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峨眉祖师 > 番外(三)山陵在天

番外(三)山陵在天

 热门推荐:
    函谷关前。

    白骨牵着牛儿缓慢的前进,但骑在牛上的人却不是老者,而是一个少女。

    世人或许看不见人的本相,只是记得流转在人间那不灭的神话而已。

    世间万仙都已经离去,早已离开无数的岁月,他们在青史彼岸谱写属于它们的传奇,以及那更加耀眼与辉煌的故事。

    但也有人被留了下来,不仅仅是少女,包括当年的夏商周。

    少女抬头,那险峻的关隘,按古老时代的青城相比是无比渺小的,但是对于这时代的普通人们来讲,这座用双手所垒砌起来的函谷关,已然是坚固无比的雄关。

    白骨望着那座关,忽然回头,对少女道“我为你牵牛,走了千余里路,你还欠我许多工钱。”

    少女笑了起来“是的,该结了。”

    白云望着天空,他见到远方的浩瀚紫气,那巍峨高耸,如同群山在隆隆移动。那是谁的光华?那是谁的气象?他不得而知,但他却感到惊愕以及不可思议,因为这股气象,是只属于仙的痕迹。

    人间已经没有仙道太久太久,白云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后的继承仙道之人。

    他说人间已经没有了仙,因为祖师离去了,故而天下也都安宁了下来。

    祖师让曾经高高在上的那批超凡众生从这片人间离开,从此天人两隔,而关于这次天人之绝,两分于青史的故事,在众生的口口相传中,似乎被安到了上古某个帝王的身上。

    但白云并不想为此而争辩,因为祖师一定不希望自己为了这种虚名而去踏足泥潭,凡尘污浊是毋庸置疑的,但要如何入淤泥而不染,这才是所有修行之人应当思考的问题。

    白云看到苍狗从树下醒来,她口干舌燥,找到了山中的一处泉水,低下头畅快的饮用。

    这里是通向峨眉山都的必经之路,她或许也不会知道,那泉水的源头正发于峨眉,而曾经,守山的蛟龙便游于其中。

    虽然祖师说,那只小龙最开始是被镇压在下面的。

    白云想要见一见那片仙霞的主人,在这个人间之中,他还从没有看到过除了自己以外,还有继承仙道之人。

    同年同日,遥远的吴越大地正在发生一场惊天的变故。

    白云也回首望向那处天地,苍狗曾经逗留于越国,而她留下的剑法,虽然是人间中极厉害的,但是比起白云的剑还是差了很多,但这已经足以让越国对吴国发动复仇的战争。

    那毕竟是人间极致的剑法,哪怕是只得了其精髓的十分之一,也足以横行于天下了。

    白云乘着风,踩踏着云霞与波澜,他在天空中以足尖点着烟海,于是莲华步步而生,耀眼夺目。

    他看到东方出现一大片的紫色云霞,无比浩荡,向着西方函谷关而去。

    白云忽然惊讶了,而后失色,最后却又激动起来。

    在祖师曾经讲过的故事中,这世间能够出现紫气东来之象的,只有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证道于无响之境的道德天尊。

    但他应该早已离去,是因为他不受到祖师的掣肘,所以才回到了人间转转吗?

    白云为自己能够见到传说中的人物而感到激动,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咦,你要去哪里,也是去看那片东来的紫气吗?”

    白云转过头,他听到声音从虚无中传来,但却看不到人的影子,白云低下头,他看到茫茫大野之上,有人向天上招手,他看到了白云。

    白云惊讶无比,于是落了下去,他道“你不害怕一个会飞的人吗?”

    那年轻人笑着“无非是仙道中人而已,你虽然是最后一个,但我却见过很多?”

    白云不解“你是谁呢,你认识我?”

    年轻人道“我是一个回到故乡看看的人,只是一个远行的游子,看着这片土地从虚无到诞生,从过去到未来,又从未来回溯过去而重新开始,反反复复,但我很庆幸,这一次,它已经脱离了循环,找到了真正的前路。”

    年轻人说的话有些让人听不懂,白云道“我是白云。”

    年轻人道“是的,你是白云,很美很有诗意的名字,诗经是这片大地上不可或缺的传承于文化,我也很喜欢读。”

    “我叫大勿,出生于没有太阳的时代,很久以前,有人告诉我,我终有一日会回来的,如今我回来了。”

    年轻人笑着,他与白云作伴,白云惊奇于他的法术,那种贴近自然醇厚之道的力量,是他从没有在人间感受过的,哪怕是那片紫色云霞也没有。

    “去看看吧,或许能看到一点我认识的人。”

    他们两个人到了函谷关外,在山野之中,见到黄沙与青野交错的大地,见到树林与丘土交杂的风景,他们眺望东方,有一个白骨牵着青牛,青牛背上斜坐着一个少女。

    大勿笑了起来“原来是她,难怪,她对应着道德天尊啊?这可真有意思。”

    白云看着看着,眼睛逐渐亮了起来“她是她是姬”

    那是曾经在祖师的图画上看过的姑娘。

    那是祖师曾经的弟子。

    但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片人间,而这么久都没有前往青史的彼方?

    大勿道“有传说啊,当年道德天尊在一处淤泥滩涂的边上,与孔丘论道,他见到常羲而知无响,而姬紫云泡在淤泥里,她最后向下挖到了什么,那本历史的古书并没有记载。”

    大勿又笑“就连那些驭世间而牧云汉者,也无从知晓,无响之境,不是我们可以揣测的。”

    白云转头看他“我们?”

    大勿“我也是一个古人啊,远行了很久,如今的人间虽然仙道衰退,但是我可以预见,不出两千年,或许会进入一个新的世间,而再向后两千年”

    “有人和我说,向着未来行走,可以看到众生以钢铁横渡星宇,如崇山峻岭飞舞于苍天之外,到了这一步,就是崭新未来的开端,这仅仅是一个开端”

    “未来不属于少数人,过去的神话时代是这样的,更多的众生都是蝼蚁而已,他们不需要思想,只需要日出而落日作而息,天空属于大圣,人间属于地仙,数百个大衍未有改变,但是新的未来,或许属于绝大多数人”

    “这只是相对而言,如果可以,这一次的旅途,我还要向前走。”

    大勿对白云道“这世间除去她之外,还有人要走,你要不要和我在这里等等?”

    白云惊讶“还会有谁来呢?”

    他这么说着,转过头去,却看到姬紫云站了起来,随后化为一片丹紫的天空,她飞升于天,乘风御雨,看到了白云。

    “是当年师父在莲华中孕育的孩子。”

    姬紫云看着白云,在他身上似乎看到了师父的影子,她知道这个孩子曾经是昆仑,但是从在神祖手中把过去洗净之后,他就只是一个新的生命而已,而且与众生皆不相同。

    他是从天冥之中,诞生的纯净先天,他是世间唯一,也是独一无二。

    姬紫云展颜一笑,对他挥了挥手。

    白云显得很激动,踮起脚尖来。

    而姬紫云又望向大勿,这个人是谁已经不必说出口来,姬紫云隔着天与云海向他行礼,而大勿也努力向她挥了挥手。

    “此去一路平安,青史彼方,会有你想见到的东西。”

    大勿看向那牵牛的白骨,此时青牛化为烟霞飞走,而那白骨呆呆矗立在函谷关前。

    大勿对白云道“神话之中有两个白骨,一个叫作徐甲,一个叫做笑者,你猜猜,他是哪一个?”

    白云道“一定是徐甲了,祖师和我说过,笑者向往真正的死亡,肯定不会帮人牵牛,而徐甲却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大勿哈哈大笑“猜对了,是徐甲啊,很久不见的徐甲,没想到他还活着,只是似乎失去了记忆,他的这副白骨是当年的身体残渣吗,是谁把他复活的呢?”

    “是太上刻意,还是大宗师?徐甲和谁做了交换?”

    “应该是刻意吧。”

    远方的天空出现一个女人,她来到这里,她看到了姬紫云飞升离去的影子,她看到了大勿与白云,尤其是白云,女人有些茫然,最后变成震惊,她几乎脱口而出“昆仑”二字。

    但是大勿却开口,对女人高兴的道“浑沦让你重活,虽然迟到了很久很久,但是比起太平天尊来说,你的归来已经很快,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磨砺,西王母啊,你也明白,有些人与事,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女人站在天空外,她沉默了很久,最后看了一眼白云,叹道“确实是如此。”

    她离去了,没有追随姬紫云的脚步,而是选择老死在这片人间。

    白云哑然“她不是要离去吗,怎么走了?”

    大勿道“还会有人来的,你的祖师在分开天人的时候,并没有赶尽杀绝,当年的三位老人留了下来,自然也有像他一样的人。”

    “但是这些人不敢冒头,因为谁也不知道,祖师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白云忽然很哀伤“你也是祖师的朋友吗,我和祖师约好了,等到一只金色的鲤鱼从长江逆流回来,祖师也一定会回来。”

    大勿望着天外“是的,他也会回来的,时间不定而已,毕竟我都回来了,何况是他呢。”

    他忽然转头,拉住白云“不过,你或许要等上一段时间了。”

    他这么说着,神情却逐渐变得愕然起来,他骤然抬头,而白云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

    那东方的天空上,那是一道流星,距离极远,而远方的天空已经晦暗下来,他们在山上看着三色的晚霞与天空交织,寥落的星辰,微弱的明光下,有这样一道流星,极其耀眼。

    那道流星的云埃之内,是一匹白鹿,而流星的光芒最极致处,坐着一位世间不见的白发少年。

    大勿愕然无比,最后却哈哈大笑起来,击打着双手,在这山野与天空的交界处,引声高歌起来!

    eizhi0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