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峨眉祖师 > 番外(二)剑上雷音

番外(二)剑上雷音

 热门推荐:
    烟尘如柱,风与雨水都被震开,天空被撕裂,一条长长的缝隙出现,紧随其后,迅速崩开,化为一个方圆十里的巨大圆环!

    环内晴空高照,天清澄澈,环外天地晦暗,暴雨如注!

    白衣少年的神情已经不再腼腆,他变得很严肃,并且很冷漠,那两根指头保持着上抬的姿势,而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却真的不属于人间。

    少女口干舌燥,她抬起剑,却感觉到一丝违和感,她低下头,这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手臂正在不受她控制的剧烈颤抖。

    兴奋亦或是惊狂?

    这是超出了常识的情况。

    少女绝对没有想到会有这种情况。

    她被变故冲昏了头,就像是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她居然出乎意料的想要把剑斩过去。

    仅存的一点意志让她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但是冲动,混乱,无秩序,诸如此类的情感占据了绝大多数,于是少女舞起了剑。

    她把那柄剑高高举起!

    白衣少年向前抓过去,但是就在这个瞬息,少女猛然躬身,极完美的身材低垂下来,如同一张拉扯到极致的牛角弓,她的剑压在手掌下,在此时翻转一圈。

    那剑准确狠辣的刺中了白衣少年!

    这一击极其猛烈,带动了少女全身全部的力量,她的精神绷紧,两眼瞪着,额头上虚汗与雨水混杂,手腕在颤抖。

    她的牙可怕的磨了起来。

    “啪。”

    白衣少年抓住了那握着剑柄的手,这柄世间极其锋利的,由赵国名剑师打铸的宝剑,根本没有办法伤害到白衣少年分毫。

    剑锋抵着他的胸腹交接处,但却像是刺中了金石一般。

    少女看到少年的另外一只手扬起来,好像要抓住自己。

    惊骇,震动,不解,愤怒,羞耻。

    各种恐惧与暴怒的感觉混合在一起,她以极快的速度扬起短戟!

    当头一戟!

    咚的一声,坚固的小戟狠狠凿在白衣少年的头上,那戟刃压在少年的太阳穴位置,然而依旧如同斩金石一般,不可撼动。

    “铜铜”

    士人吓得半死,而两个商贾看到这一幕已经屁滚尿流的跑了,那楚国的逃兵躲的远远地,震骇且惊恐的看着两个年轻人的交手!

    他心中混乱,脑袋晕乎乎,只想对天空大喊一声,这世界是怎么了?!

    两个舞象之年的少男少女,怎么有着连列国将军都达不到的功夫?他们是轻侠?是墨家?还是什么隐世的高人?!

    楚国逃兵逐渐瞪大了眼睛。

    对了,隐世的高人!

    刚刚少女说,蜀国峨眉山有陆地剑仙,而刚刚那少年抬指升剑气,驱漫天风雨,这种手段几与鬼神无异,那一定就是鲁国的贤者孔丘等人都谈论过的“仙”了!

    “铜头铁臂!”

    士人终于喊了出来“我的君上!这这这仲尼以前讲学时乱说的那些故事,居然是真的!”

    只可惜这个时代距离“卧槽”被发明还有一段时间,而身为自诩的上层人士,士人也不会说出更让人抓狂的污秽词汇了。

    这时代的,代表震惊的话,大约就是“天之苍苍!”之类的,类似于“我的上帝啊”。

    仲尼在讲学时,为了故事性,经常会加入一些寓言,而那里面不少故事都是他瞎编的,当然最广为流传的一个,大约是“两小儿辩日”。

    仲尼东游齐国时发生此事。

    白衣少年的眼睛低垂下去,与此同时,那根坚固的小戟动了。

    “当啷!”

    黄铜戟的戟头断裂,沉闷的掉在地上。

    “两小儿辩日是真的,不是假的。”

    白衣少年回头,给士人一个微笑“我见过仲尼的。”

    他这么说着,又有些失落“可他并不是我从小听闻的人,他迂腐,喜欢礼乐,不喜欢变革,但他也有好的地方,那就是让人人都能上学了”

    “他劝导人向善但我师父祖师,祖师曾经和我说的孔丘,和他不一样。”

    “或许他们相同的名字只有孔丘,仲尼是仲尼,孔丘是孔丘”

    白衣少年的语气很奇怪,带着一种崇拜,也带着一种失望,而士人紧紧盯着他,看见少女挥臂时,脱口大喊“小心!”

    白衣少年转头,一只手松开,竖起来轻轻一拨。

    少女顿时天旋地转,被一股不明的劲力卸开,直接咚的一声摔在泥水里!

    “不要打了。”

    白衣少年叹息“我不想和你打。”

    少女咬着牙,摔了一下,刚刚感觉一股气在她身体里乱窜,她费力的拿起剑,强行站了起来,居然用一种极其可怕的意志稳定了身形。

    白衣少年露出惊讶的神情。

    少女把剑架端好,忽然笑起来“原来世上真有剑仙。”

    她的双眼炯炯有神,就像是找到了人生目标一样。

    “我是世上第一个和真正剑仙交过手的人是了,也只有我配,那些人,中原的剑客算什么这是我的传说”

    士人坐在一旁,也无比惊讶,颤牙道“不你,你刚刚不是说,要斩仙”

    少女笑了一声,黑发散开,在肩头披落,晃了晃脑袋“斩不了仙被仙斩,这不是很正常么,剑客都是把脑袋拴在腰上,杀人者人恒杀之。”

    “只是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玩笑,我杀了那么多的方士,所谓的仙,木塑的神,我几乎都要对这个世间发出我最高亢的嘲笑了,但老天爷不想让我成功。”

    “他居然把一个真正有本事的人,放在了我前进的路上。”

    “好啊,真的很好,不在剑下生,就在剑下死!”

    少女的声音很清澈,亦很纯粹,就像是一个真诚的疯子,倾诉出她本身需要完成的事情,那是她一身的追求。

    白衣少年摇头“人生目的不是生就是死,这不是很无趣吗?”

    “祖师曾经说过,人有些趣味是低级的,像是生死之斗这种事情,只有死了那一瞬间才是崇高的,但也得不到升华,私斗死了的人,也就这么死了,千百年后也不过就留下一个名字而已。”

    “你应该”

    白衣少年劝诫的话没有说完,少女的剑已经飞掠至面颊之前。

    白云的神情一瞬间就变了,当然不是害怕,不是恐惧,而是变得漠然。

    他的头侧过,那剑从他的脖颈上划过去,随后白云向前轻轻一步,肩头一顶,苍狗顿时眼中失明,被一肩顶的横飞而退。

    少女横飞,忽然转身,一剑插在地上。

    剑尖压地,使她重新飞掠而来!

    如果单单说人间的武学,少女确实是已经接近巅峰,她的这些动作,寻常的轻侠是根本做不出来,也不可能挥舞出去的。

    她的剑很快,一下又一下,劈如崩雷,斩如清光,掠似江海翻波,挑如龙蛇昂首,剑光剑气剑意剑威剑压剑力,连斩连劈,所有一击,最后转为一刺!

    而白云呢,他在躲,一击又一击,却都如浮光掠影,根本碰不到他半点衣角,而最后的一刺冲来,白云向前不闪不避,那一刺似乎诡异的与白云错开,而少女的脸也被白云的手抓住了。

    他抓住苍狗的脸。

    却没有用力抓,而是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

    少女被这一下打的失去平衡,顿时跌倒在地!

    她好半响才爬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的泥水,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死机的状态中。

    “陆地剑仙陆地剑仙”

    就像是程序崩溃,她不断重复着同一句话。

    “苍?”

    少女听到了呼唤,她僵硬的侧过头去。

    她手中的剑没有了,落到了白云的手里。

    白玉冲她温柔一笑,随后把那柄剑高高抛起,紧随其后的

    一道粗壮的雷光从晴天白日之顶轰然打下,那柄剑没入雷霆之中,不过三个顷刻,而后发出的剑鸣,却让群山都为之惧怕!

    剑上雷音,风雨相随,一柄人间的上好铜剑,在短短三个顷刻之内,被铸成了一柄无双仙剑!

    白云把那仙剑呼来,御剑在侧,那柄剑温润的如同绵羊,白云的笑容如同春风化雨,他把那柄剑还给苍狗,随后在笑声之中,一步登天。

    世人见到那少年入云霄深处,化为长虹而去。

    苍狗捧着那柄剑,精神恍惚,只是喃喃念叨着“蜀地峨眉,陆地剑仙”八个字。

    ————

    少年站在青山的顶,他眺望着天空,眺望着云海,眺望着风雨,眺望着天下。

    白云露出最纯粹与温暖的笑,他知道,这人间虽然不甚美好,但已经是生机勃勃,就如同当年祖师所说的那样。

    他飞走,找到了一块松柏,轻轻躺了上去,他卧在松柏上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一整年。

    天地不能改他的寿命,风雨不能让他染疾,世间的万象与他息息相关,却又无法过分的影响他,山与海都是他的朋友,风与雷都是他的良师益友,白云从松柏上醒来,他转过身,松树摇晃,却发现树下有一个人倚着树,和衣而眠。

    这里是通向峨眉山的必经之路。

    这里是蜀道,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地摧山崩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

    不过这时候,还没有第二段的秦蜀道,只有子午谷等原本就存在的山中谷道,因为蜀国也有人民,他们也曾经翻山越岭出蜀,于是他们走的那些道路,就被称为最早的蜀道,但是这些道路险恶,不能行军,只能两三个人走,走完之后,才能走后面的人。

    白云侧身在树上,他看着下面的少女,感觉到真是有意思。

    苍狗靠在树下,她显然并不知道树上有那个她一直寻找的人。

    她睡得很沉,而树上的人却一直看着她,就像是很多年前,祖师所说的故事,里面的人物颠倒了过来。

    很久很久以前,孔丘与凤歌,也曾如此,一个在树上,一个在树下。

    eizhi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