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道制霸计划 > 第96章 四阶顶级灵器
    村文堂。

    艳阳正当中,阳光明媚。

    没有先生授课,依旧分坐了三个学舍,按孟武练长和书童松树所说,由高授低,中间的那些按布置的课业进行背诵写字。

    朗朗读书声并没有因为先生未至而松懈。

    直到正常午时下学。

    才尽量文静有礼的三三两两离开学堂,直到离得远了,才有人窃窃私语,互相询问原由。

    “先生病了,昨天看着就有些不好......”

    “先生刚从北边过来,前段时间不是下了一个多月的大雨吗?听说北边又遭灾了,这一路赶过来,前些天又是阴雨绵绵的......”

    村中有少年很快就将理由找到。

    但也有听有谣言的。

    “不是说,先生被越晋气病了吗?听说他自视被前一位先生夸过天赋,自傲得连新来的知文大人都不放在眼里...所以...你看,他今天不是没来上课......”

    知道知文大人代表着什么,并不太理解传闻中某人的心态。

    这越晋脑子莫不是有问题?

    “嗤!道听途说!少在这里胡说八道了,走走走!明早再来,等先生病好了,总能给我们一些指点的,瞎说个什么啊。”

    “可我还听说,昨晚武练长带了越晋的妹妹越曦去找先生,最后......”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人家小女孩惹你了?”

    说闲话者的同伴不耐烦了。

    说的人仿佛受到了侮辱,反而梗着脖子争辩道:

    “我又没说假话!村里谁都知道她悟性低得让人看不上眼,昨晚一定是想请先生开后门让她入学,结果测试一下悟性,将先生给气坏了!”

    所以今天,先生一趟都没来学舍看一眼。

    说话者越想越认为这是真相。

    啪!

    一颗果子准确落在了说闲话的少年头上。

    剧痛传来。

    少年正愤怒的张望,突然焉了下来,表情还有几分扭捏,“孟清,是你啊,你打我干嘛?”

    文堂出来,隔着一片平地,旁边就是村里的练武场青石大坝,孟清清泠泠的站在练武场边沿,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堆满了红通通的果子。

    “村文堂目前不禁止任何人入学!需要我提醒你吗?”

    清亮又冰冷的说完这句话后,孟清旋身离开。

    向回家的相反方向大步而去,留下谁都听得清晰的最后一句话:“年岁长了点脑子却越发不好使了,以为自己是几岁孩童吗?”

    “噗!”旁边少年听着笑了起来。

    “喂!我被孟清骂了你还嘲笑我!”被果子砸了的少年是村里少数几个考核过了文童的学子之一,平时都在镇上上学,稍有点书呆,是个直性子。

    他也不生气。

    只将砸他的果子捡起,在身上擦了擦,乐滋滋不以为意的跟同伴告别回家了。

    孟清骂过一句后向越家走去。

    眉头皱起。

    没想到她和二叔昨晚后什么也没说,还是有人将知文先生不能上课生病的事跟小越曦联系到了一块儿。

    谣言其实没什么,不去理就好了。

    但二叔昨天却非常重视。

    听了孟山爹所说村中流传的谣言后,不光将二小专门招来,还为了小越曦准备请知文大人进行圣言启智,事实上已经做得无比全面了。

    可惜,事与愿违!

    也叫阴差阳错吧!

    虽然感觉自家二叔对越家关注依旧,孟清却没有其他想法,毕竟两小天赋性格都让她挺喜欢的。

    担心小越曦的情况,孟清在武学下学后,就向越家走去。

    这也是她二叔提醒了的。

    ............

    孟清去越家时,正好两兄妹刚要出门,越娘子也出来招待孟清,几人正寒暄客气,越曦却突然侧头看向村西北方向。

    “怎么了?”孟清细心的问。

    观察到小越曦精神不错,也没有开口询问其他,担心小女孩伤心,只提到要不要下午回武堂练习切磋等等。

    越曦顿了顿,眸光仿佛亮了亮,却平静的道:

    “没事!”

    伸手抓了个孟清带来的果子,‘咔嚓’咬了起来,补充道:“果子真甜,谢谢孟清姐!”她依旧无比礼貌,听得孟清和越娘子都笑容满面。

    也没人问她刚才看什么了。

    越曦:......果然,多一句话功夫,麻烦少很多。

    越晋却与两女不同,他微不可察的也向西北方向扫了一眼。

    唔,上面的屋顶横梁,稍下大门外什么也没有,不过,继续往外,除了一些村中房屋外,就是村中祠堂,然后...是村中文堂......

    文学里应该下学了。

    不知道自己没去上学,又会传出什么新花样来。

    年龄大一些的少年,可比那些12岁以下的孩童难搞得多,跟他关系好的也不多,越晋对目前会发生的事,有大概的猜测。

    而且...越晋莫明的想:那位知文大人是真病还是假病?

    在他后来反复了解的书中所说圣言启智内容来看,圣言启智最多消耗文修的一点精神,让人疲惫如正常人一夜未眠罢了。

    这还是一次性启智数人才有的情况。

    单独启智一人,如同认真读背一本新书的消耗。

    不然武练长也不会同意病中的知文大人帮妹妹启智,毕竟这真的只是小事一件,而妹妹的年龄来说,将圣言传授入脑,真的不难!

    只有年龄越大,才越为困难。

    如同白纸写字和写满字的纸再次写字涂染一般,当然,似乎还有一种接收能力的问题,但都没有哪里说过,主持启智的文修会因此吐血的......

    太夸张了点吧!

    ............

    一点也不夸张。

    软榻上,悠悠的从沉睡中醒来,昏睡时间不比越曦短,感觉精神气稍稍缓和,却比预计恢复要慢的吴华表情实在不太好看。

    “公子,您醒了!”

    书童松树惊喜的出门打水去了。

    不用再保持从容睿智,满脸‘一切尽在掌握中’的吴华公子,脸有些黑的将怀里拳头大小扁平的乳白色圣玉取出,看着上面暗淡的色泽和一丝若有若无的裂缝。

    就算是他,也感觉无比心痛。

    这可是四阶顶级灵器!

    超过七、八、九阶法器,同样超过五、六阶的中下级灵器,仅在三阶法宝之下的灵器,论真实价值,甚至比一些普通法宝更高......

    拥有一些法宝的神异。

    听说是用制作顶级法宝‘圣言法印’的边角材料所制,算是简化再简化版的圣玉灵器,还是可供五阶强者以下使用的宝贝。

    算是他身上最宝贵的东西之一。

    也是稳住他伤势,隐藏他气息,伪装文修的宝贝。

    为什么仅仅引上面的圣灵圣言给一个小女孩进行圣言启智,这四阶的顶级灵器就裂了?难道他的这块其实是块质量差的假货?

    还是由于他伤势太重,上次救他时灵器就已经有损了。

    引动了圣灵才爆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