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战之园 > 第四百二十二章 文思敏捷张廷玉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你能认出我来,证明你还没有忘记当初是为了什么而参加比赛的,我倒是挺欣慰的。”

    田晴的语气终于缓和了一点。

    “其实我是被坑来比赛的,你信不信?”

    王语凡觉得诚实是美德,所以还是将当时的实际情况告知了田晴。

    “继续胡说八道,就是不知道将来你的鼻子会不会长长。”

    田晴当然不会相信王语凡的鬼话。

    “可是我当初真的是被胡天那厮忽悠去的,而且还中了严亮那厮的激将法,这都是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王语凡觉得非常的无奈,这年头,说实话都没有人相信了。

    “我看你现在就是在满口胡天,还以为你这些年能够有什么长进来着,原来只不过如此而已。”

    田晴现在觉得自己都快要出离愤怒了。

    “请问,在公元1723年,雍正任命年羹尧为什么职务?”

    忽然之间王语凡又问了问题。

    这家伙现在为了赢已经不择手段了。

    田晴非常郁闷的想着。

    “这一年,雍正发出上谕,西部调遣军兵、粮饷等等,都要按照年羹尧的要求来办理。这样,年羹尧遂总揽西部一切事务,实际上成为雍正在西陲前线的亲信代理人,权势地位实际上在抚远大将军延信和其他总督之上。也是在这一年,西陲再起战火。雍正命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总督各军,驻西宁坐镇指挥平叛。”

    回答问题几乎就就是下意识的反应。

    对于这样的反应速度,王语凡也是表示非常服气的,比起当年来,田晴真的是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请问,年羹尧在公元1724年晋升为什么爵位?”

    “在此之前,年羹尧因为平定藏地以及郭罗克之乱的军功,先后受封三等公和二等公。之后又因为新的一场叛乱筹划周详、出奇制胜,晋升为一等公。此外,再赏给一子爵,由其子年斌承袭;其父年遐龄则被封为一等公,外加太傅衔。又以平定卓子山叛乱之功,赏加一等男世职,由年羹尧次子年富承袭。此时的年羹尧威镇西北,又可参与滇地政务,成为雍正在外省的主要心腹大臣。”

    王语凡的回答完全就是不甘示弱的表现。

    田晴倒是觉得有些心灰意懒。

    因为一直以来的复仇之战的想法在此刻竟然觉得有些可笑。

    都有点懒得和王语凡计较了。

    因为这一局实在是看出来王语凡为了所谓的胜利都已经放弃尊严了。

    多少也算是老相识,于心不忍的想要给他一个机会。

    就看王语凡是否能够把握住了。

    “请问,年羹尧因为多少条罪状最后落得一个狱中自裁的下场?”

    “应该有很多很多条,但是也说不太清楚,所以说优先权就是你的了,就不知道你是能够运用你取得的优先权,看看你是否能够击败我?”

    “那好,我就说说。”

    王语凡这个时候竟然还是趾高气昂的样子,让田晴差点气个半死。

    这家伙果然不值得可怜。

    “我觉得年羹尧其实是有着自己的取死之道的,自恃功高,擅作威福。骄横跋扈之风日甚一日。他在官场往来中趾高气扬、气势凌人。这样的作风必然会导致所有人的不满,也会引起雍正这个多疑皇帝的不满,真的是已经傻到家了。”

    “但是你要换位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其实年羹尧也只是因为太过于想要表现自己的威风,才会迫不及待的都出威风来,其实更多只是不想锦衣夜行罢了。”

    “难道你也想要学一学楚人的沐猴而冠么?”

    王语凡冷冷的问道。

    这句话直接噎得田晴都不想说话了。

    这家伙绝对是杠精本精。

    “还有一点就是年羹尧还非常任意妄为的结党营私,在文武官员的选任上,凡是年羹尧所保举之人,吏、兵二部一律优先录用,排斥异己,任用私人,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的小集团。而且还让一群拍马钻营之辈竞相奔走其门,权力更加膨胀,更是不能被皇帝所容忍。”

    这是王语凡给出的第二点论战理由。

    “但是如果看年羹尧的早期作为的话,其实也并不是这样的,只能说年羹尧中了雍正的计,被捧到天上去,不知所以然,被灌得如中酒一般,沉醉不醒,最后落得身死的结局,其实也是挺悲剧的。”

    “人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你这个说法本身就是不成立的。要是一成不变的话,这一局我和你的对战应该是非常容易的,因为当初你很轻易地就被我给打败了,但是如今,我几乎拼尽全力,到现在为止咱们还在对战,就可以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会有变化的了。”

    “你是也想要捧杀我么?”

    田晴冷冷地问道。

    “当然不敢,咱们还是说回年羹尧,他在位极人臣的同时还贪赃受贿、侵蚀钱粮,累计达数百万两之多。这种事情更是给雍正添堵,不死何俟?”

    王语凡赶紧把话题又扯了回来。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表达一个盛极必衰的意思。”

    田晴倒是给王语凡做了个总结。

    “大概是这样的。”王语凡不知想要说些什么好。

    这个论战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其实也挺尴尬的。

    因为王语凡觉得自己好像是赢了。

    可是对面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这一点让他非常的心虚。

    “好吧,这一局就勉强算你赢了好了,就是不知道你还能够走多远呢?”

    田晴的笑容让王语凡非常的慌。

    不知道还会遭遇到什么样的状况。

    不过接下来的比赛让王语凡非常的疑惑。

    因为后面的三场比赛非常轻易地就过去了。

    难道说对手还在憋着大招呢么?

    王语凡现在也就只能这么想了。

    不过接下来要面对的又是一个熟人。

    王语凡现在是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现在面对熟人的概率好高。

    难道说这个世界已经小到这样的地步了么?

    至于说不等裁判宣布比赛题目就搞事情什么的,不好意思,王语凡现在这样的心情还真是欠奉。

    所以表面上看来老实了很多。

    “请裁判告知我们这一局的比赛题目。”

    见王语凡现在如同木雕泥塑一般,段正也不理他。

    “你们这一局要论战的人物是张廷玉。”

    裁判立刻给出了题目。

    就等着看这局比赛又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可是这一局可能不是什么龙争虎斗了。

    因为王语凡已经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