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刺兵王 > 第1099章 七道龟纹
    龟壳守护犹如小山,挡在唐锋跟前。

    杨天安右手一挥,青鸳冰魄剑直接破空而来,斩向龟山。

    陡然间轰隆一声,龟山震荡,地面扩散出一股狂暴气浪,冲得周围店铺的招牌门窗猎猎作响。

    龟山刻画的三道龟纹,原本金光闪烁,这时候却已变得暗淡无光下来,甚至山体已现出两条小小的缝隙。

    不过龟山最后仍旧岿然不动的悬浮在那,青鸳冰魄剑竟无法再前进。

    “竟然,竟然挡住了,这家伙的龟山守护,竟挡住了杨师兄的冰剑!”紫微宗一名精英弟子狠狠咽了口唾沫。

    南宫木却是嗤之以鼻的冷笑道:“那又如何,杨师兄刚才的那一剑,根本就没有动用全力,这姓唐的小子注定是螳臂当车!”

    他话音才刚落下,杨天安右手一招,冰魄剑立刻冲天而起,黑夜中,狭长的冰寒气看起来很是壮观,竟仿佛彗星划过黑夜长空。

    杨天安双手法印一握,冰魄剑立刻调转方向,再次一剑落下。

    他这一剑气势更雄浑,还未完全落下来,大地就已卷起漫天尘沙。

    唐锋面色不变,双手结印,龟山再次亮起一道龟纹,四道金色龟纹,连原本的裂痕也已被修复!

    铿锵一声!

    冰魄剑当头砍下,龟山再次震荡摇晃,不过最后仍旧还是岿然挺立。

    杨天安醋了蹙眉,看了龟山一眼,忍不住咬牙低喝道:“四道龟纹,想不到如此短的时间,你竟然就刻画出了四道龟纹,果然是有些天赋!”

    唐锋同样冷笑道:“那可不仅仅只是四道龟纹而已,防守了这么久,接下来也该让他见识一下了!”

    说话的同时他法印再动,龟山再次亮起一道龟纹,五道龟纹的守护山,体积再次暴涨,山体不由弥漫出一层层乌色光泽。

    “去!”唐锋食指一点,龟山直接冲出,朝着前方远处的杨天安冲去。

    “回!”杨天安忙招手,冰魄剑立刻折转方向,嗖的一声就当在跟前。

    青鸳冰魄剑爆发出璀璨的青光,剑尖直指龟山,一时间竟将原本冲势腾腾的龟山给挡住。

    场面很快僵持,龟山沉重如山岳,带着雷霆之力,冰魄剑却寒气凛冽,带起一道狭长的寒气,在互相比拼。

    “好小子,竟然刻画出了五道龟纹,难怪如今在玄武宗能有如此名气,不过这还远远不够!”

    杨天安面色虽然已没有先前那般平静,但却成竹在握,他沉声冷笑道:“虽然我压制了境界,不过你大概还不知道,我这柄冰魄剑为何叫青鸳!”

    街道旁的南宫木这时候戏谑道:“杨师兄的冰魄剑,之所以叫青鸳,那是因为在炼制之时封印了一条青鸳兽灵,看样子他要动用这兽灵了!”

    果不其然,随着杨天安手印一握,冰魄剑忽然爆发出一道刺耳兽鸣,紧接着一道青鸳兽虚影忽然浮现而出。

    兽灵加持,冰魄剑寒气暴涨,冲击力大增,直接将龟山冲得连连后退,隐隐间甚至还有斩破龟山的迹象。

    南宫木感叹道:“竟然逼得杨师兄动用青鸳兽灵,毕竟是封印之物,用一次能量就少一次,想不到姓唐的这小子,不过阴阳一重,竟然就能,拥有如此恐怖的战力。”

    即便他同样也是天骄人物,即便他很不爽对方,但也不能不叹一声:“五道龟纹啊,这种级别确实能够发挥越阶战斗的实力了!”

    那三名紫微宗精英弟子冷笑道:“那又如何,如今杨师兄兽灵一出,这小子就兵败如山倒,他已无力回天!”

    然而三人话音落下,就在龟山有碰裂的迹象,唐锋双手再次结法印,龟山顿时有一道道凛冽乌光乍现。

    六道龟纹,龟山的体积再次暴涨,本来这条淘宝街就算不得有多大,庞大的龟山悬浮在中央,几乎就要横亘整条街道两侧。

    山体爆发出强劲的冲击力,一道道凛冽的飓风冲出,脚下青砖一块块被掀起,周围那些比较年老的店铺,甚至连窗户招牌都被掀翻。

    “六道龟纹,你小子……”这个时候,即便是杨天安也不得不动容了!

    六道龟纹的龟山,不仅防御力强得可怕,攻击力也强悍无比。

    “镇压!”唐锋右手一点,庞大的龟山豁然冲出,直接降临在冰剑上,当场将冰剑给压住,几乎就要被镇压在地面。

    “你之天赋,实在非同一般,好在你境界较低,若不然我还真的拿你没办法了!”

    杨天安紧咬着牙根,只能再次结印,喝道:“第二层封印,解开!”

    刹那间又有一道清脆的兽在半空中炸响,那道青鸳兽虚影再次暴涨,冰魄剑威力大增,嗖的一声破开龟山的镇压,随后一剑砍下。

    轰隆一声炸响,犹如晴天惊雷,整条淘宝街为之震荡,临近两个店铺,当场被震塌大半。

    龟山震荡,唐锋身形也随之踉跄,险些就要栽倒在地,好在最后总算支撑了下来,龟山上的龟纹虽然变得暗淡,不过并未出现裂纹。

    也就是说,这次唐锋虽然稍稍落了下风,但差距并不算大。

    南宫木看到这里,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他不禁在想,若换做是他,恐怕未必真的能挡住这恐怖的龟山。

    “除非,动用全部底牌,方才能够将这小子拿下!”南宫木暗暗寻思。

    其实又何止是南宫木,此刻就连那高连成与田化成也全都怔在了原地,他们心中都不禁涌现出了同样的想法。

    杨天安右手一招,冰魄剑再次冲天而起,咬牙喝道:“我看你已差不多了,六道龟山,确实恐怖,不过你境界到底太低,虽然能挡我那一剑,不过绝对挡不了我第二剑!”

    “斩!”他右手一划,冰魄剑再次横空落下。

    “那可未必!”唐锋嘴角一扬,法印结动,龟山又有一条龟纹亮起!

    七道龟纹,龟山再次暴涨,山体浩瀚,这次已不再是浮现出乌光来,而是金光闪烁,甚至山体上还多了一条条古朴玄嚣的条纹。

    “七道龟纹!这小子……”南宫木大惊,甚至连杨天安也已变色。

    七道龟纹凝聚,就连唐锋本体,也感觉到沉重压力,当下不再耽搁。

    “镇压!”他右手一点,浩瀚龟山直接冲出,朝着冰魄剑碾压而去。

    然而便在此时,一道冷喝之声凭空炸响在淘宝街:“何人这么大胆,竟然在淘宝街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