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伟大的卫国战争 > 第1281章 仅有一分钟的激战
    仅用五分钟就消灭敌人一个连?雷切夫也觉得自己的这番话,它提气归提气,就是太过于自信了。

    全体埋伏的官兵倒是做好了作战准备。

    这条铁路坐落在森林的间隙,其长度大概五十米。在狭窄的区域作战,最好的武器莫过于冲锋枪和手榴弹,当然还有喷火器。

    根据杨明志定下的规定,其麾下士兵出战时应当携带四枚手榴弹,这已经成为部队根深蒂固的传统。

    伞兵并没有这样的传统,他们通常是携带两枚无柄手雷。如今手雷都消耗干净了,他们也不得不带着长柄手榴弹。

    就其威力而言,游击共和国自制的木柄手榴弹,它如今的装药是威力惊人的阿玛托,然装药量并不多。取得大量杀伤的方式,就是可以填充一些子弹壳碎屑。

    千万不可小瞧这些碎屑,其爆炸后制造的弹幕完全是一种霰弹,中弹者身上往往有很多细小伤口,往往死于失血过多。苏军相信,即便这样的伤兵能被敌人医院救活,取弹片的工作也会令军医抓狂,可观也降低了其医疗的效率。

    再者,苏军的复装弹,也主要是所谓脆子弹。它们在飞过一百米精确度就完蛋了,但在百米内,击中敌人子弹也会因为应力差而碎裂。

    如今已经没人去管武器是否人道,广大的伞兵战士,他们将手榴弹摆在面前。每个战士携带两枚,一旦敌人进入埋伏圈,至少二百米手榴弹,其制造的骇人弹幕将横扫所有的敌人。

    另一方面,德军对前方的危险一无所知!

    他们本着军人的素质,在进入森林中立刻保持戒备。

    一百多号人分成两队,沿着铁路前进。一个班的士兵作为尖兵在前方开路。

    德军就这样相对小心的前行,殊不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正被草丛中隐秘的眼睛注视着。

    苏军知晓德军的动态,更了解尖兵不可打。

    很快,德军尖兵发现了燃烧的火车头,他们亦是赫然看到了地面上躺着的同伴尸体。

    德军士兵匆匆跑去,显示警惕的将枪口对准周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后,就率先检查死掉了友军。

    他们发现,尸体明显是被翻动过,枪械和武装带消失不见。至于脱轨的火车,它被炸倒在地面,爆炸处有一个一米深的弹坑,铁轨被拧成麻花,周遭的大树也被冲击波震断了几棵,树梢瘫倒在铁轨上。

    因而,德军可以确信,这一切都是游击队的杰作。

    见得尖兵并没有遭到攻击,后续的德军也就认为这里是平安无事了。

    其中的一名军官,他说着德语嘟囔了一大堆,接着又说起了一串俄语。

    远处埋伏的雷切夫啧啧称奇:“呵呵,这个笨蛋还懂我们的语言?!他居然在给那些叛徒发号施令!”

    军官即一名排长,身为军官的他没工夫戴上钢盔。他的这身军装不可谓不英气,他从半履带摩托后座跳下来,就开始准备清理铁道的工作。

    眼前的景象也着实令他们震撼的,很多人是第一次看到火车被炸倒成这样。

    渐渐的,埋伏的苏军战士们终于看清了这群敌人,他们已经全部进入了包围圈。战士们一个个将手指套入手榴弹的拉环,他们只等待最后的命令。

    只见那名德军军官正和那些尖兵说些什么,其他的武装者则惊人的巨人毫无防范!似乎他们是确定这一带不存在敌人,一些家伙居然愚蠢的将步枪重新背在了肩膀。

    “嘿嘿!你们是如此的松懈,就不要抱怨我们瞬间送你们去天堂!”雷切夫的行动信号即是他的冲锋枪声。

    一支波波德冲锋枪的枪口,正对准那个戴着大檐帽的军官,雷切夫绷紧肌肉,扣动了扳机。

    在一串急促的扫射中,那名军官连同周围的敌人,统统被打倒了。

    突如其来的枪声震撼到了在场的所有敌人,他们第一时间居然不是采取戒备,而是有些不知所措的愣了几秒。

    有时候,生死就在这几秒内的决断,显然,大部分敌人已经躲不过去。

    突然间,大量的“木棍”旋转着飞向这些人群,一个个掉落在他们的脚边。

    这是手榴弹!!!

    对于他们来说,这辈子最恐怖的莫过于此。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看到了震惊的场面,自己居然被一大堆冒着白烟的木柄手榴弹包围了。

    抱怨?恐惧?还是不甘心?这些都没了意义。

    手榴弹不同情任何人,它们的集体爆炸接踵而至。

    一瞬间,德军和伪军脚底炸开了花,无数的弹片四散撞击,他们洞穿了暴露的有生力量,穿入了他们的身体,割断了肌肉和血管,冲击波更是将残破的躯体,吹到了远处。

    而苏军也不是单纯的埋伏着,战士们将身体压得很低,简直像是一群希望钻入泥土的蚯蚓!之所以这样,还不是因为那些手榴弹。

    手榴弹不会同情任何人,苏军战士藏的不够妥当,弹片也会要了他的小命。

    周遭的大树都被嵌入了大量的比指甲盖还小的黄铜片,即子弹壳碎屑。大树不会因弹片而死,只会将其包裹在身体里。

    那些中弹者,一部分在第一时间就死了,更多的则因为浑身是伤,闭着双眼满脸是血,在躺倒的地方痛苦的满地打滚。

    须臾,微风吹走了一些烟尘,雷切夫突然站起了身子,他举起冲锋高声吼道:“达瓦里希!乌拉!”

    埋伏的战士们瞬间钻出来,他们立刻控制了整个战场。

    毕竟他们是伞兵,其综合素质可谓苏军一流,他们以杀害战俘为耻,因此即便这群敌人的伤兵,就差哀嚎给其来一个痛快的补枪,伞兵也是断不执行的,除非也有指挥官的命令。

    冲过来的雷切夫精神很不错,所谓的作战根本就不是五分钟,简直是一分钟内就解决了这群敌人。

    他左看右看,赫然看到,有一群敌人正聚在一团跪倒在地。接着,又看到自己的士兵居然趴在地上,愣是从火车车厢下揪出来一个颤颤巍巍的家伙。

    “呵呵!真想不到,被这样轰炸一遍,还有一些幸运儿活着呢!”雷切夫也不得不佩服这些敌人真是命大。

    小队长则被刚刚的战斗震惊,战斗就这么结束了,的确是苏军单纯的战术碾压。

    既然抓到了俘虏,小队长亦是非常高兴,再看看还有很多敌人在哀嚎呻吟,他凑到雷切夫身边,立刻提出建议。

    “我想,我们应该把这群人全部杀了!他们在我们的国土杀害了太多的无辜公民,今日就是他们以命偿命的时刻!”

    雷切夫还是非常理智的,他摇摇头:“杀俘这种事,我可不想干,我是有原则的人。”

    “好吧!既然如此,我这个粗人帮您完成这些肮脏的工作?只要您默许,就给我一支武器!”

    雷切夫当然知道带着太多的俘虏实在是累赘,那些哀嚎的敌人伤兵,给他们一个痛快反倒成了仁德。他将手头的波波德迅速换了新的弹股,直接扔到小队长伊瓦尼科手里,嘱咐道:“你上吧!但是,真正的德军战俘我得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