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第402章 上报组织
    这些年里,军区所有大事要事,都由白宴诚说了算,一些不重要的小事,都交给顾怀庆处理,两人‘配合’的很是默契。

    这也是白宴诚虽然看不上顾怀庆,却一直留着他的主要原因。

    毕竟组织里像顾怀庆这样又蠢又听话的人物不多了,要是踢走了顾怀庆,再调过来一个不知底细,又精明的跟狐狸一般的政委可咋办?

    万一新来的政委跟白宴诚尿不到一个壶里,俩人以后不得天天忙着干仗啊。

    见于科长和粱副司令急着离开,张春妮赶紧起身把人送到门口,眼瞅着两人要出巷子,张春妮想了想,又追上去喊住了粱副司令:

    “顾怀庆手上有一支别人送的手枪,是从小鬼子大军官手上缴来的战利品……”

    “我知道了。”粱副司令打断张春妮的话,神情很是严肃的叮嘱她道,“丢枪是大事儿,没有查清楚的事情,你不要再传闲话出去。”

    来清河县之前,粱副司令真没想过要弄走顾怀庆,他只是想听听顾怀庆的破事儿,抓住他的小把柄,让他以后老实点儿,别整天上蹿下跳的惹事儿。

    就算张春妮举报了顾怀庆,让他在军区声名狼藉,白宴诚还是有把握保住他政委的位置。

    毕竟顾怀庆跟张春妮之间闹的再难看,也是私事儿,只能证明他在私德方面有所欠缺,不代表他这个军区政委当得不合格。

    可现在出了疑似丢配枪的事情,不管丢的是部队上统一配发的枪支,还是他收藏的枪支,都不能用一句‘私事儿’给打发了。

    再加上顾怀庆丢了配枪后,没有选择跟组织汇报,积极配合组织找回丢失的枪支,而是选择瞒而不报,错过找回枪支的最佳时期。

    如此恶劣的行径,白宴诚就算有心,也保不住顾怀庆。

    当然,做下这样的事情,白宴诚也不可能保他了。

    粱副司令烦躁的捶了下额头,重重叹了一声,低着头,大步出了小巷子。

    张春妮站在巷子口,直到看不见两人的身影,才掉头回去,慢慢归置起院子里的家当。

    …………………………………………

    于科长和粱副司令一回到军区就直奔白宴诚办公室,粗粗汇报了张春妮举报顾怀庆的事情,两人又齐齐冷着脸,说了顾怀庆疑似丢了配枪的事情。

    白宴诚手里的茶杯差点就掉在地上,抬起头,跟两人确认了一遍,才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粱副司令心里憋着火,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连白宴诚特意给他冲泡的,平日里舍不得的喝的茶叶也没有吸引力了。

    “老白,这事儿咋办?是咱们自己查,还是上报组织,让组织上派人查?”

    自己查,倒是可以做些手脚,尽量瞒住此事,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要白家提前活动,安排可靠的人接任政委的位置。

    可是这么一来,白宴诚少不得要遭人非议。

    军区所有人都知道白宴诚和顾怀庆不合,要是白宴诚安排人调查此事,然后直接把结果上报组织,撸了顾怀庆政委的位置,放在不明真相的人的眼里,就是白宴诚在借机排除异己,打压顾怀庆。

    毕竟,顾怀庆只是不休私德而已,顶多是调离临阳军区,怎么就连身上的军装都保不住了?

    要是把顾怀庆丢配枪的事情上报组织,白宴诚倒是不用插手此事了,可这么一来,白家就无法暗地里活动,安排自己人接替顾怀庆政委的位子。

    “于科长,你带人去顾家,先问一下周明娟,看看她知不知道顾怀庆丢配枪的事情。一有消息,马上跟我汇报。”

    等于科长离开后,白宴诚毫不掩饰的皱起眉头,放在桌上的手掌握成拳头,狠狠捶了下桌子。

    “老梁,我们以后怕是没痛快日子过了。”

    粱副司令很是粗鲁喝了口茶水,又“呸”的一声,吐掉粘在嘴唇上的茶叶片,问白宴诚,“想好了?真决定让组织上派人来查?”

    “现在形势越来越紧张,暗地里盯咱们的人太多了,顾怀庆这事儿……我们不宜插手,免得让人抓了把柄。”

    “行,你自己想好了就成,要是新来的政委跟咱尿不到一个壶里,顶多拉出去多干几仗。”

    粱副司令说完,一口气喝光杯子里的茶叶,起身大踏步往门外走去,“昨儿在火车上熬了一晚上没睡,我先回去眯一会儿。”

    等到晚上下班之前,于科长夹着笔记本,阴沉着脸进了白宴诚办公室。

    从周明娟嘴里确认顾怀庆早在过年的时候就丢了配枪,于科长的脸几乎黑成了锅底。

    要是顾怀庆在丢了配枪的第一时间就跟组织上汇报,有清河县武装部和公安配合,丢失的枪支很有可能会找回来。

    现在都过了大半年时间了,人的记忆会出现偏差,顾怀庆丢枪的过程和细节也很有可能模糊,组织上到哪儿去找丢失的配枪?

    顾怀庆身为军区政委,竟然在丢了配枪后选择瞒而不报,用自己私藏的枪支充当配枪,这种知法犯法,错上加错的行为,简直太恶劣了。

    “确认过了?周明娟同志咋说的?”白宴诚示意于科长坐下说话。

    “周明娟承认顾政委的配枪丢失了。丢的是组织上配发的枪支,顾政委这几个月用的是自己私藏的枪支,据说是朋友送的,还是当年打鬼子的时候,从小鬼子军官手里缴获的枪支。”

    消息得到了确认,白宴诚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蹙,放在桌上的手指微微屈起,一下接一下轻叩办公桌桌面。

    于科长挺着腰背,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怒色,“我担心周明娟的话不可靠,还亲自去见了顾政委,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他的配枪确实不是部队上统一发放的枪支。”

    白宴诚沉默半晌,在于科长愤怒的目光中,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挂掉电话,百宴城才开口吩咐于科长,要他连夜审问顾怀庆,调查清楚顾怀庆丢失配枪的详细过程,等组织上的人过来了,把调查结果如实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