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烽火文途 > 第八百四十七章:昆仑死战百家动

第八百四十七章:昆仑死战百家动

 热门推荐:
    “好可怕啊!”

    凝望外界近乎地狱的景象,小说家传人言尺墨眼角微微抽搐,喃喃道。

    朱超群、邹布衣、黄逊、白半山、侯静茹等人站在不远处,也都是惊骇无比地望着外面。

    众人身后,赫然立有一座庞大无比的灵阵,边缘处或坐或立着超过百位五境,都是出身自诸子百家,其中以儒家为最,至少有十分之四都是儒门中人。

    灵阵中央,邹布衣、丁言志、许烜熔、司元霸四人正在交谈,不时指点灵阵四周,吩咐旁人上前修改。

    邹布衣正手持天衍盘掐指演算,忽然眉头一挑:“国势有变,恐怕陛下在昆仑中境遇不妙,我等还需加快速度。”

    许烜熔等人都是点头赞同,半个时辰后,众人终于是将先前震动所扭曲的阵法彻底修补好。

    深吸一口气,邹布衣环顾围拢过来的众人,肃然道:“诸位,九龙争仙之局是以我华夏众生之性命,换那一位九境诞生,此番是成是败,就看诸位了。”

    他话语虽然简单,众人却无不神情肃穆,少数眼中更是透着无边冷厉。

    寻常百姓尚有布衣一怒,更何况他们这些出身诸子百家的士子,既然那些帝君想要以他们的性命来换取晋升,那也就怪不得他们反击了。

    “少了兵家。”这时,司元霸忽然沉声道。

    朱超群亦是皱眉,摇头道:“时间来不及了,拼一把吧!”

    “无妨!”丁言志和许烜熔均是面露笑意,“他已经来了。”

    话语方落,众人就觉谷外忽有一股浩瀚神念席卷而来,数息过后,杨延昭已经自谷外飞入,飘然落在阵内。

    看了眼众人,杨延昭抱拳一礼:“抱歉,杨某来迟了。”

    李越舟笑了笑,拱手道:“来了就好。”

    “客气话事成后再说吧!”许烜熔瞥了眼二人,沉声道,“诸位依照各家位置,速速入阵!”

    众人闻言俱是神情一凛,迅速分散到阵中各处,精气神尽数提至巅峰。

    待得邹布衣一声轻喝,许烜熔、丁言志、李越舟、杨延昭、朱超群、侯静茹、黄逊、墨姝等人纷纷挥手掷出自家的传承至宝。

    太极图、九刑剑、太学剑、九兵、广论经、苍生笔、神农鼎、乾坤图、墨子令,各家的传承至宝逐一显化而出,然后依照事先安排,纷纷落入阵中各处。

    刹那间,整座大阵轰然运转而起,以各家传承至宝为媒介,疯狂汲取着诸子百家传承千年来积累的浩瀚意念。

    法治之下人们对律法的敬畏之心,儒门历代先贤心中正气演化的浩然长河,纵横家扶龙、附龙之法,无数战争所衍生的兵灾之意,随着阵法的运转,这些诸子百家千年来累积的灵韵意念都是被牵引而至。

    *——*——*——*

    遥远的西宁道内,正值战火滔天。

    罗马帝国自欧洲远征而来,一路攻城略地,裹挟西亚各国一同征伐而来,所聚兵力乃是大文帝国的数倍,更不要说坐镇大军的九位八境,将完颜帝一、蔡旭东、上杉谦信、巫神、张子强、五灵繁易剑阵完全压制。

    架住对方弯刀,完颜帝一手腕一抖,沙皇戟陡然分化万千黑金砂砾,如同风暴般将之吞没,然而旁边一位八境却已经同时出手,合二人之力将他的地狱风暴瞬间击溃。

    蔡旭东、巫神、上杉谦信都是分别对抗着一位八境敌手,可是他们的敌手却都已经是踏入八境中阶的存在,蔡旭东和上杉谦信还能维持均衡,巫神却已经是狼狈不堪。

    众人里面,唯一占据优势的就是张子强,只是他以一人之力抗衡了四位八境,再是凶悍,却也只能面临被围攻压制的境地。

    与此同时,他们在八境以下的战场中,也处于劣势的状态。

    虽然大文帝国集结了近四十位七境,麾下大军更是因为连年征战而精锐无比,但是罗马帝国是西方最为强大的帝国,更是裹挟了无数国度的精锐,若不是邓亦通、韩德让、宗泽等人调度有方,只怕大文帝国早已经溃败了。

    *——*——*——*

    随着诸子百家千年积累尽数汇聚而来,整座大阵在丁言志、许烜熔等人的操控下不断运转,将之全部集中于阵心之内。

    只是不知为何,兵灾之气、律法之气、浩然正气等各家精华并未如预想中那般融合,哪怕是许烜熔暗暗运转起源天道,也无法让这些精华遵循大阵引导融合起来。

    “怎么回事?”身处阵内,言尺墨自然感应到了这点,不觉惊呼起来。

    黄逊眉头一挑,疑惑道:“难道祖师他们推算错误?”

    “不可能!”朱超群瞪了他一眼,肃然道,“先前龙气回归引发的灾变有破坏过阵法,会不会是哪里还没有修补好?”

    许烜熔、丁言志、邹布衣等人闻言赶紧运转意念,来回扫视着阵中各处,只是无论他们如何检查,都没有发现半点问题。

    “如果不是阵法有错,那就是我们还缺少了什么。”

    目视阵心处不断翻涌升腾的各家精华,丁言志目光深邃,不断思索着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

    昆仑山深处,姚若愚、楚狂歌和七位帝君拼死搏杀,几乎杀到癫狂,每个人的身上几乎都带有伤势,其中姚若愚为最,作为九人中的最强者,他无疑遭受了其余八人的重点关注,强悍的体魄早已经伤痕累累,几处伤口更是可以看见森森白骨。

    不过其余八人的伤势也都不轻,其中部分是姚若愚反击造成,还有部分却是他们彼此攻击造成的。

    他们八人虽然重点针对姚若愚,但是彼此也是对手,偶尔也会施以黑手。

    扭身躲过光帝一剑,姚若愚反手一剑挥出,杀生八剑中的【冰瀑剑】将无尽混沌凝为剑瀑冲击而出,刚想过来偷袭的炀帝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一剑刺穿腹部。

    剧痛之下,炀帝正要压制伤势,陡然有两道帝尊之力横击而来,将他打飞出去,赫然是楚狂歌和太帝看到机会,直接出手将之重伤。

    接连遭受三人攻击,炀帝一身气机几坠谷底,光帝、炎帝、高帝、胤帝四人见状毫不迟疑,齐齐出手,四道帝尊之力瞬间袭至,将炀帝护体之力击溃,在他身上轰出四个豁口。

    唰!姚若愚眼神一寒,突然一个纵身掠出,身化幻影穿过诸位八境,一剑削去炀帝首级,黑色光翼一卷,将炀帝体内大半功力吞噬,再经由白色光翼化为纯净至极的生机,修补着他的伤势。

    八境圆满的生命力实在是太过强大,虽然被斩去首级,但是炀帝竟然仍没死去,断颈处的血肉不断扭曲,竟然要重新生出头颅。

    只是此时正值激战,其余人哪儿会让他修复头颅,七人连同姚若愚联手一击,生生将他轰爆,先前被他吸纳入体的龙气立时冲泄而出,八人见状赶紧运转神念,疯狂抢夺着那些龙气。

    只是不等将炀帝死后溢出的龙气瓜分干净,楚狂歌等人又是一起冲向姚若愚,将之再次重伤。

    见过了姚若愚先前近乎神魔般的一击,他们都是心知肚明,倘若不先诛杀姚若愚,只怕是会被他逐个击破。

    姚若愚虽然吞噬了炀帝大半生机,但是面对七位强者的围攻,仍是境况危急,不多时,又是浑身伤势,左臂都险些被楚狂歌一刀斩断。

    *——*——*——*

    这时,邹布衣眉头紧蹙,忽地好像想起什么,迟疑道:“我天机一脉虽然没有列入百家行业,但是当年也参与了这份计划,我记得祖师曾经留下一段话,说是我等此番布局,只有三成机会瓦解九龙争仙之局,只是余下七成胜机,尽在文中。”

    “尽在文中?”白半山瞪大眼睛,愕然道,“什么文?哪篇文章?”

    摇摇头,邹布衣苦笑道:“祖师没说。”

    “你怎么不早说?”朱超群冰眉紧蹙,不满道。

    “早说也没用,我等最初参与进来,不就早知道至多只有三成胜机么?”丁言志看了她一眼,忽地神色一动,“文?会不会指我大文?”

    众人闻言一怔,言尺墨迟疑道:“这……未免有些夸张了吧?”

    朱超群、侯静茹、杨延昭等人虽然没说话,但是眼中也透出几分怀疑。

    毕竟,要跨越千年时间推算到大文帝国诞生,这种事情委实太过异想天开。

    “不,不是夸张!”

    突然,许烜熔仿佛醒悟过来,与丁言志对视一眼,肃然道:“我明白他的意思了,原来如此,原来是少了这个东西。”

    “三成胜机,好个三成胜机,”丁言志眼神凝重,又透着几分轻松,“各家祖师当真是害死个人啊,哪儿是什么三成胜机,若是没有我大文帝国,恐怕只有零成胜率。”

    不待众人明白过来,丁言志已经深吸一口气,蓦地神念升腾而起,凭借大文帝国如今稀薄数倍的国势,将他的声音传递到了所有幸存者的耳边。

    “吾为大文帝国御史大夫丁言志!”

    “我华夏历代帝君欲以苍生性命换取他们登临九境成仙!”

    “西方有罗马帝国,以数百万大军来袭,欲亡我华夏!”

    “为护我华夏安危,文帝陛下正在昆仑山中抗衡历代帝君,我大文的文武群臣也正在成都府对抗入侵之敌。”

    “吾以大文帝国御史大夫之名,望天下众生心念我大文之名!”

    “佑我华夏!”

    当耳畔响起丁言志的声音时,无论是宋凯、张子强、杨仁杰等人,还是华夏各地正处于避难所的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正立于战场后方的邓亦通闻言后思索数息,忽然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大文之名,随着他心中颂念,缕缕纯白气息自他身周浮现。

    这是他之前凝练的文气,此时不知为何,似是受到他心意牵引,又或是感应到大文危机,这缕文气竟是自行浮现,而后冲天而起,往丁言志等人这儿飞掠而去。

    不独是他,唐道远、郭奉节、吴雪、胡娴、黄宽宽、屈枫、徐静淼等但凡凝练过文气的人,随着他们下意识地闭目默念,自身文气都是自行显化。

    最初只是这些曾经凝练过文气的人,到了后来,如苏轼、赵挺之、王安石、张真传等出身诸子百家的人们,似乎也受到影响,下意识凝聚出自身气息,被那一道道冲贯天穹的文气牵引,自四面八方汇聚向那座大阵。

    随着无数文气汇聚而来,那一道道在阵心中彼此对立的各家精华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合了起来,兵灾之气、律法之气、浩然正气、清静之气、仁爱之气、纵横之气等精华融汇合一,骤然化为一道浩大的气柱冲天而起。

    轰!纯白色的气柱贯穿天地,纵然是远在两辽、西宁等边疆,亦是清晰可见。

    随着这道气柱立起,仿佛响应一般,夏邑、鹿邑、新郑等地接连冲腾起一道道气柱,与先前那道不同,这些气柱分别是由兵灾之气、清净之气、浩然正气等构成。

    当接连有三十七道气柱屹立之际,杭都、扬州、成都、重庆、京兆府、河南府等已经化为废墟的城池中,亦是有滚滚灵韵自行化柱而起,与先前那三十七道气柱一同贯穿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