。接下来会很危险,我不想你被卷进来。”

    “可我已经卷进来了。”

    说到此处,十四娘主动凑到耳边

    “上了你的贼船,没有那么容易下来。”

    感受到涌入鼻尖的香风,陈鸽撑住她的肩膀,拉开面部距离。

    十四娘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坏笑道

    “再说,你的事情,我全都知道了。”

    陈鸽有些摸不着头脑,小心翼翼地反问道

    “你知道什么了?”

    要是不小心透露了诸天时空的消息,会直接出局的呀!

    “你这次来西河县,是参加仙门的试炼吧。”

    “???”

    陈鸽一脸黑人问号,没有听懂。

    他十分鸡贼的保持沉默,等待着十四娘的下文。

    “我在汾阳边境,遇到了你的同门。

    他被几个恶徒追杀,伤势太重,已经死了。

    我看他们两败俱伤,就偷偷下药,帮忙报仇。”

    说完,十四娘从腰带下取出一枚五色小球。

    “这是他们从你同门身上夺走的宝物,现在交予你吧。”

    通过方才的描述,陈鸽总算明白过来。

    辛十四娘在前往西河县的途中,遇到行走之间的争斗。

    她客串了一回渔翁,把他们争夺的东西得到手。

    这运气,也是绝了!

    盯着散发光芒的五色小球,陈鸽咽了口唾沫。

    尤其是在用手触碰,听到提示后,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卧槽!

    发了呀,发了!

    他脖子往后一缩,看向十四娘的臀部。

    常言说得好,屁股大,能旺夫。

    古人诚不欺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