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九百六十章 抢占变骂战
    尾随黑熊大队的东方营,由一个叫做巴肖伊斯基做军官,他是白俄罗斯族,其麾下的五百多士兵也都是白俄罗斯族。

    这支部队和一个班的德军,在一名白俄罗斯族的老者协助下,很容易就找到了黑熊大队藏匿的营地。

    原因无他,这个老者在向游击队贩卖食盐。当德军知道了这个情况就审问了他,按照规定,这种资助游击队的行为足够判处绞刑。

    但老者另有目的。他自称叫卡夫岑斯基,在沙俄时代是地主,当年他没有被白俄罗斯的苏维埃枪决,但家产都被没收。因此,对于苏联,对于红色白俄罗斯,他始终是反对的。

    对于向游击队贩卖食盐的事确有其事,在夺取游击队信任后,因得到了他们的确切位置。

    德军对他的说法信以为真,所有的罪行一笔勾销,作为交换,就由他带领部队,将那支“黑熊大队”剿灭。

    一开始德军对于这个五十多岁的老伐木工少不了怀疑,随着德军和伪军顺利捣毁游击队的营地,发现他们的逃亡踪迹后,追击就开始了。

    尤其是当这片地区的袭击事件集中爆发,整个734师乱做一团,各地都在搜寻游击队,所有的作战力量,甚至是城市里的治安警察,都被调动起来。

    现在,经过艰难的搜索,他们终于发现了黑熊大队的营地。

    或许是熬住饼干粉的香味过于浓烈,终于把他们吸引到这里。当伪军发现森林中有晃动的人影,追击的五百多人立刻紧张起来。

    他们立刻形成散兵线,就像是一张大网向目标冲去。

    尖兵率先冲出了森林,并未眼前的景象下了一跳。

    毕竟,撤退的人们提前到了许久,在匆忙撤离时还有很多细软没有带走。伪军完全清楚,这里就是游击队的营地,只是非常奇怪,这四下里怎么一个人都没走?

    河滩上满是依旧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显然,那些人根本是顾不上这些逃跑的!

    见得尖兵没有遭遇袭击,巴肖伊斯基大胆的命令全体人员出动。

    对于那些游击队,这支东方营从不小看。在之前的战斗中,彼此互有伤亡,就算那些人的武器落后,子弹始终是子弹,击中人后也会死亡。巴肖伊斯基和他的人为德军卖命有五花八门的理由,他们的共同点则有一个——不想糊里糊涂的死掉。

    越来越多的黑衣人走出森林,他们持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检查着。

    此情此景,托科夫依旧决定按兵不动。他琢磨着,这种状况下,能避免和敌人作战也不失为上策。可惜,战斗还是要打的!

    如果敌人的全部兵力都离开了森林,再突然袭击这些缺乏防范的敌人,必定瞬间重创。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一只蜘蛛,钻入了一名黑熊大队的战士裤裆内,这异常的触动顿时造成全身颤栗——他的步枪走火了。

    就是这一声枪响,原本在河滩检查的家伙们,条件反射般的趴在地上。

    甚至有蹲在溪流前洗脸的,更是整体跌入水中,并紧握步枪以芦苇做掩护。

    “该死!都给我开火!”

    托科夫意识到伏击只能提前展开,战斗不能再拖。

    顿时,枪声大作,子弹就在这些趴着的人头顶横飞。

    这些人是趴在河滩上,能提供掩护的也就是青草。可惜他们所在的位置是苏联人刚刚的营地,一尺高的青草早被压平。

    突然袭击致使大量人员向森林撤离,他们一边反击一边撤。在火力上,德军和伪军完全沾不上便宜,他们仅有了三挺机枪的火力实在贫弱。

    经过一轮压倒性的对射,一度站在苏军营地的家伙丢下不少尸体逃回去,他们在森林中继续对射,能打到什么只能听天由命。

    按照常理,遭遇强力火力阻击,这些几乎仅装备了步枪的伪军自当撤下去再图手段。可是他们都没有撤,原因无他,他们的军官,巴肖伊斯基非常倒霉的和三十多人,困在了溪流中。

    不管怎样,这溪流居然起到了战壕的作用,子弹在他们头上横飞,他们就忍耐着冷飕飕的溪水,勾着脑袋咬着牙,祈祷着不明武装人员的火力停止。

    突然袭击持续了三分钟,巴肖伊斯基已然只能无奈的叫骂:“这就是那个黑熊大队?他们的火力根本不是这样!我们是不是遇到了其他匪徒?”

    话锋直指带路的卡夫岑斯基,这个老头的情况更加糟糕。战斗中他的左臂被子弹蹭了一下,皮肉伤不严重,就是血流不止。加上这溪水依旧很凉,整个人都在忍耐着巨大痛苦。

    见这老头只是咬着牙一个字都不说,一直看不到踪影的敌人也只是零星的放枪,巴肖伊斯基至少自己再这么下去,死亡在所难免。谁想窝囊的死在这溪流,成鱼苗螃蟹的美餐?!

    待枪声稍稍弱了,他鼓足力量吼道:“喂!那边的人!你们是黑熊的人吗?你们不要负隅顽抗了,你们已经被我们和德国人包围!”

    因为双方交战的距离较近,这人的吼声为隐藏在森林边缘的人们听的清清楚楚。

    托科夫听后甚是吃惊:“果然,这些家伙是叛徒,他们说的是白俄罗斯语。”

    俄语和白俄语存在一定区别,而且那声音简直就是从溪水里传出来的。托科夫非常清楚,这不是什么水鬼,而是有倒霉的家伙被困在水里出不来了。即便是这种条件,那人还能使诈?

    可是,一句“你们被包围”的话,还是引得很多人惊慌失措。

    托科夫先不急着回答,而是立刻安排手下去全部命令,即要求所有人保持克制。

    梅德韦杰夫听从了托科夫的要求,稳定部下后,又主动来到其身边。

    “红军同志!这个人的声音我知道,他就是在说谎!他是个著名的叛徒,我估计这人跌进溪水了,我们就任凭他喊,让他冻死!”

    “哦?原来你认识他?!”托科夫少不了一顿吃惊,至于让只有几度的溪水冻死他还是太磨蹭。他建议道:“梅德韦杰夫,现在大部队已经收到了我们遭遇敌人的情况,精锐部队距离我们这里仅仅四公里。你就在这里向那个军官喊话,尽可能的拖住他!”

    梅德韦杰夫瞬间明白这是个计谋,带大部队一道,困扰黑熊大队许久的敌人铁定灰飞烟灭,所有叛徒都被枪决,岂不美哉?

    巴肖伊斯基吼了许久,零星的对射依旧存在。他很高兴自己的人没有丢下他逃跑,可自己只要暴露,就很容易被射杀!

    终于,他的吼声得到了回应,那个声音他一样熟悉不过。

    “嘿!巴肖伊斯基,你们也是白俄罗斯人!为什么要为德国人服务,去杀害别的白俄罗斯人呢?”

    巴肖伊斯基大喜,他继续吼道:“投降吧!梅德韦杰夫果然是你!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

    “是嘛?我看是你被包围了。来吧朋友!我们都是白俄罗斯人,你趴在水里的滋味不好受,我们站出来谈谈吧!”

    “呸!我是蠢货吗?我只要站起来,就会被你们射杀!”

    此刻的梅德韦杰夫就差笑出声了,他的老脸像绽开的花,对托科夫说道:“那个白痴现在害怕极了!所以,我这样拖延时间是正确的吧?”

    “没错,继续拖延,只要把那个家伙和他的人死死钉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