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谁打谁的脸(一更)
    相比于有事喜欢猜疑又总是喜欢试探的康熙,云汐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毕竟没有人能像她这样得天之恩赐重活一世,她很珍惜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不想为任何人放手,即便那个人是康熙也不行。

    曾经她也想过他们能再遇就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可惜她想的美好,事情却并不像她想得那样发展。

    也对,她不可能要求他像一个情种一样只守着她一个人,而她也不可能为了他一再地委屈自己,所以他们最适合的就是相敬如冰,友好地相处,却不涉及真情厚爱。

    “可是娘娘,你这样很容易让皇上误会的。”许嬷嬷会这样也是担心云汐受影响。

    这后宫除了云汐这个宠妃之外,其他的妃子嫔御总是会有几个冒头的,只不过时间持续都不长,倒也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倒是这位王庶妃,之前不显,突地冒出了头,而且眼看着皇上还有宠下去的意思,许嬷嬷心里难免会有些想法。不管爱与不爱,永和宫的地位要保持,娘娘的位份不能变,不然影响的不只是娘娘自己,还有可能是家族以及所有人。

    “嬷嬷,皇上想要从头到尾都是这个天下,至于女人,或许我比别人来得特别一些,但是绝不是可以干扰他选择的,不然嬷嬷就真要担心我这贵妃的地位不保了。”云汐淡淡一笑,随后冲着许嬷嬷摆摆手,许嬷嬷见状,也只能黯然退了出去。

    这一日,忙活了好一阵的云汐总算是轻闲下来了,至于宫里的份例用度,她从来不苛扣别人的,对于管理发放份例的太监也要求严格,只要做得好,赏赐都不少,但一旦有阳奉阴违,借机苛扣的,云汐从来都不会姑息,视情况处治,一时间后宫那些低位份的嫔御以及阿哥格格们都受到了照顾,至少不会生活艰难。

    云汐不想得到谁的感激,也不想借收买人心,她做这些无非就是因为那一句在其位谋其政,再说了她的产业多不胜数,还真看不上作践别人得来的这点儿好处。

    世人都道这天下最好的一切都在皇宫,可事实上地方上都不愿意进贡,因为贡品往往意味着给百姓增加负担,但凡是为百姓着想的,都不可能将最好的拿出来,毕竟他们也不能保证今年有,明年还有。当然,也有那不顾百姓死活,一心想讨好上峰的,可是天高皇帝远,谁知最好的是不是在路上就被挑走了。

    云汐倒不是想把人想得那么坏,而是她投资的船队每年送来的东西,单就吃食而言,着实比皇宫里的质量好。不过,这种事情她是不可能主动告诉康熙的,毕竟水至清则无鱼,有些事情别人可以提,她一个后宫嫔妃着实不适合插手朝堂的事,无论大小。

    康熙在宁寿宫陪着皇太后用了晚膳,准备回乾清宫的途中听小德子提及云汐送来的参汤,便打转来了永和宫。他到的时候,云汐正哄着喜宝玩,母子俩在院子里你追我赶的,笑得好不开心。

    康熙站在门前,静静地望着,她眼眸中的那快要溢出来的温柔和疼使得她娇美的容颜更加耀眼,那打从心底散发出来的轻松和快乐,让她更显明艳。他突然有种感觉,眼前的这个云汐才是真正的云汐。

    他眼里的云汐虽然聪慧、善解人意,甚至温柔贴心,但那仿佛只是她愿意让他看到的一面。想想从前的她,似乎并不像现在这样,明明离得近,却让人感觉很远,就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已经将那些原本他可以看到的一切统统都给藏了起来。

    云汐一把抱住跑到另一边喜宝,正要说什么,却察觉到周围的气氛不对,抬头的瞬间看见康熙站在门口,一句话都不说,一脸神色莫测地看着她,低头安抚两句,便让许嬷嬷将喜宝带了下去,至于她自己则将康熙迎进了房里。

    屋里的摆设很多都是依着云汐和康熙两人的喜好来的,康熙喜茶,他一进来,绿袖便直接奉上了热茶,不过康熙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坐在炕上并没有吱声,只是看着云汐的眼神带着些许探究。

    云汐绞了帕子,帮康熙擦了擦脸和手,道:“皇上可用过膳,若是没有,要不皇上先喝点汤,臣妾再让人准备些清淡的小菜。”

    康熙不予置否地摇了摇头道:“朕在太后那里已经用过了,倒是朕听说你这段时间很是忙碌,怎么样?手头上的事情可忙完了?”

    康熙说完这话才发现他好像有七八天没来过永和宫了,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云汐这里的事情他却知道的比谁都清楚,即便云汐在外的产业不少,他也从不干涉,甚至在很早之前就给她大开方便之门,只是如今的他更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云汐将帕子放进盆里,唤人将水端出去后,才笑道:“哪里就真的累了……不过是臣妾偷懒,不想应酬罢了,毕竟这来来往往的人多,臣妾没这个心力,却又不好太得罪人,索性一并拒绝,倒也省得误会。”

    康熙一脸了然地点点头,他知道云汐向来不喜交际,平日里同宫里的嫔妃来往较少,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只不过因着地位的不同,以往的请安变成了别人来请安,很多事情从一开始的不能拒绝变成了现在的拒绝不了,总之在康熙心里,云汐就是那种喜欢清静的人。

    “都下去吧!”康熙呷了一口热茶,将茶盏放到一旁的几岸上,冲着云汐伸手的瞬间,把屋里的宫女太监都给挥退了。

    云汐见状,想着康熙刚才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心里微微有些不安,但还是柔声问道:“爷可是有话要同臣妾说?”

    康熙见云汐走近,抓着她的手臂微微用力将她扯到自己怀里,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和馨香,康熙想着刚地的一切,心中思绪翻涌,却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沉吟许久才问道:“汐儿为何对朕越来越冷淡,朕喜欢汐儿鲜活的样子,不管是使小性子也好,闹脾气也罢,都比现在这样的安静来得让朕放心。”

    “什么意思?”云汐略显疑惑地望向康熙,似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之间会产生这样的感慨?

    康熙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斟酌着说辞,慢慢道:“朕知道这几年朕忙于政务和平衡朝中势力,难免有些冷落你,可那都是无奈之举,有些事情朕不可能说的太明白,可是日久见人心,朕相信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朕的苦心的。而且,朕也相信汐儿对朕的心意亦如你对朕的心意。”

    “皇上说的什么话,臣妾并没觉得皇上有冷落臣妾,倒是臣妾这两年身子骨越发不好了,很好事情都力不从心,倒是有些怠慢了皇上,皇上不见怪,臣妾就知足了,何谈委屈。”云汐嘴角噙着一丝微笑,心中却不以为然,康熙想要平衡朝堂势力,安抚宫中妃嫔以及子嗣不假,可是王庶妃这些人算什么?一个根本影响不了大局的女人独独得了康熙的青眼,别说什么靶子,如今的康熙已经不需要再看任何人的脸色了,说穿了无非就是为美色所迷。

    康熙一双黑眸沉沉地看着云汐,搂着她腰肢的手臂微微缩紧,惹得云汐倒抽一口凉气,他却无暇顾及,大掌捏着她精致的下巴,眼中的怒气越显汹涌:“汐儿,你是真不明白朕话里的意思还是假不明白?”

    云汐对上康熙这怒气滔天的眼眸,心中又惊又怕,扭过头的瞬间,别开头的瞬间想起身,可惜康熙不让,甚至还下意识地收紧手臂,甚至逼迫她跟自己对视:“汐儿,你是真的不知道朕如此待你,是为了什么吗?”

    为了什么?

    云汐心中一片茫然。她仔细回想一下自己的话,又想了想这段时间自己的表现,确定没有什么地方会引起他的怒气,至于他眼中压抑的情感,若是从前,她一定会觉得欣喜若狂,而现在她有惊有怕却无一丝喜色,因为她知道康熙汹涌的怒气若真的喷发而出,那便是滔天的祸事。而现在她退无可退,甚至眼神中都带了点惊慌:“我……”

    “你是真不知道吗!”康熙突然觉得无比的烦躁,可除了怒气之外,心中那陌生的痛意以及不甘到底是因何而来?

    她不知道?他亦觉得不明白,但他就是觉得愤怒,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自己错过了,他想要挽回想要弄明白,却找不到方向,而他越想就越觉得焦躁。

    “我……”云汐被吓了一跳,她闭上眼睛想摇头,却怎么也动不了。

    若一开始她还不明白康熙的用意的话,现在她大概已经明白了,可是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她所有的感情都已经被他一次又一次地消磨殆尽了,所以她给不了,自然也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了。

    说到底,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她尚在相思中时,他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她斩断情思时,他懵懵懂懂,左拥右抱;她心平气和时,他才迟钝地察觉到他对她有意,这样的结果,到底是他在打她的脸,还是她在打他的脸?

    得不到回答的康熙突地抱起云汐,举步往内室走去,恼羞成怒的他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从云汐嘴里挖出满意的答案,那便只能遵从最原始的方法来加深他们之间的联系。

    云汐被康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弄懵了,直到她整个人被摔在榻上,而背后传来的疼痛让她有些不知所措,然后康熙并没有给她过多的思考时间,整个人覆在她身上,以吻封缄,夺去了她所有的思绪。

    一夜过后,等到云汐再醒来时,康熙已经不在身边了,而身上传来的痛楚让云汐觉得无比的委屈,一向很少在人前哭泣的她这一次再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原本,他们是可以成为一对神仙眷侣的,可是放弃这一切的不是她,是康熙自己,他一心想要天下,一似想要这后宫的三千佳丽,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委屈。即便她努力努力再努力,即便她屡次按捺内心的痛楚和不甘,可是这人心哪里经受得起这么多的伤害。

    做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就在她以为自己对他而言是不一样的存在时,他转个身便宠起了别的女人,这让一心向往真情的她情何以堪。可是做了皇上的妃子,她不能生气,不能委屈,更不能拒绝,甚至还要欢欢喜喜地接受。

    都说康熙宠她、维护她,都说她有福气,可是,谁知道她这一路走来的心酸和危险?步步算计,步步小心,屡次拿自己的性命当前进的赌注,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可是所有的功劳都属于这个男人,她的付出都成了理所当然,那她还能怎样?

    她只是想静静地过自己的小日子,好好地培养几个儿子,让他们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至于像她这样不管心情好坏都要笑着同康熙的那群女人周旋,甚至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要成为他愤怒发泄的工具!

    “娘娘——”听到动静跑进来的绿萝看着云汐身上的青紫以及满脸的泪水,一声惊呼,伸出双手想扶她一把,却又害怕碰疼她,不由哽咽地道:“娘娘,你哪儿疼,你说,奴婢这就让人去叫嬷嬷来。”

    “不必了,让人准备热水,我要沐浴。”云汐挣扎着起身,伸手拿过一旁的寝衣披上,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愤怒,可这怒火却无从发泄。不管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对于云汐而言无遗是一种深沉的伤害,若没有孩子,她指不定还真想不管不顾地发泄一番,指着康熙的脸骂他无耻,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只能任由一腔悲愤逐渐吞噬自己的心。

    “是。”绿萝看着一脸沉默的云汐,有心想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应声出去的瞬间也让人将许嬷嬷叫了过来。昨天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不太清楚,听到皇上的怒吼声,本以为只是误会,现在看来,倒是发生了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就不知道这些事情会不会影响到两位主子之间的感情了?