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钢铁蒸汽与火焰 > 第一零二二章 最终胜利者(三十六)
    着弹点大都集中在腰部和腿上,那层骨骼般的白色薄膜物质在子弹下只出现大片密集的凹陷。此刻薄膜物质展现了极好的柔韧性,在密集弹头下不见破损,有得只是单纯撞击出来的一个个白点。防御能力似乎并不逊色鳞化状态下的黑鳞,但其中肯定存在着其他某种特性。

    声音在其后由“咚咚”声迅速变成坚硬物相互敲击的响动,粗糙薄膜上的凹坑开始骤减,与此同时,似乎是经过长时间的训练,在声音改变的时候,散开队员们的枪口也一起调转。扫射安德鲁的子弹变成交互的点射,他们一面移动,一面朝着还在胡乱弥漫的爆炸烟雾进攻。

    被外骨骼般的物质覆盖住的安德鲁不再具有表情,只有那双十字瞳代表着此刻他兴奋的心情。那些来自队员们的攻击似乎让他的身体再度膨胀了一圈大小,他每一步都带着不小的前冲力量,以至于接近那些烟雾的时候,为了减缓速度还得靠着让双脚稍微陷进冰层中才行。

    鼻子里全是硝烟的味道,安德鲁临近烟雾后骤然停下,随即抬起右手,可见手腕处的骨骼样薄膜还带着层层皱褶,像是特意留下的,在视觉上有一种可以随时来回伸缩弹簧般的感觉。

    手指合拢成掌,安德鲁一掌扇动过去,其体内在这时似乎也喷涌出了一些高速流动的气体,和着手掌带动起一道有力的风气,直接让身前那漫开的烟雾剧烈流动,眨眼间大部分就被带到一边。

    视线才变得模糊,一道人影选择此刻的时机从烟雾中轻缓靠近。在安德鲁收手的瞬间,烟雾若实体般被突兀分开,切口都带着锋利的味道。

    “嘭!”安德鲁后移半米远,脚下冰层刹那间布满细密的花白裂缝。他的脚步才沾着地面,和手腕处有着相同褶皱结构的脚腕在此刻突然被拉长了一节,极为迅速地触及地面,让之在后撤的瞬间后就已经前冲向了面前那道人影。

    “骨骼增长手术开发?”几种不同物体发出的声音让卡西亚注意到了这点,冰层碎裂的声音下,他还捕捉到了骨骼摩擦的尖锐声。那层外骨骼样的薄膜在刚才就展现了别样的防御能力,高频声音的穿透力让卡西亚看的见在安德鲁身上一共有着两层包裹着体内脏器的致密物质。

    表面粗糙的薄膜是一层,而在其之下,还有一层由全覆盖骨骼手术开发组成的防御。两者间靠着网状的支撑结构连接在一起,并且不知道是不是有意为之,相隔间距足有五六厘米的两层物质间还存在了众多的半封闭式空腔结构,就像是一块块嵌进安德鲁身体里的小袋囊,可以用来储存某些东西。

    这些袋囊中并不是单纯的压缩空气。卡西亚通过声音能判断出那是一种液体,是安德鲁自身在瞬间产生的高粘稠度液体,充满了夹层间的所有袋囊空腔。这种状态不是一种手术开发就能完成的,而是经过前期精密的调查和实验,才能让几种手术开发相互配合起来得到的结果。

    身体后撤的时候,卡西亚的思绪判断出这些。和安德鲁之间只有一两米的距离,卡西亚收回气动剑,此刻他并不想将过多的精力花在安德鲁身上,其他成员的数量必须进一步削减,才能达到保证计划安全进行的效果。

    早在钢壳炸弹扔进来时,卡西亚就进入到鳞化状态。他一剑划开烟雾,砍向安德鲁的脖颈,声音中,高粘稠物质以极快的速度从其他袋囊空腔朝着脖颈处汇集,将坚韧的薄膜撑起。膨胀的薄膜形如合金,气动剑砍在上面只发出“铛”的颤音。随即那里却又快速凹陷,此处袋囊里的液体将剑身上的力量大部分吸收掉,转而被其他袋囊空腔存储起来。

    安德鲁抓住机会一步踏出,一拳挥击而来,还未触碰到卡西亚,手腕处的皱褶便已经展开,拳头和脚腕一样伸长一节,撞到卡西亚身上。

    数道巨大的抨击声音接连响起,安德鲁的拳头像是被精密控制住的震动锤,短瞬间来回击中卡西亚数次,将他弹开几米远。继续追击上去的同时,安德鲁左手摸到腰间,隔着衣服拔下四颗特质钢壳炸弹的引信。

    连续的爆炸声中,卡西亚贴着地面从烟雾里飞出来。其他队员的射击立即追上,对着左肩的缺口处猛烈进攻。

    “液压?或是吸收冲击力加以存储?还是两者都有?”滑行停下的卡西亚立即侧身保护伤口,他拨开气动剑开关,用尾巴缠住后拔出转轮手枪,用不着瞄准,便带走四人的性命。另一边,安德鲁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全身都在冒着还未散去的硝烟。他已经习惯这种状态,这些钢壳炸弹正是为他提供巨大力量的主要来源。

    拍了拍手掌,安德鲁再度拉开四枚钢壳炸弹的引信“能如此快发现这些手术开发项目的构造与原理,我是没有想到的。并且左肩的伤势对你的影响会这么大,也是我没有想到的。你好像并不是一名真正具有鳞化手术开发的手术者吧?”

    一脚踢过去一块东西,那是已经空了的注射器,上面还带着可以抵抗低温的固定带子。安德鲁故意看了看卡西亚已经渗血的左肩位置“你这么厉害的药剂专家,除了家族里的那些教授和研究者们,我确实想不出还要谁能达到你这般的技术了。”

    “那么,不久前这些药剂带给你的副作用已经消失了吗?还是说,你这种状态可以靠着药剂持续多长时间?”

    拖长的话音里,其他成员的枪口立即调转向冲过去的安德鲁。拖出残影的身体每一步都将冰层踩踏得凹陷,靠着身后这些子弹的动量,安德鲁此刻便拥有几乎无尽的力量去肆意使用。他唯一需要小心的,只有那把会划开粗糙薄膜的气动剑而已。

    但并不担心,因为他觉得在被砍中前,自己的拳头无论如何都能打在敌人身上。鳞化的特性他很清楚,坚硬使得它们吸收冲击的效果很差,大部分力量都能透过那层黑鳞传导进体内,震动脏器。而自己的拳头,正好可以集合很多子弹和爆炸的威力,然后将之一同送给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